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抒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关于植物的抒情散文作品

  • 作者: Admin
  • 来源: 美文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在我们的周围生活着许多美丽的植物,它们把我们的生活环境点缀得十分优雅,美丽,宁静,给世界带来勃勃生机。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植物的抒情散文作品,供大家欣赏。

      关于植物的抒情散文作品:百合花

      不知怎的,我对百合花有着一种深深的怀念。特别是在花卉市场,看到那一蓬一蓬待卖的百合花。阳春三月,山里的百合花开了。远远望去,坡野沟坎的蒿草间,凌然的百合,一棵,抑或几棵,花枝招展,婷婷玉立。那昂然的白色喇叭花,露珠闪烁,像在报告人们春天的消息。卷曲的花瓣上,有桔红的色晕;花蕊纤纤,挑着茸茸的粉点,晶莹剔透……那是一种美丽,至清至纯!

      然而,那时也许是生活得太艰辛了罢,我确实未曾感受到那种美丽。

      百合的花,和鳞瓣的根,可食,也可入药。在百合花盛开的季节,人们循着那昂然的白色“喇叭”,才比较容易寻到它的芳踪。于是,百合花开了,人们便采了它的花,掘了它的根。那几天,家家户户的餐桌上,便有一碟或炒或腌的百合花,清脆爽口,很可下饭。掘下来的鳞瓣,人们蒸熟了晒干,积少成多,一季下来也可攒那么三两斤。“奢侈”点的,磨粉,可煮百合羹;然而,仅有的那点“奢侈”,人们也极少“奢侈”一回。大家都巴望着用它去换回一点盐巴火柴钱呢!我那时算来是山里的读书人了,懂得一点中草药知识。山里都是宝,便自以为“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了,寻到一条“致富”捷径。在生产队的劳作之余,我便一把小锄,满山满沟里寻“药”。春采百合,秋掘天冬。那些年,采一点中草药卖钱,身边便有了三毛五毛的“盘缠”,稍得宽余,解燃眉之急,“聊补无米之炊”,甚感欣然。然被割了一回“资本主义”之后,我便夹着“尾巴”过日子了。不过,春天来了,百合开了,采些花,掘点根,权当入食,那大概怎么也算不上“资本主义”的罢。

      百合可谓一片丹心,献了花,还献了根!

      由此,当我走出采百合的日子后,便对百合有了一种深深的感激。然而,百合的纯美,还是在大学里,我读了茹志鹃的小说《百合花》后形象起来的。小说里那个刚过门三天的新媳妇,美丽良善,她把“唯一的嫁妆”——“枣红底色上,撒满白色百合花的被子”,借给了部队的包扎所;而后,她又亲手将它盖在牺牲的小战士身上……“象征纯洁和感情”的百合花,象腼腆的新媳妇,永远美丽在人们的心里。

      每当我看到含露乍开的百合,就想起《百合花》里羞然的新媳妇。那是一种淡雅,那是一种质朴——美丽,就这么款款而来!

      远离了山里的百合,但我依旧深爱着白色的百合花!

      于是,在家里的阳台上,我种了一盆百合。春天来了,她那洁白的“喇叭”,昂昂然,报告着春天的美丽……

      关于植物的抒情散文作品:映山红

      小时候,喜欢电影《闪闪的红星》,那一首饱含深情的《映山红》,我记忆犹深。

      映山红哟映山红,

      英雄儿女哟血染成……

      井冈山,就是那片盛开映山红的血染的土地。也正是五月映山红漫山红遍的时候,我踏上那片红土地,徜徉在十里杜鹃的花海里……耳畔便回响“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若要盼得哟红军来,岭上开遍哟映山红”的歌来!一枝映山红开了,满坡的映山红都开了。在烂漫的花丛中,有潘冬子的画外音,“我妈妈说,到了春天,映山红开了,红军就回来了!”红军回来了,映山红开了。映山红很红,很红,那是“英雄儿女哟血染成”!井冈山烈士陵园祭奠的革命烈士,有名有姓的就有一万多人;而那些英勇牺牲,却名姓无留的烈士又何止千千万万!烈士陵园遍植映山红,那花血红,血红……血染井冈山哟,血沃映山红!

      有一题无名烈士的故事,写在了映山红的血色里。

      在小井红军医院,当时还有部分伤病员来不及撤离。然而,敌人围剿小井的枪声已经越来越近……情况十分危急!她,一个还有几分稚气的小护士,毅然肩起引开敌人的重任。小护士的腰间,斜插着一枝映山红,她转身欲去的一瞬,把那枝映山红送给了单架上的伤病员。一个庄重的军礼……这是一种壮别。让我想起易水悲歌,“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在“红军洞”附近的悬岩绝壁,小护士拉响最后的一颗手榴弹……小护士牺牲了!她的年青生命,随那一声巨响,绚丽成满山的映山红!

