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节日文章
文章内容页

清明节上坟

  • 作者: 钱江晚潮
  • 来源: 美文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杭州居住八年,每年清明都是打电话,让弟弟上坟扫墓时,对着逝去亲人为我说几句话,让逝去的亲人们对我有所晾解。

      今年清明,我刚好在家,清明节上坟扫墓,早有准备,这天早晨,天气阴郁郁的,见不

      到太阳,看天气,似有下雨的迹像,让人不由想到流传了多年的清明节古诗: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心中默念着杜牧的古诗,细心做着上坟的准备,准备了两只竹篮,一只篮子装上一盘扎上筷子的肉块,一盘扎上筷子的四只白馒头,还有几挂鞭炮,一盒父亲爱吸的香烟,一瓶白酒。一只篮子装上几捆黄烧纸,就这些东西,用一根小扁担一担,就可以出发了。

      我弟弟独生儿子永军,今年十八岁,长的人高马大,可因为智力有点差,上了小学三年,连名字都写不成,弟弟只好让他下学坐家,是真的坐家看看电视,连饭也不会做。我这个侄子有个好处,只要近门人使唤,他都跑的飞快,无条件听话,又不惹事。

      我对侄子说:“挑上担子,我们去上坟扫墓!”

      我们叔侄二人出发了,侄子挑着担子前边走,我扛一把铁锨后边行,我们清明上坟去扫墓。

      清明的原野,葱绿的麦苗已到膝盖高,麦田里呈献的是麦苗的勃勃生机,这麦苗绿色中,还掺杂一片片油菜花地的金黄,春天乡村的一原野,就是一幅天然的图画。

      今天这幅图画又多了这样的风景,乡间马路上,停有一辆辆各种颜色的轿车,那是住县城,住省城当地村民或他们的后裔,他们驱车从外地赶回,在这个国家法定假日,来拜祭自己的祖先、祖宗。

      这乡村田野里,有坟冢的地方,到处响起了鞭炮声,燃起了烧纸的蓝烟,蓝烟在这田野里袅袅上升……

      这就是乡村田野里,清明节的一道风景。

      清明节祭祖扫墓,查史料,兴起在中国大周朝代,距今有两千五百年历史。杜枚的清明诗产生在唐代,对杜牧的清明诗评价、争论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杜牧在清明雨纷纷中,去上坟扫墓有感而发,说他在上坟路上怀念逝去亲人的悲痛,才写了这首诗。

      又一种说法是诗人是个玩家,他写这首诗时,是在这节日中踏青旅行,要不咋会寻酒家喝酒呢?

      不管怎么说,区区这二十八个字的七绝诗,流传了这么多年,让人时读时有感怀,时有悬念,作者随口吟出的四句诗,没想到会这么经久不衰,这让作者也始料不及吧!

      边看风景边想诗,我和侄儿来到我们的坟上,我们这个祖坟,坟冢不是很多,是一百年前的姥姥起的新坟,说是来扫墓添坟,实际并不需要添扫,因为这坟不是清明才有家人来祭祖上坟,一年来给死人上坟烧纸还有这么几次,一次是忌日,一次是生日,还有我们当地的农历十月初一“鬼节”。

      另外每年农历除夕的下午,也要请祖坟里逝去的人回去过春节。

      因此我家的祖坟一年几次的添扫,经常保持得又清洁、又幽静。

      我让侄子摆上供品,开始放鞭炮,鞭炮放过,给一座座坟莹烧纸钱,边烧还要边念叨,我在每座坟前垂首沉思,侄子跪下磕头。在奶奶的坟前,我沉思了许久,心里在想,应该给奶奶写点什么?这坟冢里的父亲、母亲,还有二大伯,我写过悼念和回忆,现在唯一勾起我回忆沉思的是奶奶。

      奶奶七十三岁去世,那年是一九七二年,她是老死的,就如一棵树,树根一根根枯萎死掉,树干也渐渐干枯而倒掉了。

      奶奶生前身高有一米五,体重有八十斤,到死时全身蜷缩得只剩干柴般的一团,想想一个人,一生会有多么大的潜力,做出多么伟大的事情,创造出多么大的价值,而一旦从这个世界消逝时,竟然是剩那么的一点点,那么的微不足道,就如现在人,当你从火葬场化尸炉化为骨灰时,不管你生前多么伟大,多么惊世超人,多少财富堆集成金山、银山,都仅仅从火化炉吐出一点残渣,在那一刻烟消云散,灰飞神灭。

      人死如灯灭!

      奶奶那么大一个小女人,生养大了四个男孩,一个女孩,并把他们都养大成人,四个男孩中有一个工程师,一个小学校长。

      奶奶养大一群孩子是多么艰难与不容易,因为爷爷在她三十六岁时就急病去世,一个弱女子,孤儿寡母,能把一群孩子给养大成人,养大成材,一个大字不识的小女人,付出的辛劳该是何等的巨大!

      我对奶奶印像最深是,我们家族十来个男孩子中,也许是奶奶认为我是男孩子的佼佼者,带得出去,带出去会增颜面,因此我常被奶奶带出去走亲咸。

      奶奶最常走的亲戚是回娘家,奶奶的娘家是距我家十几里的大汉窑村,奶奶的娘家是人口众多的大户,我记的是人民公社没成立之前的单干年代。奶奶娘家草房子有四、五所,有牲口屋,牲口屋养有骡子和黄牛,还有铁轱轮的大马车。

      奶奶娘家只有一个亲弟弟,这个弟弟会做雨伞这个手工生意,这个弟弟我叫舅姥爷,舅姥爷有五个儿子三个女儿,舅姥爷一家对我奶奶是亲情有加。舅姥爷在那个年代亦做生意亦务农,家境条件不错,他常去接奶奶去他家长住,一住就是三、二十天。

      舅姥爷去接奶奶,老是赶着一头黄牛拉着的铁轱轮车,奶奶老是带着我,那时的乡村土大路,在深深的葫芦沟里,这些葫芦沟土大路的形成,现在分析是铁轱轮车的碾压,雨水的冲刷,土大路才会从平地上陷去,越陷并且越深。

      葫芦沟土大路很吓人,两边是丈把深的黄土岩头,路只有两辆铁轮车宽,往前看葫芦沟无尽无头,往上看几乎是一线天,这样的沟中大路,一个男人平时走着还害怕,更别说小脚的女人,哪年代女人串亲戚没有人接送,是不敢走动的。

      舅姥爷的铁轱轮牛车,在舅姥爷鞭子的胁威下,黄牛拉着我和奶奶,在葫芦沟里前行……

      我记忆中的奶奶,除了串亲戚,就是坐在一架木式纺花车前纺棉花,纺花车在奶奶右手摇动旋转中,发出嗡嗡的响声,如唱着的一首曲子。奶奶左手握着棉花条,花条被纺花车的铁锭子抽成棉线。

      奶奶纺花姿式很好看,如在做舞蹈,她的头还向右歪着,嘴里还啍着小曲。奶奶是又白又漂亮,又小巧玲珑的女人。

      奶奶一生的功德我回忆不完,说不完……

      这时天上降下了蒙蒙细雨,我和侄子挑担开始回家,看着这节日的田野,沐浴着春雨的滋润,我也在这清明节想到了四句诗:

      几滴春雨几滴泪,

      思亲之人欲断魂;

      今年清明来的早,

      游人纷纷祭亡魂。

      2016年清明节于家乡

      本文标题:清明节上坟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14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