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以梅花为主题的散文佳作

  • 作者: Admin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梅花是我国国花,她与松、竹合称“岁寒三友”。从不与世俗争艳,只在春天将要来临的时候,在依旧洁白却已有些柔软的雪地上坚守其节。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以梅花为主题的散文佳作,供大家欣赏。

      以梅花为主题的散文佳作篇一:谁说梅花没有泪

      作者:空谷幽兰

      暮雪青霜,水远天长。时光流转,兀叹寒凉。谁的思念?仍在那云水相接的地方;谁的泪光?在瑟瑟冷风中凝结成了冰霜。四季推移,切切守望,山,依旧隐隐;水,依旧茫茫。

      玉雪柔柔,渡不了远叠嵩峰;金风弱弱,暖不绿近塘寒柳。在季节的夹缝中,梅蕊含笑,粉泪冰雕,冷暖与谁同秀?

      古道逸唱西风度,斜阳默念天涯路。流水清音似旧时,更有鸦声话如故。

      独倚时光的门楣,轻解岁月的罗衫,抖落一襟的芬芳,熏醉了指间诗行,染湿了浅墨画舫,袅升起千年的沉香。问,诗中情,画中意,谁人予?

      落拓江南,不羁白衣,烟雨醉斜阳,入了谁的眼眸?悠悠古道,碎碎蹄声,瘦马度西风,惹了谁的心疼?不知那流年的身影,曾瘦却了几多愁;不知那一缕薄雾,曾锁了几世的秋。

      流光无语化成诗,莫问今朝是几时。十丈软红拴不住,千须一翘总嫌迟。

      苇岸长亭,风遣芦花伴雪飞,点点皆是离人泪。几番秋寒翠尽蒹葭苍?几度冬雪飞扬梅花香?几多冰眸寒塘空怅惘?暗香如故,星月依稀,是不是因为北国的雪化成了江南的雨?还是因为江南的梅醉在北国的雪雾里?

      枕一弯梅花梦境,穿过千年的风月,将遥远的青衫守成如雪的白月光,抱在柔软的怀中,暖成一片似水汪洋。剪一蕊心梅,悄然绽放,片片晶莹,滴滴流香,于每个相思的夜晚,氤氲在清影迷离的远方。

      系君一生情,负我千行泪。我深知,远方是我望不穿的一帘烟雨,我深知,烟雨中的那身蓑衣是我一生拭不干的泪滴。于是,我把春天的雨蝶守成冬日里的梅翼,又把冰山冷月守成了夏日的小溪,在红尘深谷中,唱响高山流水的韵律,同时也引来梅花三弄的断肠曲。

      斜暮幽心归处,笛曳一川烟树。眸尽雪千重,纵使轻舟寒渡。如故,如故,倾痛一江薄雾。

      笛声渺渺,梅香漾漾。几许欢聚?几断柔肠?深知昨夜的相依,定会痛了今日的的别离。深知自古多情多悲泣,可漫漫红尘,总有一次相遇会牵绊你的一生,总有一个荡气回肠的名字,令你噙在唇齿间不肯丢弃。冰蓝的月光下,你的清影,如斯隽永。你步步清风的跫音我依旧会识,你眉间淡淡的忧伤我依旧会懂。

      也许爱就是牵肠挂肚,也许情就是永远散不去的痛,一如此时,泪水决堤的我,把云水一方的你染成平平仄仄的诗句。

      如果不曾相遇,又怎能会诺诺相依?如果不曾相依,又怎能忍受痛苦的别离?如果不曾别离,又怎能懂得如何相惺相惜?

      相思惹人老,风雨催花凋。当岁月的梭子织成眼角的细纹,我相信,依偎在你肩头的那缕暖,可以为我抚平。当时光之旅迎得陌上花开,我相信,你深情的吻可以让我看到,栏外年华未央。

      彼岸,梅香正浓,此岸,依旧飞雪漫天。当你再次身栖梅塘湖畔,深嗅梅香的气息时,可否也会看到,我沉沉的思念已缀满了你的梅枝,还有梅蕊凝结的点点清泪在悄悄滴落......

