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抒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描述西湖的写景抒情散文

  • 作者: Admin
  • 来源: 美文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寒风凛冽,萧条冷落的冬天,西湖也不甘寂寞,向游人展示着自己的冬季美景,在那孤山中,雪白的梅花以为游人盛开,等待着游人对它的鉴赏。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描述西湖的写景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描述西湖的写景抒情散文:西湖

      从西湖回来一直不敢写它,它的美不是我的拙笔可以描摹的,我深怕自己的笔一落下,有亵渎的不敬,就像一个单相思的人,是敢轻易的把那个埋在心底的“爱”说出口的,那是他心底神圣的秘密。

      杭州是人间天堂,而西湖是天堂的正殿。

      我是带着朝圣的心情去游西湖的,这朝圣的心里即有着对西湖的敬畏,又有一份担忧的不安,真的害怕净化自己心灵二十几的风景,到处插着广告牌,不小心就在哪里闪出个奸诈的商客用牛刀宰那么一下。害怕那个白娘子与许仙相遇的断桥上走来口脏腰粗的艳俗男女。害怕柳浪闻莺的苏堤白堤是商业的高音喇叭。害怕岳元帅的墓前被修茸得像现代的园林。害怕,害怕自己的想象被破坏。

      认识西湖是从《白蛇传》开始的,因为喜欢白蛇,因为感动爱情,西湖在我的心里便有着神话一样的美丽。那蛇美人的绵绵情,切切意,在我的心里都映在碧波潋潋的西湖里。

      我曾经对自己要求,急匆匆不可游西湖,既然去,就必带着上天堂的心情,一个向往天堂的人,应该是无杂念私欲的人,否则天堂也不会收留。人不能总是想着外界净化自己,如果做到了可以净化周围,净化我们所面对的风景,也是对神圣的回敬。

      所以,来西湖,我是那样的平心静气,是那样的一种闲适和放松,是那样的投入和快乐,那一刻,我真的就希望自己是修炼千年的白蛇,在西湖畔荡着细细的腰身,踏上千古的断桥。

      见了西湖,便真切的理解了李白登黄鹤楼时的“赌气”:“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我想不是诗人无力写眼前的美景,而是恨自己不能超越,恨自己晚来一步?苏轼的绝笔“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若把西湖比西子,浓妆艳抹总相宜。”西湖的美,是我等俗人道不尽的。我只好把前人的感触如封酒一样的贮藏携带,变成自己的心情。

      虽然从西湖回来写了几篇文章,那都是一个一个的小片段,我不敢把西湖付诸笔端,我的文字不能把西湖的万分之一美写出来,我不能把自己对西湖的崇敬和感觉准确述说,我不能,真的不能。

      今天写下这样的文字,就算做我对美丽西湖的回敬,回敬她一年来对的身心的滋养。

      描述西湖的写景抒情散文:闲话西湖

      对于久留一地的人,近身的美景不易上心,熟视无睹的恐怕是多数。记得前年春天去外地乡下探访朋友,见到了满山遍野的各色野菜花,,微风摇曳着五彩斑斓,于群山环抱的静谧山坳里醉走了很久;但从朋友木然不解的神情里还是可以读懂,浸活在这样绝美野景的人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和欢喜。

      西湖的美却是例外。外乡游客惊叹湖光山色自不必说,即使久留的居民,西湖的美也是至尊且不容非议的,甚至在与外地朋友谈天说地时,难说不会不拿出来炫耀。作为久居杭城卅年的我,走过大江南北,饱览过南国的青山秀水,也曾迷醉过塞北雪域旷漠,不过思南想北,脑海里挥之难去的还是西湖美色。

      若论西湖的美,难以绕开的总是它一泓碧水。每一处景致,不论是举头远眺的孤山,还是俯首触目的一潭清水,只要揉进了历史文化,即便是传说,跌进看山非山,看水非水的奇妙里是难免的。倘若王母娘娘再低调些,偷走玉龙和金凤的宝珠锁进深宫,不让众仙赏玩,那么就不会兄妹逐光追宝,珠落人间。正是王母娘娘的炫耀,追抢之间宝珠触地成水,成就了西湖,误赏了杭城百姓。原来西湖的水大有历史来头,水成于珠化,见其碧蓝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是秋日的斜阳里,走过平湖秋月,于断桥的坡上伫立,远望南岸的雷锋塔,很难不想起许仙和白娘子的传说。白娘子败走金山寺,与许仙断桥再逢,注定不是幸福的结局,雷锋塔底成了她的去处;好在小青修炼圆满,从法海之意吸干湖水,倒塔救人,才有白娘子重见天日。缘此寻思,总觉得西湖与金山寺之水有些许关联,抑或补了金山寺作法溢出的水?如是,那么西湖的水也是有情缘的,搭救许仙立过不小的功。明知这样的传说故事,然宁愿相信它是真实的。

      波涛彰显海水的汹涌,涟漪昭示湖水的柔情,细流蕴含溪水的缠绵;水变着形态显露自己,展示自身的美。西湖的水却低调许多,清澈里透出皆是沿岸的草木和周围的山峦,映照着漫步的游人,特别是霞光漫天的夕阳里,人、景、物尽收其中,如交织的苏绣图案般立体、纯美。说起草木,避不开湖边的柳树,除了桃树,西湖边最多的恐怕就是柳树了。不知何故,见到的北方柳枝上翘的竟是多数;而西湖的柳枝是下垂触伸,探及湖水,微风吹过,柳枝摇曳水面,散发的波晕款款地向你来,似是你到来的迎候。若是冬日的早晨,最好是落一地薄雪后赶上放晴的日子,只要坐在湖边的长椅上,什么也不做,看着身影在涟漪的层波间舞动,细看水面映出的脸,总觉得是浅笑的,此时有意张嘴,便似成痴笑的模样。赶巧的话,正好一对恋人走过,倒影成画,美轮美奂,震撼袭身也是不得已。此情此景,顿悟西湖是活的,是活着的生命,否则,哪里来如此灵动的画面?

