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章节日文章
文章内容页

清明节忆父亲

  • 作者: 网乐行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清明节,我民族之传统祭祀节日,缅怀先人,继承传统,繁旺后世,节日意义之所在。今写此文,《忆父亲》,为今年清明节祭父之纸文。

      父亲是在1986年7月22日早晨,突发脑溢血而离人世,享年72岁。他是他那个时代贫苦农民的典型代表。他在世时,给我讲过我家的历史。

      我家祖籍在山东,我太爷清末携家老小逃荒到了口外,(老人们都以古北口为界,北为口外,南为口里)落脚到隆化石片。我爷爷后来又带妻儿落户围场。我父亲就是在1914年出生在围场的。他在世时,每年清明节,都到隆化石片去祭祖,石片是他的老家。

      父亲脸朝黄土背朝天,土里刨食渡一生。

      解放前他居无定所,东挪西搬,食不饱腹,衣不蔽体。以租地或打短工养家糊口。我朦胧记事时,大姑父帮助父亲,在小北沟的场院边,压了一间马架,(像窝棚一样的房子)是算有了定所。遇到兵荒马乱,还经常“躲兵”,生怕被抓去抬担架、当劳工。有一次,“老西”的部队来了,(国民党孙殿英部队,“孙”是山西人)找老乡给带路,父亲躲不及,藏到地窖里,一个兵到地窖口,朝里喊:“出来,不出来打死你!”实际他没看见人,是瞎咋呼,说完,他朝窖里打了两枪,就走了,万幸父亲没受伤。

      1948年,家乡解放,进行土改,我家五口,分了二十亩地。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有了土地,又有哥哥做帮手,家庭生活基本有了保障。以后,父亲跟中国所有农民一样,入互助组、初级社、高级社、人民公社,土地归集体,出工挣工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经大跃进、吃食堂、低指标、瓜菜代,度三年困难时期,1964年母亲去世后,他随哥哥,又历文革十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土地承包,所有制改变,他也进入了老年。

      他前半生主食是糠菜,后半生主食是玉米面。只有过年才能吃上一点肉、几斤面,一辈子没尝过海鲜。他辛劳一辈子,没穿几件新衣,没盖几床新被。看闺女几十里都步行,坐过有数的几次汽车、火车,没看过飞机、轮船。兜里很少有零花钱。晚年患了高血压和淋巴结核,也没得到及时治疗,一生中,遇有头痛脑热,很少买药,揪脖子、拧脑门、拔火罐是治病良方。他的嗜好,就是吸烟,每年都在菜园边,自己栽上几颗烟叶,不够抽,到秋天,我再上集给他买些,烟口袋和烟斗是他一生中最亲密的伙伴。

      父亲大爱,数不尽,说不完。

      1964年我住院做脾切除手术,七天没下床,妻子带三个月的女儿,不能去医院伺候我,是父亲端屎端尿,守在病床边伴我躲过死神。

      1963年,生产队年末结算,(我妻子和女儿是农业户口,她们的口粮每年秋从生产队分回)欠生产队里的口粮款必须交上,我长休,领取每月工资31.50元的60%,我没钱,是父亲把自己一年劳动节余30多元代替我交上,(1962——1964父亲、哥哥、我,一家为三,各自单过)那一年社员出工一天才挣5角钱。

      人在一生中,有三大不幸,即少年丧母、中年丧妻、老年丧子。他摊上了两个,在他49岁那年,(1964年冬至那天)我母亲病逝,可算是他中年不幸。之后他随哥哥一起生活,终日出工劳动,少言寡语。我在外面工作,只有星期日才能回来,我又有孩子老婆一大堆事,回来需要处理,很少陪他聊天说事,他有苦闷孤独,我却不知。

      1986年5月,哥哥因患脑血栓,在承德建安医院治疗中不幸去世,此事纯属医疗事故,院方请人做好了正常死亡的鉴定,嫂子是农村妇女,去了后,也说不出啥来,按院方安排,把尸体运到火化场,就待火化,我去时,一切都已处理完毕,我无计可施,只有把苦痛埋在心里。我悲、我怨、我忧、我痛……。

      安葬了哥哥,我要把父亲接到我屋里住,我要赡养他、孝敬他,我要让他幸福的过好晚年生活。在亲邻参加的家庭会上,我讲了我的安排,他哽咽无语,他没回应,我知道他失儿心痛……

      一个月后,我突发心梗,也住进了医院。

      大儿子死,二儿子病,如果……两个家都没了顶梁柱,剩下两个寡妇儿媳拖儿带女,这个家……

      一个72岁的老人,又有高血压,怎能经得起这么沉重打击!在一个清晨,他无声无息的走了,他带着老年丧子之痛走了,他带着对另一个病儿的牵挂走了。

      他走时,我还在离家150公里外的承德二六六医院的病床上输液。我还在祈祷苍天,再给我几年时间,送走老父亲我再……

      一个月后,我出院了,出院时,妻子不得不告诉我,她和嫂嫂一个月前就把老爷子送走了。

      我沉默、我心碎……

      回来后,我请人刻了石碑,把要对他说的话写了文字,在他墓前,点燃了冥纸,三跪三拜,算是尽了我的责任和义务。

      父亲离世24年,我们父子常在梦中相见,醒来后,袭上我心头的,都是无限的伤感、悔和怨……

      本文标题:清明节忆父亲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1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