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写景散文
文章内容页

爱晚亭记

  • 作者: 一棵树
  • 来源: 写景散文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出行前,心是向着岳麓山的,心是向著书院的,心是向着“爱晚亭”的。

      一小亭,何成四大名亭,大概是众之心系所至吧!吾爱深秋红叶,估计是久远前的事,那绝世悲壮的燃烧,已融入我灵魂!早前就被“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所染,而陶醉于曾时的爱晚古韵了,何况,还有这旧时的亭,在今世的枫涛中静静地立。然,此时并不是深秋,因此并没有红叶的。可分明我已进入风霜高洁时刻,看见古时的红叶在亭前飘落了!

      大凡世间一人一景一物,不曾亲临时总是无限向往的,这正是所谓的“距离美”吧。因神秘和未知而期待,因期待而仰慕,因仰慕而生情愫。然则,终有一天与其谋面时,常有尴尬发生:原来不过如此!从而失望,从而失落,从而失笑。

      与爱晚亭之遇,我是有所心理准备的。尽管梦牵魂绕,尽管极不情愿地这样去想。

      虽是六月,但湘地已入盛夏了。十九日,乘车抵长沙之西,入湖南大学,至岳麓山下。时值正午,灼热的阳光刺得睁不开眼,热浪滚滚。有村妇挑杨梅卖,同行有人买而分食,酸甜可口,然仍不挡酷夏之暑。稍憩,抬眼望岳麓之山,但见并无黄山之险峻,无昆仑之巍峨,无泰山之独尊,一大丘也,绿荫葱葱,不识其真面目。至书院外,见青瓦灰墙格窗,古朴大门,上书:“岳麓书院”,隐见亭台阁宇之脊藏于古樟之间。鱼贯而入,顿有鸟语徐风扑面,幽幽凉意袭人,樟风竹语,沁心入脾。伴松涛阵阵,有余香绕指,恍闻昔日书院之琅琅书声,潜行慢移,不绝于耳;千年学府,古时的仰俯吟诵渐浮眼前。此时的骄阳酷暑,早已化为曾经的和风徐雨。再前,为学院之“御书楼”,巍然靠山而立,苍松翠柏丹桂绕其周,藏潇湘大地千年之足迹,其文浩瀚,不曾进入,因而不得其详,但分明已闻罄竹之香了。

      左行,穿长廊,越小池,经竹阁,出书院后门,沿石阶右行百十步,入清风峡,见一池,曰“百花潭”,桃柳夹岸,芳草如茵,鱼戏浅底。沿岸前行,但闻人语泉响,循声抬眼,见有四角二重之亭,朱漆碧瓦,翘檐如翼,玉立于清风峡口、百花潭上,此乃吾梦牵魂绕之“爱晚亭”也。犹抱琵琶,苍枫隐掩其身,欲遮还露。驻足,心如鹿撞,摇首嗟叹与之相见恨晚。此时,亭如娇羞少女般站在我的眼前,粉面含情,婀娜多姿,欲遮还羞。此亭已入我心,我已深爱此亭了!急步前行,至亭下,仰见亭上有朱底金字匾牌,上书“爱晚亭”,此为重修时毛泽东所书。攀岩石上行入亭,中有碑刻“沁园春、长沙”,亦为毛书。依石栏而坐,闭眼思沉,鸟鸣幽峡,溪行亭下,熏风拂面,梦入古韵“二月花”。有朋呼欲登岳麓之顶,于是乘车蜿蜒而上,路甚陡。至顶,有道观于顶,不盛香火。鸟瞰长沙城,薄雾,朦胧藏于黛翠之间。观毕,沿原路返,书院后门下车。欲出,忽觉心中似有所牵?“爱晚亭”也!乃转身疾行,复至“爱晚亭”下,凝之,心中似有话语之,默然倾情,感伤不知其源……然,亭仍静静地立,无语。

      时急,然吾不忍离,匆匆取相机狂拍之,前后左右,远近仰俯数十张,欲带亭回,惜不能。依依然沿石级回,再至书院后门。回望,亭在枫中笑。

      景之美,不仅在其表,能感吾心者,是为甚,有景、感心、有悟者最,而爱晚亭兼具。

      本文标题:爱晚亭记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0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