      赏湖,或漫步苏堤和骑行白堤,或泛舟湖面,皆必不可少;若是行家,那么登高望湖是当然的事。如是阴雨天,西湖北岸的葛岭便是好去处;驻足山顶保叔塔下眺望,薄雾笼罩下,沿岸的景致朦胧,湖心亭若隐若现,此时的西湖,美,全凭你的想象。也许诗人喜欢这样的意境,不过我还是愿意于风和日丽的午后凭栏远眺。苏堤以北至北山路以南的狭长水域便是“里西湖”,也是西湖最为静谧一角;秋冬之季,是北方候鸟南下栖身的佳处,也是留鸟的理想地。最有看头的还是鸬鹚叼鱼,一个猛子下去,或有泥鳅,或有黄鳝,运气好的时候竟能叼到巴掌大的鱼,此时,鸬鹚会腾出水面嘶叫,似乎禀报战果。

      目光移向远处的“外西湖”,最先触目的当是湖中泛舟,除了零星游弋的画舫,多数是手划乌篷船,这也是外地游客的最爱。若是春暖花开的日子,约三五好友,将船划至湖心歇停,或低吟浅唱,或划拳行令,抑或是谈天说地也都是别有情趣的。其实鲁迅笔下的乌篷船活动于绍兴一带的乡下,不知何时起,西湖里乌篷船也多了起来,且成了游船的主力,也许乌篷船就是江南水乡景物里不能少的元素,没有它也就少了江南的原味。

      饱览西湖全景,登顶湖西的北高峰是极佳之处。诗人张公亮有“江气白分海气合,吴山青尽越山来”的诗句,其实西湖周围被群山环抱,张公定是无法看到江海的,更不可能见着古时的越地青山,也许全凭诗人的豪气和想象。我曾经在不同的天气三次登顶北高峰,但毛泽东主席作的《五律·看山》中所抒“杭州一望空”并不虚夸,西湖一览无遗,杭州全城也清晰可见。数年前,灵隐寺后背修了上山的缆车,可以直上峰顶,外地游客来此观湖也逐渐多起来,特别是节假日更是人满为患。其实,登高望远还是不能少了“登”字,否则便缺了攀登的应有乐趣。

      西湖的美,还在于将自然景物与历史文化完美融合。断桥残雪、雷峰夕照、三潭印月等景观无不遗落历史的痕迹,存照当年的风光和辉煌,让人分不清是景物助推了文化还是文化烘托着景物;其实孰主孰辅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彼此不可缺,离开文化,景物也就缺少内涵,没了景物,文化就失去陪衬。如果你去断桥走一走,不了解许仙和白娘子的传说是断然不可的,那样你少了内心的体会和历史的想象,至多也不过“到此一游”而已。

      毋庸讳言,对于西湖的遗憾还是有的。近年来,随着西湖西拓,水域面积不断扩大,自然景点多了不少,但同时缺乏历史文化的挖掘和保护,游后没了“余香尚存”的回味,不能不让人唏嘘。其实,湖西有待开放的历史文化景点不是没有,如曾经著名的里云松、灵石樵歌、冷泉猿啸等,但可惜大多已不复存在。只要相关部门在拓进水域的同时,并举文化挖掘和保护的理念,那么假以时日,呈现一个全新的西湖不是梦想。

      描述西湖的写景抒情散文:游杭州西湖

      2月11日下午,我们便决定离开苏州,去杭州领略一下西湖的风采。车开的很快,我的心也不知不觉的飞翔起来。

      因为是雨天,天色朦胧。原来2个小时的路程增加到了3个多小时。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们到了杭州的上城区中山路的一个宾馆的地下停车场。停车,吃饭,逛商场,回宾馆,睡觉。

      第二天,我们去西湖游玩。一大早就起来了,一切准备就绪,出发咯!买了船票,上了船,等了很久,但终开动了。游船向对岸缓缓驶去,说不上很快,但也不算慢。游船渐渐远离了我们上岸之地,来到了湖中心。这时,天空中的阴云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个淡淡的金色的太阳,绿白色的湖面开始泛起点点金光,愈来愈多,愈来愈密,最后西湖边成了一片纯金色的湖泊,这个过程,是我有史以来见过最美丽的景。不一会儿,我们便来到了那神秘的对岸。

      一上岸,我还真的有点不适应,不过好在我的体质不算太差。我们穿过一片树林之后,便看到著名景色——三潭印月。三个我也说不上来的东西伫立在水面上,美如身在画中一般。

      吃过午饭,我们有乘船来到岳飞庙。岳飞是一位民族英雄,他的事迹让我们深受感动,也很让我们惋惜。进到庙里,一个高大威武的将军站在我们的面前,头上顶着一块匾,上面写着:还我河山。我的心深受震撼,这种民族精神一定是永垂不朽的。往里走,看到了岳飞的坟墓,旁边还有岳云的。坟的对面跪着四个人,左右各二人。其中我就认得秦桧。这个老贼,贪生怕死,tmD!

      再后来,我们就沿路离开了西湖。

      我第二有趣的一个寒假,过去了……

      本文标题:描述西湖的写景抒情散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0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