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写景散文
文章内容页

夜游网师园

  • 作者: 银座书香
  • 来源: 写景散文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苏州有许多园林,但能夜游的只有网师园一座。

      网师园的前门藏在一个叫阔家头的深巷之中,原本必定有其他的路通往正门的,不知是什么原因,现在走进阔家头巷先看到的是园子的后门,从门口一长列摆买真假古玩的小摊向左转,再顺着路牌一直向右转,当幕然发觉闹市早已被清清静静的深巷隔离,正思量着好好享受这番清静时,正门却也就到了。

      网师,就是撒网的鱼翁,有归隐之意。古人将归隐分为三种:大隐隐于市,中隐隐于野,小隐隐于朝。苏州的富贵文人们离朝后营造的隐居生活正是第一种,先用一道不太张扬的粉墙将油盐米醋,市井生活通通拦在外面,再用金钱和艺术构筑起一片物化的精神绿洲。小桥池水,亭台楼阁,脚下的每一步踏的都是精心布置,眼底的每一眼见的都是极致的美。匠心独运,美仑美奂的环境连明月清风也要为之停留又何况是至情至性的人!同是归隐,这种物资与精神享受高度结合的生活与陶渊明的“结庐在人间,而无车马喧”的山野隐居生活是何等不同!

      当晚表演的节目多而短小,演者少则一人多也不过两人,游客随到随演。票价比白天贵,游客不多。一位身着红衣白裙手提竹杆灯笼的小巧苏州女子静静的引领我们穿梭园中,没有白天导游的张扬,她每次只柔声略微介绍一下曲目就静静的站在角落里等侯。

      我向来不喜欢京剧里锣鼓的喧闹,也听不懂大多数戏曲的词句,唯有最纯粹的音乐才能让我感动。殿春移后来演奏的琵琶曲“十面埋伏”就让我回忆起多年前的一个年青的夜晚,在校园后面的湖边山畔,热情洋溢的一群年青人围坐一起,弹着吉它,和着口琴和蛙鸣彻夜不睡的情景。

      只见那身着旗袍面色沉静的苏州女子怀抱琵琶,正襟危坐,她玉指轻弹,也没有怎样大的动作,乐音就紧紧慢慢的声声而至,不容人多想,直把人要带往屋外空寂遥远的月夜里去的意思,且那乐音越升得高就越是急促,最后,整个人的灵魂仿佛也要随它飘浮而去了。就在我心神起伏随了那乐音在云霄里四下漫游且越行越远之际,琴音嘎然而止。蓦的,一阵悠扬的笛音又随晚风飞至,引领着人不由自主的走向小园深处。

      循着笛声,过集虚斋,经看松读画轩,出游廊,一湖碧水荡漾在月光下。月到风来亭在水边倚墙而立,不知它这样驻立了多少个春秋。这夜,清辉遍洒,微风送凉,这一池湖水,一轮明月,一方小亭子又令多少文人雅士为它醉心不已啊。

      再看那吹笛人长衫及地,笛横在手,迎风立于南面灈瀴水阁中,笛音悠悠扬扬,飘飘洒洒,让人不禁要感慨这曼妙的乐音也只有人间才有。我那一度漂浮于空中的神思自然而然的又被牵引回这小小的园中。

      笛音才止,萧声又起。月色淡化了白天清晰可见的一切,恬静悠远又略带伤感的萧声越发在心头清晰起来,灈瀴水阁对面集秀楼二楼走廊上悬挂的红灯笼犹在风中轻移,似乎要悄悄照亮昔日嘻戏楼阁间的女儿们回家的路……

      只有楼旁千年的古树知道她们回来的路有多远,有多难。今夜过后,明月清风依旧,网师园依旧,笛音萧声依旧,只有听萧看月的人走了又来,来了又走不再依旧。就象那群曾在湖边低吟浅唱的青年们何时才能再回到那样的夜晚?那样的青春?

      本文标题:夜游网师园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0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