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爱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有关伤感爱情散文随笔

  • 作者: Admin
  • 来源: 美文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离别对于爱情,就像风对于火一样:它熄灭了火星,但却能煽起狂焰。下面是美文网小编收集整理有关伤感爱情散文随笔,以供大家参考。

      有关伤感爱情散文随笔篇一:暗恋是一场寂静的信仰

      有时候你也觉得奇怪,你一直不乏被爱,情话听得起腻,收到的玫瑰能用车装。但面对喜欢的人,你竟然想蜷缩起来,像一粒姜一样,埋进土里。

      只要一想起,你感到忽然到来的委屈,无法弥补的空虚,像某种病毒一样,入侵你的肌体,噬空你的腹腔。

      你感觉自己空空荡荡,谁在里面喊一声,都能发出回响。

      朋友问你:“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有才华,有颜值。如果还有趣,那简直致命。”

      多么不幸,他就是。只要出现,就是劫难,逃不过去的。他出现以前,你先喜欢上他的文章。你心高气傲见多识广的朋友转他的小说,说,这是最近看到的最完美的故事。

      然后,你打开,一口气看了进去。

      精简至极,又灵气四溢,不压迫、不累赘、不炫技。人物像穿行在文字的蜜中,行动缓慢,带着微金光泽。

      于是,在心里点了一个大大的赞:有意思!

      但也只是如此。

      你完全没想过,这个文章的主人,会和你发生什么交集,会像一支火柴一样,划过你的生命,然后,那簇火焰经年不熄。

      毫无预兆的见面。他坐在那里,出乎意料的好看,唇形美得让人浮想连翩。吃了顿并无特色的饭,说了些并不重要的话,开了些并不好笑的玩笑。在那个寻常的开始里,你没有任何警觉。

      但,分开以后,你忽然就害了怕:完了,好像要完了。

      你反刍着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细节都成了阅读理解,你从中解读出各种隐喻、暗示和意义。

      你回忆着他的脸庞——他的脸庞成了名画,每一笔线条都别具匠心,每一处布局都无可挑剔。

      你的想象与好感像砖石,砌出神殿的台阶,他坐在上面,愈来愈高。

      你因为根深蒂固的自我怀疑,以及因爱所致的本能的卑微,无法说出口。

      你觉得配不上他。

      你的愤怒、你的不快乐、你的过往与现在,都成了羞耻,你觉得只有一个拥有绝世姿容、优雅高贵、一尘不染的人,才够资格守在他身旁。

      你像一个漏了气的充气娃娃,一反平时的人模人样,变得蔫头搭脑,低三下四。

      只是不断地做梦,在梦里,或分,或合,或偶遇,或诀别,或重复现境的悲伤,或逆袭成他的恋人。

      无论哪一种,醒来都动弹不得,枕头透湿。可是,你什么都不敢说。你热切地搜寻他的信息,他的出生与成长,他的喜怒哀乐,他走过的路,爱过的人,工作过的地方......你把他们截下来,放在一个只能自己可见的相册里。相册的名字叫:卡尔凯松纳。

      那是博尔赫斯笔下的一个故事。一支所向披靡的军队从城堡出发,一路东征西伐,征服过许多国度,见过奇兽怪物,翻山越岭,穿过沙漠,虽然他们早已经望见卡尔凯松纳,但从未能抵达……

      你告诉朋友,说,你暗恋上了一个人。

      对方大吃一惊,说,表达错了吧,把被动句说成了主动句?

