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短篇的优美抒情散文随笔

  • 作者: Admin
  • 来源: 美文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散文,作为人类共有的交流思想情感的文字载体,是随着人类社会的交际活动和语言文字的产生而产生的。下面美文网小编为大家带来短篇的优美抒情散文随笔的内容,希望对你有用。

      短篇的优美抒情散文随笔篇一:我爱美丽的雪花

      今冬是暖冬,冬暖雪就多。

      雪花,是冬天的一种美丽。听人说,如果下雪了,不打伞走下去,可以一路走到白头。

      喜爱雪的人们把雪称作公主、姑娘。如熟知的童话《白雪公主》。俄罗斯民间传说里也有一个凄美的故事《雪姑娘》。据说雪姑娘是冰雪与春天的女儿,她喜欢上了一个牧羊人,但作为冰雪的化身—她不懂情为何物。雪姑娘的母亲同情她,给予了她爱的能力,当雪姑娘堕入爱河之时,她的内心越发温暖,而她的身体却因此熔化而消失了,留下的只有雪的芳香。

      我爱雪花,虽然没嗅到她的芳香却爱她的温柔和美丽……。

      雪天风情万种。雪花纷纷扬扬地从空中飘落下来,轻轻的,柔柔的。雪花是哪么美好,它纯净了整个世界,纯净了我们的心灵中的每一个角落。

      暖冬的一天,由于工作关系一位成熟的女士来找我。站在雪地上的她,柔柔的嗓音、黄金分割般的身材,使我眼前一亮。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冰心说过:“世界上若没有女人,这世界至少要失去十分之五的真,十分之六的善,十分之七的美。”

      她,成了我的新同事。话聊中得知她特别喜爱雪花,情志的共鸣不由的眼前仿佛就是雪姑娘的再现,不过,无厘头的联想转瞬即逝。因为我不是牧羊人,不曾拥有,谈何失去。但我相信,雪姑娘是有内涵的,她是人类心灵的写真,展示了人类情缘最纯洁的一面。

      美好的缘分是很公平的,它为每个人都留下过。当它来的时候,阴差阳错没能留住,待到失去,才晓得曾经的、舍不得。就犹如美好的缘分写在雪花上,纯洁美妙稍一升温即刻融化。有人说同事之间容易产生感情,发生故事。这,我倒是经常听说。不过,苏轼的“多情却被无情恼”言犹在耳,余音袅袅。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特别的朋友,共处时心心相印,无所不谈,默默地揣摩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地位,亦如雪花飘飞着多种情绪。有情人,借每一片雪花,飘飞着对爱的憧憬。无情人漠视着雪原的孤独。平淡的生活像空中飞雪,在空灵的心上孕育着渴望,如寻梦的蝴蝶,挂在了谁的眉梢?又落在了谁的心头?

      她给我讲故事讲身世。谁也想不到柔情似水的她,自强不息吃苦耐劳历尽辛苦;谁也看不出美丽善良的她,爱也遭受过背叛的折磨,谁能相信她举重若轻宽容自若。她像雪花那样优美静谧,展示了内心的素洁。这,不单是用眼睛看到的而是用心灵去倾听去感受才得到的。我想这可能就是雪花的芬芳。

      我爱美丽的雪花,很想亲吻它一下,但是它很矜持,来不及张嘴就融化了;想把它捧在手心,它只能做短暂的停留,给你留下温柔的泪花。雪花轻灵,婉约,宛若翩翩而来的仙子,纤尘不染,没有人有理由拒绝喜爱童话般美好的它。我,喜欢雪,更珍惜发生在雪天里美好的记忆,把这美好的缘分写在洁白的雪花上。