      以梅花为主题的散文佳作篇二:又一年梅花盛开

      春夏秋冬,轮回一夏,深冬瑞雪,秋来飘零,春去复始,夏尽冬来。回眸走过的路,唯有冬天的雪地能够看到脚步的印迹。那一片片洁白的雪花,从天际来,飘飘洒洒,自由、奔放,寒风微微吹拂,好不盛景。

      我喜欢下雪的日子,看到大地一片洁白,感觉生活本应该是这种颜色。如雪花般简单透明,来了,等艳阳过后,走了,静静的,悄悄的,从不炫耀,从不留恋。不过倒是委屈了梅花的孤傲,雪花融了,梅花也开始了凋落,片刻显得整个冬天的生机失去了专属的美丽。

      从小听着雪中红梅的身影,始终未亲眼所见,多少次梦到那一院梅花盛开。如伊人之姿态,在皑皑白雪中翩翩起舞,曼妙的舞姿醉了雪夜,醉了今朝。如美人之俏丽,纷纷飘落的雪花像幕帘,如丝绢,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媚,倾城一笑,美艳四方。如诗如画,如歌如泣,美不胜收。

      始终未见梅花的怒放,生命铿锵里燃烧的倔强。虽生活在北方,却总是无意间,一个稍纵即逝的日子,冬天就走了,腊梅长出了新叶,再无清香留存。今年看到腊梅的秃干一直傲立的寒风中,始终未见梅花绽放。都说腊梅,却不知腊从何来?翻阅了一些资料才得知,腊梅花朵如蜡般,或称寒梅,又言雪里花,还有好几个未听过的名字,便是自己喜欢这名字的雅致。

      腊梅深冬绽放,映着白色的雪花,显得清雅脱俗。往年不识梅花,见过那一树的黄色,心中一直猜疑,深冬岁寒,哪一朵花迎寒绽放?恰如冬天如梅,梅来冬正胜,看似梅花,却总与心中那一树红梅有所不同,未见梅花影,不解梅花情吧!

      今年早早的格外留心腊梅树,生怕错过了它最艳丽的时刻。前几日的一场薄雪,未见梅花盛开,这第一场雪的情怀也少了几分兴致。想着看雪花飞舞,观梅花怒放,寒风习习,似雪花与梅花共舞一曲,该是多美的意境。怨梅花不顾冬天盛情相邀,寒冬不寒,雪影寥寥,怎奈梅花负卿之念,还愿久盼不离,定守的一片盛景。

      不料昨夜一场大雪,一夜间梅花园绽放如春,远远望去像夏日里披肩的薄纱,轻轻依偎着大地。微风吹来,像一串串精美的流苏,摆动的千姿百态。慢慢靠近,黄色的花瓣,层层递进,远近高低不同,嗅鼻而来那一阵阵淡淡的清香如酒酿的老窖,韵味深长。此刻,让我想起了崔道融的一首诗“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

      是的,寒冷的风像针刺一般紧贴肌肤,那一缕缕暗香送来,何止腊梅忘了冬季的严寒,怕是自己也忘了独立雪中寒风吹,忘了鹅毛的大雪染白了衣衫。轻轻剥开手套,露出暖热的手指,轻轻触碰那一朵朵娇嫩的蜡花,白与黄相间,让人油然而生一种怜惜的情愫,不觉悲伤起来。

      不知此刻的梅花能绽放几日,那一团团黄色的小花,不忍让它落入雪中。梅花似雪,雪似梅花,然,这奇绝的一景,却要成一场如昙花一现的惊艳,多有不舍。可,待庭院锁不住春风,左右不了寒冬的归去,这一场风花雪月的情怀,该如何收起再观四季?

      周而复始的年轮,总也挡不住前进的脚步。今年腊梅盛景如此,明天雪的身影能否如斯期盼赴约而来呢?那满枝的景色是否还能守住冬天最美的一场相遇?

