首页散文写景散文
文章内容页

远足雨母山

  • 作者: 两点水
  • 来源: 写景散文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题记

      雨母山距市区比较近,有“旅1”可到山脚下。我一直在说要找个人一起去雨母山走走看看,可一直没找到。今天中午在学校吃饭后,心里就开始在纠结到底是睡觉还是出去走走。就这样纠结的走回宿舍,脱了鞋子,烧了开水,结果一咬牙一跺脚,去雨母山。于是,一个人走到一中门口坐28路车到石鼓书院下。到了“旅1”站牌才发现我原来可以在市政府门口等这路车。坐上“旅1”慢慢向雨母山出发。

      由于没来过雨母山也不知道在哪里下,结果就在车上打盹睡觉,一醒来才发现车子都已经到终点站了。悠悠的下车,又往回走,走到一个路口,看看路牌,想想应该这就是通往雨母山的路。于是,一边听着帕海贝尔的《卡农》一边往山上走。一路都是农家酒楼,什么庄什么园的好多,看来这里真是市里人休闲的好地方。

      来到一个十字路口,有指示牌“雨母湖”、“雁雨寺”、“赤松观”,犹豫一下,选择了“雨母湖”,一路走一路看,结果没看到什么湖泊,倒是有个水塘,不知是不是所谓的“雨母湖”,还是被“碧桂园山庄”所属地被圈起来的。于是我一直顺着马路走,结果什么也没看到。无奈之下就原路返回,去找“雁雨寺”“赤松观”着条路。

      一路走来,除了耳旁的音乐声,到处都是静悄悄的,只听得见瑟瑟山风的声音和偶尔的鸟鸣声,和时不时有小车呼啸声。走了一段路,“雁雨寺”、“赤松观”连个影子也没有。我心里打起了退堂鼓,走了这么久都没看到,到底是不是走对了方向呢。犹豫的站在路旁看着远处的山和农庄在云雾的环绕下,多了几分朦胧。想想都走到这了,就再往前走走看吧。又走了一段路,看见路旁有一条水泥铺的小路,心想:这难道就是上山的路。于是,拍马上山,一路急爬,结果还没走到两百米,才发现路的尽头是一座上规模的坟墓。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丧气的下了山,心里又开始纠结要不要回去了。拿出手机一看,时间还早,应该还可以往前走走看。于是又下了点耐心往前走,大概走了不到一百米又在路旁看到一条看起来修了很久的水泥小路。我站在路旁,顺着路往上看,路的两旁全是坟墓,看起来怪吓人的,到底是上还是不上?我又往大路前面看去,遥遥不知道哪里是终点,也许顺着条路可以看到不一样的风景,虽然有点吓人。我又把心一横,顺着山路往上爬,两边的坟墓一座接一座,有的还是新坟墓,心里不由得紧了一把。虽然不信鬼神,但还是加快的步伐往上走。终于爬到了山顶,才发现眼前就是两座信号塔。信号塔的一旁有条窄窄的小路不知道通往何处。站在信号塔旁,我四处环顾了一下,看不到什么,眼前全是树木和杂草。往哪走?下山?还是继续走这条不知通往哪里的小路。我脚步往小路走了十几米又退了回来,心想:万一前面遇到什么坏人,把我钱抢了把我杀了,在这里没人知道的呀。可又想想,都到这来了,这时候又有谁会像我这般无聊在山上呢。于是又沿着小路继续前行。山路曲曲,山风阵阵,山雾层层,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就这样我忐忑的走着,走到一个山脊处,路开始往山下走,这时眼前处树林间有一栋看起来农家的房子,但却听不到人语声。我下意识的往下走,走了几步,我看了看房子的房檐和瓦片,不怎么像农家房子,倒有些像寺庙建筑。我又折回去,走在杂乱的草路上,轻轻的都近房子。走到建筑正面,原来还真的是寺庙建筑,大门门楣上三个大字“帝喾祠”。我静静站在“帝喾祠”面前,听不到任何有关人的声音,心里纳闷:怎么看不到人影呢。于是匆忙拍了几张照片就走人。回到小路上,往前面看,似乎看得到一些规模更大的寺庙建筑隐没在这山林里。我开始有些兴奋起来,不枉费我走了这么久找了这么久,终于快要见到心里要找的寺庙了。于是我加快下山的步子,可一路往下去始终找不到路口进去。结果走到山脚下,才发现刚才那条宽坦的水泥路就是到这寺庙的。

      于是我顺着马路继续往前走,一座上规模的气势宏伟的庙宇出现在我的眼前。站在马路旁就可以感受它的气势,高大的门楣上三个醒目的大字:雁雨寺。我站在寺庙前,心突然静了很多,我把手机音乐关了,静静的站在寺庙大门前,看看它的样子。心中升起一股无形的宁静,说不出的平静,我想这可能就是佛教建筑给人的感受吧。我缓缓走进去,闻着寺庙里特有的的香油味,抚摸着厚重的大门。门的朱漆有些斑驳,看起来有些岁月。进到寺庙里,看到的是高高的香炉塔,香炉塔后面是“天王殿”。拾阶而上,到了“天王殿”,往前几十级台阶看到的高大雄伟的“大雄宝殿”。周围三层都是一间一间的房子,到处有匾额的“佛教格言”。我走在“大雄宝殿”四周,到处都飘溢着木香味,这就是佛寺的气息。我站在“天王殿”的楼阁上往下俯瞰,刚才进门的看到的建筑看起来特别的不同。这时“大雄宝殿”旁站着两位出家人在小声的交谈,而此时后院走出一拨人,开来也是来看看“雁雨寺”的。驻足一会,看看这些山林树木,读读这些“佛教格言”,听听这些寂静山风,闻闻这些浓郁沉香,心中静的像一片水没有半点涟漪。心里不由得想起以前想出家的想法,如果真有那天,这里真是个不错的去处。

      停歇了一阵,前前后后的看了个遍,走出“雁雨寺”继续往“赤松观”走去。顺着山路,不久就到了“赤松观”,站在坪前远眺,远方是一座座看不清山峦的绵绵群山在云雾缭绕之下绵延到更远处。观前有位管理员,我问:能否进去看看呢?他爽快的答应了,我慢慢走进去,依然有浓郁的木香味,而且里面正“云雾升腾”呢。一座座惟妙惟肖的神仙端坐在各个角落。正当我看的入神时,听到隐约的敲木鱼声。顺镇声音我一步一步往里走,看到眼前是“赤松殿”,我走近些,看到一位道人正跪在蒲团上念经敲木鱼,木鱼的声音洪亮低沉,难怪在外面就能听见。围着“赤松观”前前后后我又走了一圈,真是令人心旷神怡。

      看看时间快四点了,我开始下山往回走,此行没有白来,看到了心里要见的,也有些小收获和体会。想起高中时学王安石的《游褒禅山记》里有段话: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的确如此,世间美的东西都不是那么轻易所见,要见到是要费一番功夫。如若今天我没有坚持走下去,肯定是看不到这些庙宇建筑,心也得不到一段时间的“自然宁静”。如若今天我没有坚持走下去,肯定是看不到这些庙宇建筑,心也得不到一段时间的“自然宁静”。这些佛道建筑大多是隐没在山林之中,这样才利于修身养性,才能修禅达到天人合一。现在社会人心浮华,风气不正,倘若能多到这些让人自然而然“静”下来的地方走走也是一种修为。

    本文标题:远足雨母山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