      短篇的优美抒情散文随笔篇二:爱到不能爱

      总有些文字,让我们读了又读,总有些旋律,让我们听了还听,总有一段感情,让我们念了还念。

      即使这段感情伤痕累累,即使已经天涯海角。

      枫残月落,依旧千般留恋,万般不舍,顽固地站在风的来路,努力回眸,嚼咀着一起走过的花谢花飞,烟绕雨斜。那个人,曾经挚爱,那个人,曾想要一辈子的时间来珍惜。

      伤了,痛了,终于知道什么叫爱到不能爱,什么叫聚到终须散。所有的繁华原来只是一梦。吹落一地的沧桑,打碎了一地的诺言,再怎么也拼不回昨天。

      累了,倦了,最终才会明白,再美的爱情,终是红尘一笑,海不会枯,石不会烂,爱却早已沧海桑田。

      爱情可以臆造一个童话般的故事,在故事中,我是你的白马,你是我的公主,眼里的彼此,就是唯一,就是天地人间。但是,爱情也能制造更多的遗憾,爱着是一种幸福,在某些时候,爱又是一种肝胆欲裂的疼痛。爱,是红尘里的罂粟花,是含笑饮毒酒。

      爱情,绝对不只是单纯的美酒,它也是酿酒过程中等待的煎熬。爱情这杯酒,既是苦的,也是甜的,瞬间的甜,堪能覆盖所有的苦。所以,注定会有很多人飞蛾扑火般去尝试,尝试这苦辣酸甜的过程。

      爱一个人也许只是一瞬间,这种电光火石般产生的情感,是绚丽的一段,也是最炽烈的一段,如烟花在瞬间穷尽生命的美,在一瞬间,爱情说来就来。但最终黯淡下去的时候,也许在你的心里,需要用一辈子的光阴去雕琢。

      人生若只如初见,所有的恋爱,开始都很甜,因为爱得纯粹,没有知道自己最终想要的是什么,没有时间去窥视结果;琐碎的光阴里,日积月累,爱得深了,要求的也便多了,最终,爱情也走调了。

      即便如此,爱情还是永恒的,当白马变成黑马,当公主变成了民女,一切归于烟火尘埃时,虽然对方已经不再是你绝对的眷恋,虽然已经从心底上放弃,但,你依然会醉心迷恋曾经一起的点点时光。这样的爱,也算永恒了,它,永恒在回忆里。

      从轰轰烈烈的感动,然后爱到不能爱,曲终人散是个痛苦的过程。如果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个天空,另外一个桃源,可以不顾及后果,可以单纯的去爱,会有很多人去寻找这个天堂,在这里,祈求再遇上彼此,再爱一次;在这里,可以逃脱左一条,右一条世俗的锁链,彼此,不会挣扎到了心寒。

      爱到不能爱,有时不是不爱了,只是无奈了.....

      短篇的优美抒情散文随笔篇三:一朵盛开的夏荷

      我喜欢荷花,喜欢接天莲叶的荷塘,所以在夏荷花开的时节,我总是在荷塘边流连忘返,从花开到花落,无数次的去观荷、赏荷、拍荷,在自己的心中种荷。

      观荷赏荷,不在其艳丽,而在于它的高雅与静美。

      听,花开的声音。

      雨后的趁荷,是纯净的,微开的花,含苞的蕾,亮白的花尖透着粉红的嫩,远远望去,层层的莲叶浓淡浸染,翠绿之间点缀着玉白的花和粉红的蕾,此情此景何尝不是诗中的“红白莲花开共塘,两般颜色一般香,恰如汉殿三千女,半是浓妆半淡妆”?

      一条小水渠流水潺潺,晨曦透过树的间隙洒落下来,一种油然而生的激情触动着心弦,举起相机去追寻那灵境的纯,一阵轻风吹来,荷叶翻飞含苞的蕾在叶间忽隐忽现,好,大珠小珠在玉盘间滚动,发出耀眼的光,此时的美,让我变得有些迷乱,不知如何把这份灵动定格,镜头在叶和蕾的舞动中变得迷离梦幻,动与静,虚与实在风的摇曳中尽情的演绎,如诗,如画,那种韵动美,让我沉醉。

