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节日文章
文章内容页

清明节纪事

  • 作者: 雪魄冰寒
  • 来源: 美文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清明节纪事

      清明节既是节气又是节日。从节气上来说,它是24节气之一。从节日上来说,它是祭祖日。清明一到,春回大地,万物复苏,一年的劳作从此开始。祭拜祖先,追忆先人,也同时进行。踏青节、扫墓节、聪明节都是清明节的别称。

      工作再忙,每年清明节,我都要回家祭祖,这是雷打不动的。个中原因,除了因为我是同辈中的老大,应该在各方面给弟妹们做出榜样外,更重要的,是自己一直敬奉这样一则人生信条: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先祖都不放在心上,那还会把什么放在心上呢?报纸上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则新闻:某地方在选拔任用领导干部时,把是否孝敬父母作为考察的重要内容之一。且不说这种做法是否切实可行或有可能流于形式,最起码出发点和愿望是好的,在世风日下的现今社会,我在心里对此举是举双手赞成的。父母带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教育和扶持我们走过了大半的人生路,既是我们的亲人,又是我们的师长,更是我们永不背叛的朋友。前半生是父母养育我们,后半生我们就应该加倍地孝敬父母,窃以为,这是人和动物最显著的区别。所谓禽兽不如,在某种程度上形容不孝敬父母的人是最为恰当的。孝敬父母,就应该从孝敬祖先做起,告慰泉下亲人,就更应该善待身边的亲人。

      像往年一样,堂弟开车接我回家。今年清明节天气特别好,久未出城,我惊讶梨花、杏花、桃花已经开遍了田野,到处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阳光照得人懒洋洋的,让人感到节气似乎已经和夏天接轨。春天是如此的美好,但又是如此的短暂。不经意间,一年的四分之一已经过去了,就像还没有来得及回味,就已经倏忽间远离我们的青春。“十六岁的花季只开一次/但我仍在意裙裾的洁白”,年轻时喜欢的席慕容的诗句仿佛就在昨天,但却已经无奈地搭上了青春的末班车,把些许的遗憾和感伤留在了青春的花瓣上。我知道,如果再不懂得珍惜,一味地沉湎于感伤的回忆,连夏天也将要逝去了。

      到了老家,二爸一家已经做好了热腾腾的饭菜在等着。二爸从部队转业后,在长庆油田当工人,80年调回到县农机修造厂工作。上班不长时间,厂里要加工一个新零件,全厂没有一个工人会做。二爸把车床倒着开,加工了出来,一下子成了厂里的新闻人物,后来当上了业务副厂长。95年下岗后,购置了两台车床,在老家开了个加工厂,守着老家的摊子。

      二爸告诉我,说远在西安的大姑也要回来祭祖。我非常高兴,往年大姑是不回来的,因为按照过去我们这里的风俗,女性是不上坟祭祖的,这几年已经不太讲究了。在父辈中,除了父母,大姑是最疼爱我的人。上师范的时候,周末不回家时,我经常去大姑家,给上小学的表弟辅导功课。那时,大姑父还在甘肃某军队医院工作,大姑是西安某军工厂的电话接线员,一个人既要上班,又要带着表弟,很是辛苦。大姑每逢周五休假,我去时刚好是她的周一,但大姑总要忙里抽闲,给我做几个好吃的菜,慰劳我肚子里的馋虫,以至于我像馋猫一样,扳着指头数着盼着周末。每到我要回学校时,大姑都要给我十块八块的零花钱。那时我特别喜欢看书,家里经济不宽裕,买书的钱大部分都是大姑给我的。那些书,都被我保存到现在,时常被儿子翻出来看。每当看到这些书,我都会想起大姑。大姑4年前从工厂内退,一年前表弟结了婚,小两口都要上班,大姑就一心一意地当起了家庭主妇。

      正在沉思间,三爸从里屋走出来,我赶忙问候。三爸是父辈中长得最帅的,很小的时候就招到县剧院娃娃班学戏,但没什么文化,又不肯吃苦,演的角色都是跑龙套的。每次家里人带着我,拿着剧团分给三爸的戏票去看戏,我总是睁大眼睛找三爸,但总是找不见。后来,三爸调到了县供销系统工作,似乎一下子找到了用武之地,没上过几天学的他对商业却“术业有专攻”,曾经获得过商业系统职工技能大赛的第一名。在八十年代开始的改革的大潮中,商业系统首当其冲,改组改制。三爸脱离原单位开了个商店,干起了个体,成为父辈中最先富起来的一个。但很不幸,前年吃里一场官司,元气大伤,商店开不下去了,就到农村承包了一块土地,建了4栋蔬菜大棚。我看见三爸明显地黑了、瘦了,只有一双大眼睛还能看出些帅气。三爸财大气粗的时候,往年是不回家祭祖的,总是以生意忙走不开的借口来推辞,大家都很生他的气。自从吃了官司,三爸仿佛觉悟了,每年清明节祭祖甚是积极,今年更是提前一天就回来了。

      说了一会闲话,大姑回来了,大家围着她问长问短。大姑看起来还是那么白皙不显老,但笑的时候,眼角的鱼尾纹告诉我,她已不是定格在我青春记忆中的那个漂亮动人的大姑了。

      大姑告诉我们,表弟媳妇3天前生了个千金,大家都恭喜她荣升为奶奶,问她什么时候给孩子过满月。我看见大姑虽然高兴,但眉宇间还是有一丝淡淡的失望。

      看见父辈们,想起他们多半生所经历的风风雨雨,让人不禁感叹岁月的沧桑。不管圣人还是凡人,无论是元首还是平民,在你自己改变自己的同时,时间也在无时无刻不在改变着你。自己改变自己可以选择,但时间改变自己却永远无法选择。想起那些年轻时尚未实现的的梦想,我就想对朋友们说:若是你自己想改变自己,就决不能辜负了时间啊!

      吃过饭,我和家人到爷爷坟前祭奠。随着一阵清风把化为灰烬的冥币吹散,我在内心祈祷爷爷在天堂能够过上好日子。爷爷是一个手艺人,解放前在车行里当学徒,学会了修理自行车的技术。凭着这套手艺,养活了一大家子人。爷爷辛勤劳作一生,却一辈子都没有骑过一辆新自行车。爷爷临终的时候,我在上教育学院,赶回来的时候,爷爷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没有看上爷爷最后一眼,成为我这生最大的遗憾。

      人生本来就是由幸运和遗憾拼插而成的,两者各占一半。有人抱怨幸运总是擦肩而过,而遗憾似乎总是形影不离,其实这是没有完整地看待人生。自然孕生万物,视之为刍狗,不偏不倚,这就决定了命运待我们每个人都是公正的。之所以觉得遗憾多幸运少,是因为遗憾在我们心中刻下的记忆太深,或者是遗憾刚走,幸运还未曾来叩门的缘故吧!

      祭奠回来,太阳已升到了头顶。我只请了半天的假,下午要回去接着上班。于是,我向家人辞行,大家送我上车,嘱咐我要努力工作,为家族争光。从句句朴素的话里,我感受到了亲人们的关心和对我的无限期望。我知道,在亲人们的呵护下,我已经成长为一棵日渐繁盛的大树,回报养育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是义不容辞的。不要说为党为国为人民如何如何这些大话,就是为了挚爱自己的亲人们,也应该把自己所从事的这份工作做好,让他们脸上有光。

      人生的道理,说深刻就深刻,说简单就这么简单。

    本文标题:清明节纪事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15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