      火映红星哟星更亮,

      血洒红旗哟旗更红!

      在小护士牺牲的悬崖峭壁间,生长着顽强的映山红。那摇曳的一片血红,人说是小护士血染的军帽,金星耀红!血溅“红军洞”,小护士何等壮烈!小护士未曾留下一名一字,然而,她却用生命滋润了映山红……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又怎能不血红血红呢?

      我独钟情于井冈山上的映山红了!

      离开井冈山那天,大家都说,带点什么以资纪念罢。于是,我带回一株含苞的映山红。

      阳台上,有了一盆映山红,绿绿的,孕育着一种美丽……

      又是一年里的五月了,映山红蓬蓬勃勃起来,开满了血红的花。

      我告诉儿子,记住了,那是英雄花!

      关于植物的抒情散文作品:石榴

      还是春寒料峭的时候。自然,阳台上的那些花们、草们,也都还是一片萧索。月季耷拉几片黄叶,米兰伶仃三两枯枝。不过,旮旯里的那一盆老石榴,好像耐不住寂寞和冷落,枝桠间已悄悄地绽了几粒、不留意便往往被疏忽的芽苞……

      大概与石榴有缘罢。小时候,村里有很多石榴,人称石榴村。五月端午,每家的房前屋后,都会开一棵或几盆红红的石榴。吃了粽子,看了龙舟之后,孩子们便呼朋引伴,玩起了儿戏石榴封。所谓石榴封,就是小伙伴们走东家、窜西门地去看石榴,瞅着哪一朵石榴最红了,便扎上一条红绳作“封”的记号,待秋后采果,大者为胜。偶尔也有落果,或丢失封号的,那便成了无头“官司”,那石榴封也便不了了之,纯属儿戏了。

      不过,我家老屋前面,有一棵铁干虬枝的老石榴,秋后的挂果最大,从无异议。据说,老石榴是我家祖爷爷种下的,小伙伴背后对我的大石榴便怀有几分不服气。但村里的石榴,全从这棵老石榴上压枝移植,那倒是不争的事实。只要看一眼石榴村大大小小的石榴,那一律的橙红,就知道这是一脉单传。

      老石榴可算是石榴的祖爷爷了,但它依然春绿、夏红、秋果,周而复始,四时有序。老石榴带给我儿时的欢乐与收获,让我的回忆,总摇曳着满树火红,永远那么青春和热烈。那年从学校毕业,就要远离乡土去外地工作了。老爸说,带一盆自家乡土种植的老石榴去罢,可以入乡随俗。

      这一盆入乡随俗的老石榴,伴我在异地他乡,生长了二十余载酷暑与寒秋。去年秋后,搬迁新居,老石榴不慎摔下楼底,只余一盆残枝。老情难离了,还是舍不得丢弃,小心地把老石榴置于阳台角落,但说实在的,也没敢抱有多少老石榴起死回生的希望。想不到,老石榴还活着,那青里透绿、米粒儿似的芽尖,好像迫不及待,要报告人们春天的消息。

      悄悄的、悄悄的,老石榴不事声张,由一粒粒米粒儿似的鹅黄,转而为一叶叶嫩嫩的翠绿。才第一遍春雨洒过,老石榴柔柔的枝丫上,便赶趟儿似的从绿叶间探出红红的花蕾。在微风的吹拂下,绿的绿,红的红,相映成趣,煞是喜人。

      玉树临风了。老石榴还是那样蓬蓬勃勃,充满生机。淌着一树的火与阳光,老石榴焕发青春,仿佛长了满枝满叶的精气神儿!

      在一个不经意的翌晨,老石榴开花了,一树火红!橙红的花蒂,鲜红的花冠,嫣红的花瓣……风儿轻轻一吹,那一朵朵石榴花,便宛然是一个个婀娜多姿的飘舞了。好像只在今天,我才这么仔细地端详了老石榴的那一树婆娑花姿。

      读过梁元帝《乌栖曲》的“芙蓉为带石榴裙”,一直以为,那石榴裙一定是像石榴红颜色的裙子;不然,就是以石榴花汁印染的裙子。小时看见女孩子喜欢用凤仙花,俗名指甲花的花汁染成红红的指甲,想必那石榴裙也类似于女孩染指甲罢。其实,所谓的石榴裙,远没我想的那么复杂,它不外是形而像之的名称而已。摘一朵石榴花瞅瞅,还真是那么一回事:花蒂如细腰,花瓣如裙裾。只要轻轻旋转花蒂,那花瓣便裙裾般地飞扬。

      石榴花盛开的美丽,让服装大师们裁剪成飞舞飘逸的石榴裙了!

      本文标题:关于植物的抒情散文作品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04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