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节日文章
文章内容页

又是一年清明节

  • 作者: 白水红叶
  • 来源: 美文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1.生命的脆弱

      前些日子我的一个好朋友不幸被车撞了。

      出事的那天晚上,什么都很平静。我们像往常一样下班,吃饭,饭后到田家炳打篮球,打完篮球到张主任的家里品茶、聊天。什么都有条不紊的,累了就回来睡觉。到凌晨两点钟,一个莫名的电话打了进来,只听见电话那头有非常嘈杂的声音,我大声喊了几声,根本就没有人和我对话,我就想也许是一伙人打牌呢,无意中把我的号拨出了。我气愤的把电话挂了。可是没过几分钟电话又打了过来,我愤怒的把电话接通,还来不及发作,那边就响起了急促的声音“快到协和医院来,ⅹⅹⅹ出车祸了,赶紧过来见他最后一面吧!”。我的心情一下子沉重到了极点,坐在床上愣愣的,想哭又想大喊一声,他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他的行动轨迹,他的悲伤笑容似乎在我的心中从来就没有淡过。怎么就突然出事了呢?我披了衣服,叫了另外两个朋友,飞也似地来到了医院。

      他在急救室里躺着,嘴里不停地说着什么,像是呻吟,又像是骂着很脏的话。他流了很多血,旁边两个人压着,医生正在处理伤口。他的声音应该是潜意识的,没有理智,也是最本真的!我仔细的听着,似乎能平静一些了。过了些时间,我们把他送到了手术室,一个多小时后他被推了出来。还好,他的命保住了。

      可是,活着也不易。

      出来后,他的头被医生包扎过了,还插了尿管。他的伤主要在头上,头皮被碰掉了,颅压也有些高。他躺在重症室里不停地喊着、呻吟着。我们五个人狠狠地压着他,总害怕他动了,对头不好。我们最担心的是他的头,害怕因为我们护理的不慎给他留下后遗症。生命太脆弱了,也许只是不经意的一些瑕疵,就会改变他的命运。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都为他的头担心。医生说,他的头皮如果恢复不好,有可能就要移植头皮。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既给他担心又给他祈祷。

      时间过了两天,他的头部稳定下来了,能说清楚话了,也记起了当时发生的很多事情。我们为他庆幸,他是不幸中的万幸者。可是,他又不断的告诉我们他的两个腿疼,而且疼的不断的呻吟。经过检查,他的右大腿骨折了,左腿膝盖韧带撕裂了。两天后,我们抬着做了右大腿的骨折手术。这次手术,我们又给他捏一把汗。我们最担心他因此会留下后遗症,会因此而改变他的命运。手术做了5个多小时,我们一群人在手术室旁边仔细的数着时钟的脚步。我们每一个人心里都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个伤害或许能使他站不起来。其实,车祸只是一瞬间的事,而这一刹那的过失也许伤害却是永恒的。我们恨死了那些肇事的司机,甚至还有那些酒架的司机。手术很成功,但疼痛不从没有停止过,他又呻吟了24个小时。

      等到我们今天早上赶到医院抬他进行检查的时候,他头上的纱布已经拆了,心态也好了很多,整个人看起来精干了许多。我们抬着他拍了两个腿的片子。大腿骨折的手术做得很成功,并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恢复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但他的左腿又出现了新的问题了。听医生说,他的左腿膝盖骨韧带撕裂了,软组织损坏了,而且股骨头也是粉碎性的骨折,非常严重,也许会留下后遗症,变成跛子。当我知道他有可能要变成跛子的时候,我的心马上就变得很沉重很难受。他是我们单位的司机,我曾经无数次的设想过他的前途,而每一次的设想都不能没有他开着车的样子。他或许应该用单位的车轮撵出一个好的前途。可是现在这些都要改变了,改变的毫无理由,毫无准备。我又问了医生一遍,医生说,除非奇迹出现。

      明天他就要做手术。我们都把希望寄托在明天的手术上,为他担心,为他的未来捏了狠狠的一把汗。

      我们期待奇迹的出现,更期待一个崭新的更加辉煌的人生会被他构建。我们一群人从不懈怠的守着他,他给了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惊喜和一次又一次的惊吓。而这其实都是那个酒后的司机,在那一秒钟没有把方向盘抓好。只是一瞬间,却让我们费尽心思,痛苦万分。加上紧张的工作,我甚至都崩溃了。

      生命的确太脆弱了,即使是最能够创造奇迹的生命,也会在一刹那谢幕!我们应当理解生命,珍爱生命,尊重生命,敬畏生命,为生命亮起自己的那怕孤独抑或微弱的灯火,照出一个前途。其实,生命从一开始诞生就不仅仅属于某一个人。敬畏生命,不仅敬畏他存在的位置,也敬畏用他传承的历史和创造的奇迹。

