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节日文章
文章内容页

难忘那时清明节

  • 作者: 云飘碧天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时光走远,岁月绵长,记忆的星空,总有一些过往,温温柔柔地嵌在那儿,如同一颗一颗的小星星,在时光深处,或明或暗地闪闪发光,也许,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回望,心,瞬间也会变得温温柔柔……

      ——题记

      一、三个韭菜鸡蛋饺子

      在我们老家,清明节也是“姑娘节”,即出嫁的女儿在清明节前或清明节当天,由娘家人捎口信邀请或派人亲自接来在娘家过清明节。

      小时候家里很穷,但每逢清明节,爸爸都会把姑妈她们接来我们家过节,那时候虽然没有什么好酒好菜好吃好喝招待,但姑妈她们还是很高兴地来了。作为嫁出去的女儿,谁都希望清明节有娘家人来接去过节,不仅仅是吃的问题,我想更多的是亲情和面子的问题吧?

      我也开心得不得了,因为姑妈来了,就会把和我同龄的表妹带来,我们俩从小玩到大,因为相隔得有点远,只有节日才能见面,所以那时候的我们都非常盼望过节,不管大小节日,都掰着手指头算来算去,直到见面为止。

      犹记得有一年的清明节,我大概五六岁吧,爸爸把姑妈她们接来后,中午三爹三妈把姑妈她们请到他们家去吃午饭,那时候三爹家的大儿子在供销社工作,所以家境要比我家富裕,相对来说过节要比我家饮食丰富些。

      妈妈因为姑妈她们没吃我家的饭,怕怠慢了她们,也怕失礼了。所以吃完午饭后,妈妈赶紧去菜园子割了一些韭菜回来,打了几个鸡蛋,包了一些韭菜鸡蛋饺子,准备给姑妈他们吃。

      煮熟后,她拿了一个小碗,装了三个给我,哄我到大门外去吃。我不记得哥哥姐姐们都去哪儿了?我也不记得自己当时的表情和心情,只记得我小心翼翼地端着这三个韭菜鸡蛋饺子,慢慢地走到门口的草垛下,慢慢地坐下,先闭着眼使劲嗅着碗里饺子散发出来的香气,然后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吃着,生怕一下子就吃光了,但毕竟只有三个,我吃得再慢也还是很快吃完了,我端着碗怔怔地坐在那里,意犹未尽,口里余香悠悠,那种幽香那种美味啊至今还在嘴里心里萦绕……

      后来表妹端了满满一碗饺子出来找我,我们俩就你一个我一个地将那一碗饺子分吃了,可我却再也吃不出我先前那三个饺子的香气和美味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奇怪,为什么同一个锅煮出的饺子,味道会不一样呢?

      多年以后,当我和表妹说起这事时,她却说她不记得了,只记得和我一起挖荠菜踩高跷闹别扭的事;只记得和我上树摘枣上山放羊去稻田里撵鸡的事;只记得和我上山摘樱桃砍树背到南向店卖钱买本子的事……呵呵,唯独这一件事情我刻骨铭心,她却忘得一干二净。

      前年清明节,爸爸来接我和孩子们去他们家过节,不经意间我又提起了这件事,妈妈笑着说:“梅儿,那时候不是穷吗?饭都吃不饱,有点什么好吃的好喝的,还总想留着待客。要是搁现在这时代,吃不了用不尽的,别说包韭菜鸡蛋饺子,就是包天上的星,只要有卖的,看我不包得撑死你们,何至于给你三个饺子,让你念念不忘一辈子?”

      姐姐听见后却笑着对我说:“梅,你就偷着乐吧你,你还吃了三个,我们几个大的不知被妈妈轰到哪儿去了?连个饺子水都没看到哩!”我听了也“哈哈”一笑,心里说:“这都是因为我是家里老幺的缘故,明里暗里,不知道偷偷多分享了爸爸妈妈的多少宠爱啊!”