      愿“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不语的雪中花,粗笔蘸墨画尽了今年冬天的一幅千里冰雪,万里梅香的盛况,纵是凋落风中,随风而去的悲伤时刻,多了几分寄托,心感安慰。

      以梅花为主题的散文佳作篇三:梅花赞

      吟吟兮美人眸兮,顾盼兮君子怜惜。

      ——题记

      天地肃然,你从水墨丹青中走来,带着一缕清幽,除去满身的尘垢,以苍穹为画卷,将你点点心事涂抹。

      蒹葭苍苍,你从漫天迷雾中走来。肆野的杂乱荒芜不了你广阔的心,刺骨的寒冷冰封不住你的热情,你是坚强无畏的;而你不能看着杂乱的开始疯狂,让绝望的更加绝望,你是明智慈悲的;你知它们在反复生死中的渴望与不舍,在四季循环中的无力与挣扎,你怜悯的看着它们一步步成长再慢慢的毁灭,仿若是一场轮回,但你挽留不了一场从心底就开始的自我放逐式的逃亡,你是徒留悲伤的。

      你一直在等待,守着一份祝愿将人间纷扰看了年复一年,护着心里的信念,流浪在时光里,将自己的心事托付给高山流水。你一直在坚持,将内心的孤独化为铮铮傲骨,在冰天雪地里毅然的绽放着自己的幽然芬芳,不去妒忌,不去争春,不去解释。你愿成为天地间那一抹挺拔的身姿,摇曳在万丈红尘,端着孤傲绝然的姿态,站成永恒,不怕伤害。

      不必刻意造型,你要做最真实的自己。一姿一态,枝妙漫影。一动一静,各种风情。气氛可增可减,颜色可添可染,你的美丽是一种自信的极致,绝非寥寥几笔便能勾画出的韵味,你的倔强是一种高贵的清冷,绝非三两句词曲便可以传达出的傲气。

      面颊染寒霜,百春绿意藏。天地幽染香,梅倚后东墙。枯燥冬日里的一抹生机,寂寞黑夜里嫣然而笑的一股活力。

      你在天地静默中求得岁月安详,在飒飒风雪中将生命的时光点亮,在万家灯火中将幸福的尾巴拉长。只要能够绽放,你不在乎时间,不在乎地点,甚至不在乎死亡。呼吸浅浅点点,一切变得可以期待,等候也显得不那么的寂寞难耐。因为你知道总有那么一个冬天是完完全全属于你的,你不必去争去抢,白白的让人看的轻贱了去。

      时光有了思想,流星满足了愿望,你就那么静静的守候在冬日里的高山小院,古寺宝刹,将所有的思念冰藏,守着自己的三寸天堂渡你前世的悠悠情丝万缕。

      你不强求,让该来的来,该去的去。你不忧愁,让该留的留,该走的走。你不放弃,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要怒放自己的生命,所以,万花开尽,唯你独领风骚。可是怎么办了,即使你不愿太过的出色,却还是让人看到了你浓妆淡抹总相宜的妖娆。红的红,红的娇艳;白的白,白的高洁。不管是什么模样的你,总能在第一时间紧紧的抓住观赏者的心,狠狠的撞击着他的灵魂。

      世人赏花不过求的是一份自在和风雅,而你是一种精神一种不朽,不像其他没有灵魂的摆物,只能入眼,不能入心。

      你是真正的绝色,只是太过于隐晦,大多的人看不到你的好;你是真正的有故事的,只是太过淡然,大多人看不懂也猜不到。

      你一直都有自己的缘分,亦有自己的思想。

      不必说你的故事,我懂你的心事。不必说太多的解释,我读过你的心魂。就这样淡然的模样,不去问不去想,我要将你刻在我的肋骨上,只求染上两三缕的梅香。

      不要责备我的庸俗,我只是太过于倾心,才会将你惊扰亵渎。可怎么办了?我就是如此的爱你。

      如此,爱你。

      本文标题:以梅花为主题的散文佳作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1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