      清明节就要来了,我离开医院,回去的路上买了些纸币,准备在清明的时候烧给我那些已经逝去的亲人,给她们也送去祝福。祝福的代价也许会很小,但是世世代代的习俗里刻着的对逝者的怀念和对生命的敬畏,却值得我们恒久不变的流传下去。

      2.家乡的槐树

      昨天就准备好了行囊,想回家去看看。

      毕竟清明节来了,思乡、想念家人的感情都凝结到这儿了。每年都有这么一天,每年也不能少了这么一天。我买了一大堆活人都不能用的东西,把他揣在包里,不计得失,不计远近。虽然回家的路很长,但是我永远都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家到底是什么?13年前,为了上学,为了给学校交清学费,父亲把老家就买了。父母一起构筑的温暖的小巢在母亲不幸去世后,在父亲把它卖掉后就彻底的消失了。

      我的思念难道只是那荒凉的坟墓吗?

      早上早早起床,我就给我的堂哥打去了电话。我们是要一块回去的。他比我生活得好多了,已经是乡镇上的重要领导了,家里也有车。我是想要蹭车的。

      他还没来。我打开电脑,在上边涂鸦了一首诗,发到了微博上。“又是一年清明节,满腹心思把家回。断魂指出相思路,何日相逢笑天地!”这首诗只是我信口拈来的,似乎没有什么诗意,只是心情似乎已经到家了一样。

      家应该是心灵的港湾,是心灵休息的驿站。10年前,我在师范上学的时候,曾经写过一首诗——《家乡的槐树》,诗中写道:你是我心里的幽灵/天南地北/只要有你,那浓浓的乡愁就会滋长/看,树叶又在随风飘摇/那是乡愁的风在树中吹起、零落/那是思乡的命在空中挣扎。家破碎了,但破碎的只是物质的。心中的家永远都在,而这抽象了的家,是坚强的、温柔的,也是永恒的。

      村中有一棵千年古槐,最近又被誉为了“天下第一槐”。这槐树应该是我们村的象征。它曾被一个又一个有名的、没名的人拍摄过,放在所有村里人拍摄的纪录片的前面,放在网上。而我,却一直把它放在我的心里。它其实是我对家的记忆和寄托。

      槐树一到夏季长着繁茂的枝叶,我们一群小孩就在下边乘凉、嬉戏,加上它的树冠庞大,中间又是空的,我们就在里边钻来钻去,捉迷藏,甚至我们还在它的树枝上睡觉。那些甜蜜的回忆,我一直都没有忘过。以至于我一想念家乡,一想起母亲,就想起了它。它似乎不仅仅是一棵树,它是我的记忆中最顽强、最亲切的生命,它的沧桑没有人能说得清,它的记忆也没有人能道的明,它神秘莫测又简单如画。

      我们回到了家里。和老家的叔伯们简单的打了招呼之后,我就和一个要好的堂弟去村中看了这棵槐树。它还没有长出叶子,光秃秃的,但依然是那么挺拔、显眼。只不过看上去更加沧桑了。它就想一个历尽了人世间的所有磨练和痛苦后,涅槃了的一个圣人。我们回来祭祖,其实也是回来缅怀生命的。我们要发自内心的尊重生命、敬畏生命,而这槐树就是我很看重的生命。

      随后,我到伯父家和十爸家,他们都给我准备了丰盛的饭菜。其实他们一直都对我很好。尤其是母亲走后,他们更加照顾我和弟弟,但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把思念寄托到了一棵槐树上,而不是家乡的亲人那儿。我的忽视,我说不出理由,但是我从理智上却深深的自责,槐树并没有养我,而亲人却给了我活着的理由。我想其实那槐树和亲人应该是一样的,都是我思念的对象,而那槐树则是我对亲人思念的一种惦记和表达吧!

      而现在,我也结婚生子了,刚迁进了新居,也有了自己幸福美满的新家。我怀念过去的家,更会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3.荒凉的坟墓

      我们一群人,挑着上坟用得坟签、纸扎,拿着?头,提着丰盛的饭菜、纸币,还有用纸糊的金条、金元宝,慢慢悠悠、摇摇晃晃、有说有笑的就来到了我们的祖坟地。

      母亲是这里埋得最年轻的人,坟墓在最外面,老远就能看到它荒凉的趴在那儿,旁边没有松柏,也没有墓碑和围墙,只有那已经开的黄亮黄亮的迎春花笼罩着。

      走到跟前,我的思维一下就凝滞了,一种想哭的感觉涌上了心头。母亲没有福气,没有享过什么福,没有看见我们过上好日子就离开了。我站到那儿,愣愣的,心中不断地扶起母亲的面容。