      二、放炮

      时间要倒回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了,随着改革开放,田地包产到户,再加上爸爸妈妈的勤俭节约,家里的情况大有好转。清明节不再是单一的韭菜鸡蛋饺子了,也不是只有客人来才可以有好吃好喝的了。鸡鸭鱼肉,鸡蛋豆腐,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摆上寻常百姓家的餐桌上了。社会在发展,国家在强大,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我们老百姓的日子也越来越好了。

      记得又是一年的清明节,姑妈和表妹不知何故没来我家,只有同塆的姑妈来了。也不知什么原因那次的节日盛宴要留在夜晚吃?傍晚时分,妈妈和姐姐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卤的、炖的、蒸的、炸的、炒的……将长长的案板挤爆了。厨房里飘出诱人的香味,让猫儿狗儿趴在厨房不肯挪步。我们也时不时吸吸鼻子,说一声“好香啊!”整个村庄都沉醉在清明的氛围里。爸爸照例在堂屋烧纸烧香顶礼膜拜祖先,我和另外两个哥哥在院子里看大哥放炮。

      那时候没有烟花,也没有组合炮,大炮是一个一个的,小炮和现在差不多,一串一串的,只不过没有现在的无限长。那时候放大炮也是有讲究的,一年十二个月,就放十二个,若遇有闰月,则放十三个,不能多也不能少。我看大哥将数好的炮放在口袋里,左手轻掂一个,右手拿烟轻轻一点,那炮便“嗵”的一声飞到空中,再“哒”的一声飞灰烟灭,很是好玩,心便痒痒的。于是便去央求大哥给一个我放,大哥说:“小孩子家家的放什么放?这炮很危险!”我软磨硬泡,大哥拗不过,只好给了我一个,但申明不准拿,只准将大炮搁在椅子上放。我赶紧跑回屋里,喜滋滋地搬个椅子放在院子中间,将炮放好,忙忙地跑进厨房里用火钳夹了一个旺旺的火碳去点炮,但因为有点害怕,抖抖索索点了半天也没点着,哥哥们在旁边看得都笑出了声。后来我大着胆子再去点,“嗵”的一声炮飞了,将我手上的火钳也震飞了,吓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没回过神来,等回过神来时只感觉手被震得生痛,哥哥们更是笑得前俯后仰的,我气恼地瞪了他们一眼,懊恼地捡回火钳跑进了厨房。

      大哥继续放着未放完的大炮,我则站在厨房门口百无聊奈地看着,突然,我发现牛栏门口的铁丝上挂着一串小炮,心想大炮危险小炮应该没事,于是又兴冲冲地夹了一块火碳跑去将小炮点燃了。没想到这回闯下大祸了,突如其来的鞭炮声,将牛栏里的牛炸惊了,它使劲儿挣断绳子后冲出牛栏跑了出去,哥哥们大呼小叫地追了出去,随后爸爸妈妈姑妈姐姐全追出去了,我吓得赶紧钻进门口的草垛里瑟瑟发抖,要知道那时候的牛就是庄稼人的命根子啊!牛要是丢了,我的小命恐怕也不保了,这样想着,心里害怕极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慢慢黑了下来,爸爸他们终于将牛找了回来,发现又不见了我,于是又忙忙地分头找我,因为怕黑,我赶忙从草垛里爬了出来,沾了一头一身的草屑。也许是我的小样太狼狈,也许是他们对我的宠溺大过苛责,我竟然没有挨骂,更别说挨打了。不过,好好的一个清明节被我搅了个人仰马翻,每每想起,都有些愧疚。

      多年以后当我再提起这事时,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他们或笑而不答,或摇头否认。也许,是他们不想提起我当年的糗事,怕让我难为情吧?也许,是时光温柔的手,将这些岁月中的尘埃轻轻拂去了吧?总之,只有作为当事人的我,因为印象深刻,所以才会刻骨铭心!

      如今,一个人漂泊在异国他乡,对故乡的传统节日,除了向往,就只能靠回忆了。好在时光虽老,记忆却还年轻,时时捡起一片过往,走在旧时光阴里,看一看那时的那人那事,那情那景,心,是温暖的,情,是柔柔的,故乡的一切都是让我魂牵梦绕的,记忆里的清明节啊,在记忆里的星空里依旧熠熠生辉……

      ——后记

      本文标题:难忘那时清明节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1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