      你说没错,是你,你甚至觉得,自己对他的喜欢,也是一种对他的侮辱。没有夸张。

      朋友去打探那个人,后来告诉你,不,他没有你说的那么完美,一个普通人,有优点,也有不足,你犯不着将他神化。

      可是,之于你,他的优点,都是用来证明他的卓越的。他的缺点,都是可以被理解和被原谅的。

      你牢牢攥着这点幻觉,不撒手。你觉得,相比于空空荡荡,有一个人存在于胸腔,更能提醒你,你还是个完整的人。

      你开了一个小号,上传他的头像,取了他的名字。与自己说话。你对自己说:“嗨,xxx,你好啊!”你心跳失常,泪如雨下。

      以后,你常常与那个号说话。

      你说自己,说他,说生活,说未来。每一个字,都被柔情似水的水泡过,你从未那么温柔,也从未那么绝望。

      你想去看望他出生的小城,想走遍他走过的路。他所在的城市,在你看来,都有了与众不同的光。很久以后,你也到了那里,可是,他在多年以前,就已经离开。

      初夏的黄昏,你站在他的旧单位门口,阳光横七竖八地洒在上面,植株静默,没有人。

      你觉得那个著名的建筑,就像一个整洁的遗址。

      某一年冬天,你听说他有了女朋友。你开始拒绝相信,后来,你知道是真的。

      你躺在床上,觉得自己开始下沉,很慢,但无法阻挡。

      再后来,他又分了手。你也没有因此高兴。你害怕他难过,甚至希望他们和好。只要他幸福,沉默的人鱼,可以化为海上的泡沫。

      有一次,你看到方励的一次访谈。

      他说,这一生有过两次暗恋,一次5年,一次26年。后一段,女主角并不知晓。他沉默地爱了她26年。最后决定结束它,是因为有一次他做梦醒来,不再有眼泪。他觉得到了放下的时候。

      你看到这里,对这个人充满了怜惜与感恩。

      他让你知道,你并不是一个人。

      他让你知道,有些爱,并不需要回报与互动。无条件,单方向,是自身的感受,是你一个人的雪,一个人的火焰,一个人寂静的战争。

      而你开始感激他,那个被你的想象ps得完美无缺的人。

      因为这种仰望,你的一切因此改变。

      你有了底线,有了羞耻,有了完善自身的动力。你努力,你美容,你健身,你怀揣着那点光,在平凡岁月中默默前行。

      后来,你沿着他的旅途,也去了西藏。

      在路上,你看到磕长头,转经筒,一路朝圣的信徒。

      他们向圣城前进,沉默地受苦,孤独地前行,驱近他们的神明。

      因为,那是他们生命里,唯一的方向,唯一让他们超越自身的救赎,唯一不可玷污的召唤。

      你忽然觉得,你对他不为人知的爱,也是一场寂静的信仰。

      你想到仓央嘉措被传得褴俗的诗:

      那一天,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蓦然听见,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我转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

      你觉得信仰与爱,是如此相似。

      同样的信,同样的皈依感,同样的不控制、不交易、不预设,同样的神圣幻相,同样的谦卑虔诚,同样的恩慈、盼望、永不止息,同样令我们懂得轻浮、苟合与敷衍的羞耻,同样拥有洁癖和天长地久的愿望。

      神明的有无,他是否爱你,对于信徒而言,其实是不太重要的事。

      因为,神是不可证的,爱是不可考量的。

      在这两件事中,目标的作用,会逐渐弱化。归根结底,它们都是对自我的修炼,对局限的超脱,对意义的求索,对“为什么活着”的解答的过程。

      犹记得曾经,你在他微博上看到一句话:“我们踉跄地穿过黑夜,你依着我好象我是十字架。”

      你怔了好一会儿,然后在心里说:

      “所以,你不知道我,但你在救赎我!”