      母亲走得太早了。

      那个时候,我和弟弟正在初中上学,我正面临中考,弟弟刚上初二,都是关键时候。

      那一年,我们家的灾难彻底的来了。母亲一直身体不好,得过胆囊炎、胆结石,胆结石手术后又患了胆道结石。这些病一直缠着母亲,也折磨着母亲。母亲疼痛的在床上爬来爬去的样子我一直记着。

      记得有一次母亲疼得受不了了,就让我到离我们村有好长路,还要翻一座山才能到达的地方去找父亲。父亲那时候在山中的一个小村里教书,而我那时很小,大概十来岁的样子。我独自一人,凭借着别人的指点,翻山越岭的就去找父亲了。那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人翻山越岭,心中害怕极了,也充满了对母亲病痛的焦虑。路上根本就没有想过怎么能到,会不会遇到危险,只是一步不停的大踏步地走着。

      等父亲回来,母亲就被送到了医院,并且做了第二次手术。这次做的是胆道结石的手术。母亲回来后,肚子上留下了一道很粗的刀疤,那个刀疤一直就刻在我的心里,至今不敢忘记。

      母亲的勤劳和贤惠最使我感动。父亲是民办教师,一个月挣一点差不多能糊住自己口的工资,而且多数在离家很远的地方,照顾不了家。家中留下妈妈和我们兄弟,还有干不完活的将近十亩地的苹果园。妈妈虽然一直被病魔缠着,但却从来都没有懈怠过。妈妈前后做了两次手术,每次手术一回来就钻到地里,辛苦的劳作。我们一家人的花销,我兄弟两个的学费全来自这里。如果遇上好的收成,我们还能买几本课外书,还能在过年的时候添几件新的衣服,还能在乡中的灶吃几顿好的。如果收成不好,我们就只有被冷落的份,经常被学校老师撵回去要学费,新衣服、好吃的就更谈不上了,勉强每周有足够的馒头吃,有从家拿的凉拌的白萝卜丝吃就算是不错了。

      而这些清贫和辛苦其实我们都能受得了,我们受不了的是母亲突然就离我们去了。母亲第二次手术做完后,没过多久,肚子又开始疼了。这次疼得更加要命,母亲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母亲终于忍不住了,就和爸爸一起到县里做了检查。检查完后,母亲就很久再也没有回来,母亲在县医院看了些时间,就转到西安的大医院去看病了,经常能见到的只是父亲回来借钱。快过年了,父亲回来了,就将母亲的病情告诉了我们。母亲患了癌症,而且是晚期。由于前边患过胆上的疾病就被医生忽略了,也因为母亲已做过两次手术而不能再做手术了,只能到西安进行化疗。化疗的费用非常昂贵,每两次就相当我们兄弟两个人一学期的学费。母亲在西安住院,我们两无论怎么都吵得要去看看,但家里太穷了,我们只能在家里远远的悲哀,远远的祝福。父亲到处借钱,也贷了好多高利贷。可是这些都没有把母亲的病看好。

      母亲终于回来了,在离开我们前的一个月,母亲变得瘦的不成样子了,头发也脱落了很多。她每天躺在床上,大姨、二姨,还有四个舅舅都来了,每天陪着她。她每天都被疼痛折磨着,父亲托人从医院买的笃鲁丁打了一针又一阵,也不见有效果。姨夫用针灸的方法扎遍了她的身体,她也不见丝毫轻松。母亲应该是被病痛折磨去的。那天,我回家背馒头,母亲把我叫到身边,给我说,你要照顾好你爸爸和弟弟,要经常到外婆家转转。我答应的很痛快,可是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这竟然是母亲留给我的遗言。

      两天后,我们被叫了回去。我们在家里的大房底下见到了母亲。她安详的、平静的躺在那儿,一句话也不说。我不相信母亲走了,就这样不声不响的走了!我不知道我是怎样离开母亲身边的,泪水在那一天就流完了。剩下的只有思念和悲哀。

      我带着对母亲无穷的思念参加了中考,上了师范,教了书,结了婚,有了孩子,有了自己的家。

      十三年来,我不曾一次在这一天落下对母亲的回忆。虽然我知道,我的祭奠都是空的,都是活人的心思,母亲根本就无法感知。但是我还是不能停歇,母亲是活在我的心里的。

      我随着父辈们在祖先的坟墓上一个一个祭奠后,最后又回到了母亲的坟前。我们跪在前边,把纸币点燃,把准备好的饭菜扔进火中,坟墓上的迎春花上也挂满了我们制造的色彩,变得不再孤单,我们希望母亲能够在另一个世界享用这些东西,不再孤独。

      我跪在坟前,不仅是为了怀念母亲,更是为了暂时的了却这段记忆,也是为了对生命发出由衷的眷恋和敬畏。

      我爱这些生命。

      本文标题:又是一年清明节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15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