      纯净的不染,将一季的清雅沉淀,端庄、静怡的花蕾稚嫩的犹如一个处子,依偎在柔和的叶绿之怀,粉嫩的容颜,还苞待放,远处的花蕾在荷叶的遮盖下或隐或现,稚嫩的,微开的,一个个欲言又止,静静地等待美丽的绽放,微风吹过,纯美的心事拂过荷尖……

      俯下身去,让自己的与荷相连,叶子中间那晶莹的水滴,映照着一个世界,此时的心只剩下那闪闪的光影,于是,你的心儿醉了,你的心儿飞了,飞进那迷幻的光影,穿越在空无的境……此时的我竟然幻化出自己掏出自己的心,放进这一滴水中去洗涤,去轮回,沉浮的心事,在那清晰的水声,在那忽闪的光影中流淌。“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划过心头,一种自在油然而生。

      “碧波心里露娇容,浓色何如淡色工”,从拍荷花开始,就大量的浏览荷花的拍摄与后期,自己也曾做了些尝试,说实在的爱荷的人多,荷花的摄影作品似乎涵盖了你所能想到的一切,静下来一想,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即使没有新意,那也是我的,于是在第一次的狂拍之后,抑制不住的欣喜,急匆匆的把照片发到空间,没有做后期,美其言曰这是我的“原创”地道的柔美本色。

      在来时的路上,遐想这自己可以拍出《小池》的意境:“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可是,转了一圈又一圈,只看到寥寥的几只蜻蜓在荷塘间盘旋飞舞,就是不肯落下来,心中落有失落,想那若是杨万里要来拍荷,一定可以拍出荷的韵,荷的魂。《小池》的清晰朴素是我喜欢的,善写山水的他竟然把荷塘的景色描绘的生动淋漓,难怪他的好友戏称他说:“处处山水怕见君。”

      “无缘的你啊,不是来的太早,就是太迟。”心中不禁暗笑,怎么想起了席慕蓉来了,哈哈。“我,是一朵盛开的夏荷,多希望,你能看见现在的我……”。

      连日来我流连这个小小的荷塘,一大早,太阳还没出来我就已经到了,早上的荷塘最为美丽多姿,初绽的花蕾如少女般羞涩,含苞待放,前一天开过的荷花则如成熟的少妇婀娜多姿,在晨雾中演绎着自己的美丽,蜜蜂在花蕊间忙碌授粉,第一次拍荷的欣喜感觉突然找不到了,走近荷塘,我的脚步慢了下来,我不知道怎么去拍,绕着荷塘转了一圈,我依然找不到感觉,此时真的理解了拍荷不易;尤其是要拍出荷花的意境更难。

      拍过了叶,拍过了花,拍过了茎也拍过了果,拍过了接天的翠叶,然而,始终没有拍到“蜻蜓立上头”心里一直想着,抽只烟,慢慢的走着,看着,搜寻着。

      突然,一只红蜻蜓进入我的视野,它静静的立在荷叶的边缘,我拿起镜头对准了它,奇怪,它的翅膀哪?我的眼睛离开了镜头,还是奇怪,和以前看到的蜻蜓不一样,它的翅膀是立着的,管它哪,先拍了再说,镜头的焦点聚集在它的眼睛,大大的眼睛与我对视,似乎充满了好奇,一动不动,我的心一阵窃喜,于是,不断地变换角度,把她的倩影定格在我的记忆之中,“哥们,我拍到红蜻蜓了……”!在我的描绘之中,电话的那端哈哈大笑:“你拍的是红豆娘!!!”

      后来,我才知道,蜻蜓的个头要比豆娘大,豆娘的色彩非常漂亮,我看到的只是其中的一种,蜻蜓停歇时,会把翅膀平展在身体的两侧,而豆娘一般是把翅膀合起来直立于背上。

      这只是我拍荷的一个花絮,因为喜荷,我会守候一个花季,不,我会一直守候,用我的镜头去解读荷的韵,荷的魂。

      本文标题:短篇的优美抒情散文随笔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1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