      有关伤感爱情散文随笔篇二:你的世界我曾经来过

      他们在石语的跌宕中悟缘,茶香的飘渺里叙故,使石生香,茶解语。在虚无的境界中遥遥相映,相约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如影随神,似执恰无。

      某日叙至故地,遥知有过数次擦肩而过,希希然中互诉个中。他说你一脚一个情结,捡来培我一季一个故事。她说,那你抖抖让我看看沁过茶味的故事可否温暖我的心房。你呀,让我如何触摸到你的呼吸。他说我是随风狂摇,落叶秋风,摇曳于世俗的烟火中,无形于市井的纷繁中,枝张穹扎,不似临风。她幽然细语;无形丽资天然,苛琢落俗凡尘。梦里沧海虽好不见巫山之云,只有悬石望江。邂逅总是美丽的。佛说500年的回眸才换来一次擦肩而过,我们虔心修炼就是为了那惊鸿一瞥的偶遇。

      人约黄昏后,月上柳枝头。两颗忐忑的心在红尘之中搜寻着相逢的奇缘延续故事情节中他她,没有高山流水的天地骇响,断桥同船的惺惜相望,文君当垆的浅酌低唱,七夕鹊桥的儿女情长,更无宋词唐诗的桃花人面吟风咏月。

      相逢疏语,无边的话句东张西望,酝酿的道白欲说还休,低眉顺瞅更胜却人间无数。梦里描他千百次不似暮色朦胧一瞥,如邻家小哥在街巷。

      梦里红肥绿瘦相逢海棠依旧。遥问卷帘人,醉里挑灯看剑,长袖善舞此人?青鸟不语,原来人间皆烟火,君乘烟火渡,我心随风飘。共饮飘渺一河水。寥寥几步路,又要话离别,欲挥手不举,相惜身远去。不闻踏歌声只唯水滔滔。眼里背影掩天色,寻章摘句言不尽,心中惆怅与鸦扰。

      恍然顿悟,众里寻她千百度不遇,那人原在烟火深处人家。飞来峰下茶香遗,三生石上刻不清。恍惚梦里琼莱烟花束,却沐朔月裹雪风。

      风波住,细节回味,独思量,一片茫然两处闲愁。道不清,剪不断,理还乱。唯有长夜闺帷叹。冰心不再,玉壶寒。欲说处,荧光闪闪触指难。踌躇探步,轰然堤岸不再两叶轻舟跌宕弄潮汪洋海。石香茶氲一时难辨,星月间。

      端倪初现,覆水难收,承诺之人息不平,嬉笑间,遥遥互问待佳期。

      有关伤感爱情散文随笔篇三:今夜相思几许

      木叶纷纷归路。残月晓风何处。消息半浮沉,今夜相思几许。

      秋雨,秋雨。一半西风吹去。

      初识纳兰,是在高中语文课堂上的那一阕《木兰花令》,年少懵懂,不识情愁,一气读下去,只觉得那语言优美得令人惊叹,从此沉迷于那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这便是“情”字。直到后来渐渐年长,经历了人世间的爱恨情仇,种种无奈,想起的竟是那句“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这才懂得原来他的红笺黑墨,浅斟低吟中的只是一颗业已成灰的心。

      他是春风霁月中多情的才子,如麝的香草,芬芳的兰桂中蕴出的一袭白衣,纤尘不染,汉唐的潇洒,魏晋的风流,皆是他脉脉温情的眼神,镶嵌在那一汪碧波万顷的秋水中,把人看的心都化了,执一只青管羊毫,就一杯糯香美酒,借着好风虚月,烟柳画桥,曲笔勾勒,写下了“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的脉脉凄凉。

      那是多么可悲的人生,生于圣劵极隆的世家,父亲,族人皆是高官厚禄,都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只有他例外,,一生为“情”字所累,先是苦恋不得,再是年少丧妻,后是相思成病,直至没了命。坎坷如他,想必是命运的捉弄吧,所以他笑了,笑的那么凄凉,眼角飘下了几滴清泪,还未凝结成珠便已风干,人生虽说是一个促狭的玩笑,但一旦沾染了‘情’字那便大不同了。所以这一生他不后悔。

      那个风流倜傥的男子,血脉中流淌着的都是人间的忧愁,哀伤,凄迷,容不得半点玷污。他竟是如此净白无瑕的人,心中,眼中都容不下,见不得半点灰尘,却听从了父命去侍奉皇帝,官场的尔虞我诈,阿谀奉承,却束缚不了整个人间的情愁。

