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又是一年三月三

  • 作者: 唤醒沉睡的猪
  • 来源: 美文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春风轻拂,桃红柳绿,又是一年三月三。

      每当这样的日子渐渐临近,苏红的那首《又是一年三月三》总是被我无数次的循环播放,似乎从她熟悉的歌声里,可以找寻到自己渐行渐远的童年,还有那些陪伴我走过童年而今却早已远去的人和事。

      三月三是我们壮族人的传统祭祖节日,记得小时候,每到三月三,孩子们就像是苏红在歌里唱的那样:一夜难合眼,望着墙角糊好的风筝,不觉天亮了;叫醒村里的小伙伴,一同到村边,怀抱画着小鸟的风筝,人人笑开眼;抓把泥土试试风,放开长长的线,风筝带着天真的笑声,和白云作伴。

      那时候的欢乐,无非就是一只自己动手糊好的风筝、一把随手可以抓来拿捏的泥土、一团母亲刚刚新鲜出炉的五色糯米饭……可即便这样,我们已经觉得足够幸福、足够快乐。

      随着年岁渐长,如今这些记忆早已远去。尤其是工作之后,按照国家法定节假日安排,清明节是要放假的,三月三便成了一个我永远都回不去的节日,突然间,就特别怀念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三月三。那时候,我们一帮小朋友总是热热闹闹一起放风筝、一起玩陀螺、一起上山祭祖、一起采摘野果子,其乐融融。要知道当我们在祭祖的间隙,撇到路的一旁去,偶然发现一颗挂满果子的野果树,那是多么美滋滋的事情。记得最清楚,野生的枇杷、野生的莓子、野生的十大功劳果、桑葚等等,都是在三月三这段时日成熟的。当一场春雨过后,这些野果鲜嫩又肥美,孩子们的口水是时常要流到嘴边的。在果子还有点青涩的时候,孩子们就已经盯上它们了,有些甚至每天都要偷溜过去看那么几回的,生怕熟了别人就先下手了,甚至有些孩子,可能连果子还是青涩的时候,就开始吃了。这些事情想必是每一个生长在农村的孩子们都干过的,不然童年还真是不够回味的。

      不知道这已经是我第几年没得回去过三月三了,庆幸的是,这两年我们广西为了纪念壮族传统节日,特意安排了三月三放假,这真是一件欢天喜地的事情。

      想起了我远在天边的奶奶,她佝偻的背都快弯曲成90度角了,但是,每天拎着个小凳子坐在家门口,和每一个过往的行人打招呼,精神得很。每到吃饭的时间,就开大嗓门喊我和我弟弟回家吃饭,那声声呼唤响彻整个小村庄,不绝于耳。她特别疼爱我的,1995年5月的一天,她准备走了,但是听说我还没有放学回家,她像是执意不肯走似的,即便好几次好像都要不省人事了,但嘴里依然轻声呢喃着什么,后来大人们仔细一听才发现她是一直呼唤着我的乳名,直到我背著书包走进了家门,走到她的床前,摸着她枯瘦的手和脸,她才含笑而别。

      记得最清楚,奶奶走后,我是第一时间搬到她睡过的房间睡的,那时候我才十岁,看起来娇小瘦弱,别人都替我觉得可怕,但是我却觉得倍感亲切。我记得奶奶的蚊帐上有个她自己缝上去的口袋,那是专门藏一些平时亲戚拿来的糖果,留给我和我弟弟的。她的枕头下永远都有一瓶风油精,那是她生病必备神器,不管生点什么病,风油精一擦是少不了的。为此很多人觉得她身体臭风油精味,都不喜欢和她坐得太近,但是,对我而言,那是我奶奶身上最熟悉的味道,也是我至今都难以忘却的一抹熟悉的香。

      奶奶是个连书都没有读过半年的人,是个地地道道的文盲。但是,我听大姑说,当年为了给我父亲读师范,奶奶是连几匹粗布都卖掉了,有时候,还要到山上找龙须草、铁皮石斛、金银花等土特产卖钱,给父亲挣学费。她说她希望我父亲不要再度蒙受没有知识与文化带来的不幸和痛苦。这一点,我父亲果然是得他母亲的真传啊,后来,父亲正是这样支持我、教育我、鼓励我的。现在想来,觉得我奶奶虽然她那佝偻的背影看起来是那样娇弱矮小,但是,她的灵魂是那么的高大,那么的伟岸。

      “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牵着我的思念和梦幻,走回到童年……”今年的三月三,糊一只风筝、揉一团糯米、摘一串野果,点上一炷香,愿以此告慰在天之灵的奶奶,也愿以这样的方式,祭奠我们曾经逝世的童年,然后携一份简单、携一份纯粹,走过人生岁月的每一段征程。(文/阅读时间作者·唤醒沉睡的猪)

      作者简介:唤醒沉睡的猪(偶用笔名苗苗),80后奋斗女青年,人民勤务员,爱生活爱记录,曾发表散文随笔几十篇,撰写的征文、论文获得过全市一等奖;曾为国内某知名演讲口才网深受欢迎的写手,撰写来自各行各业各类主题演讲稿多达500多篇。个人博客、公众号:唤醒沉睡的猪,豆瓣“做自己的女王”小组创建人。在都市丛林中一路跌跌撞撞,依然坚信可以用真诚的文字唤醒人们心中沉睡的正能量。

      注:本文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本文标题:又是一年三月三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06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