      贵人豪客,王孙公子们千金买的一笑他不屑于,他要的是十指交叉相携一生的伴侣。不知是老天开眼,还是他的痴情打动了爱神终于让他找到了可以相伴一生的佳人,夫妻两人琴瑟和谐,他本以为他的幸福才刚刚开始,却没想到已经就要结束。他的妻子卢氏就这样突然间撒手而逝,留他一个人清清冷冷的活在世间,做着一个寂寞得没有边际的梦。他或许在不自知,亦不自觉中写下了一阕阕让人读着心痛的诗词。

      那样的文字,那样的情感是印在心底最细末的感触,微风去落花般的沉积,初触尚不自觉,一旦发酵喷发,就如那喷射的火山,轰轰烈烈,令人一生沉醉,而不能自拔。这首《如梦令》便是他为了悼念他的亡妻卢氏所写。

      “木叶纷纷归路,残月晓风何处”。窸窣飘零透些微黄的叶子随着秋风,纷纷飘零着散落在“我”归家的路途上透漏着一种疏朗凄清的美感,那晓风轻轻浮动着“我”的衣衫,就像当年你站在身后为我披衣的轻柔,西天的残月一如既往的照耀着大地,但却再也没了你的身影,如此的良辰美景,没了你就像缺少了嬉戏人间的精灵,少了几分颜色,让人无心再看下去,你添香研磨伴我读书仿佛就在昨天,回首之间却是又一年过去了,到如今你离开我已经整整七年过去了。

      这又是一个秋日,微雨如故,落木成殇,晓风残月,一切与往年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那看景的人,已是形单影孤。

      下一句便是难尽的相思,自从亡别后,便再也不知你的消息,你在那边过得还好吗?你可知我在思念你?“消息半浮沉,今夜相思几许”。即使你已离去,你的音容笑貌已深深的印入我的心底,怎么能忘?在这个清冷萧寂的月夜我又想到了你,红袖添香,笑靥如花,那一转身,一回首间的娇羞是我记忆中永远的最美。而你如今在哪?“秋雨,秋雨。一半西风吹去。”

      全诗不见一个情字,却字字皆是情,木叶归路,消息浮沉,相思几许,一半西风处处都是离愁别恨,这段年仅三载的爱恋,在他心中留下的却是斧凿刻印般的痕迹,此情此景,都是愁,都是痛。情场的失落,人生的不如意,对他而言,怎是一个愁字了得,借酒消愁只会愁上加愁,又怎能忘掉。那些清愁别绪般的淡漠,仿佛是香烟里的阿芙蓉,点点滴滴的融进他的心脉,至死方休。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总是被情所累,所伤,所误,岂独是他一人。

      于是他又提笔写下了一首又一首的《如梦令》:正是辘轳金井,满砌落花红冷。蓦的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谁省谁省,从此簟纹灯明。纤月黄昏庭院,语密翻教醉浅。知否那人心,旧恨新欢相半。谁见,谁见,珊枕泪痕红泫。………

      字字,句句皆是情思所化,情爱到了这般地步,想必是着了魔了吧。只是当时他并不自知。或许他就是上天派来降临在人世间的一朵丁香,一世的情客。

      原来人只有在痛处才有最深的感触,人的一生中总有一些把握不住的爱情,就如昙花般虽然夺目却不长久,再是努力,再是期待,也不能多留她片刻。待到年华老去,那一阙阙的回忆犹如电影般萦绕在眼前,心头,是苦是甜,是酸是涩,这一切也只有我们才能明了。即使痛如纳兰,也不过是人生的一种滋味,情爱这场美梦或是毒药,永远都不会失去其芬芳,诱惑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为之沉迷。

      而此时此刻,又有谁可以陪我一起走过?

      本文标题:有关伤感爱情散文随笔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03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