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美文伤感美文
文章内容页

孤守旧地,恍然劫难

  • 作者: 守住时间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微微的凉意泛起,在春尽时,春到尽头时,原来是消逝,四月里,绿柳映红,池水涟漪中,浮萍漾然,寂静中只闻鸟语悠然,无法弥散的是溢荡袅娜的雾气,山间萦绕中,明眸弥蒙张望,孤影凄清,轻轻哀叹,转身归入房间,暮色渐深后,依旧鸣唱着幽歌,循环反复间,低声哼唱着熟捻的旋律,不休不止。

      以为一些事过度了,安放了记忆里零碎的片段后,一切便释然了,然,当寂寞夜夜进占时,自持的坚强颓散了,脆弱扯彻了内里,一次次无助,双手紧握,黑暗中倚坐于床上,埋头抱膝,没有言语,时而淡笑,时而寂然,细若游丝的气息,闭上了痛涩的眼睛,努力地凌晨睡去。

      指尖触摸键盘过久,会忘了原来可以张开臂膀感受风速,也忘了其实可以拥抱身躯,吸取温暖,冰寒的体温,早已习然了,因此一直冰藏,倘若可以,希冀心温冰点,如此,便冻藏了深切的隐痛,无痛无忧,只是,期许难遂,且心间囤积了厚厚的尘埃,染上了一层暗灰的底色。

      习惯于把时钟调快,分秒之间,无法拒绝时间的轮回,一天又一天,反复存活,足迹留下后,不曾回头顾盼,只因会惊惧不舍继续前行,有时,我是那么的决绝地行走,头也不回,脑海里仍旧清晰的是背影,转身后,容颜泪痕斑斑,无人知晓,终于明白,带着纠结的隐疾奔走,原来会疲困,只是如今,经已忘了该如何卸下。

      时常念想,如若可以,奔赴遥远的地方,一个人旁若无人地行走,文字里记录着点滴,苍穹南北,在远方静静地想念,可以穷尽思绪,可以衰竭灵魂,一个人逃离,陌地里惦念,无欲无求。

      隐隐中似乎预料着自身寿命的短暂,因此文字里书写着生活,书写着青春痕迹,书写着那个男子,倘若终年逝去后,仍能作为曾经存活的印证,这便足够,生命的旅途里,那些人,那些事,都深深烙在了记忆里,无需刻记,便日夜缠绕脑际,残痕深潜,直至生命终结。

      空白的思维,无处可寻的字词,意识飞散模糊,指尖停顿,文辞凋落在自语呢喃间,良久也敲不出一字一句,浓烈的恐惧感尤生,是言语堵塞,还是从此语竭了,或许连陈说的能力也在瞬间失去了。

      一日,不经意间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头像,循迹进去,原来只是一个陌生的人,顿然笑了,迅即想起他早已变换了头像,且怎会在这里出现,当即悄然退出,攸关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刺目,只需瞬即就吸引了眼球,才惊觉他不曾在心里远离,绝然的等待中,习惯了孤凄地念想,尽管他从不想起,或许他早已离场,依然独守旧地,倔强地执着,这是傻,这是痴。

      长长的时光里,一个人执着,疲累侵袭着孱弱的心脏,抚摸着及腰的秀发,丝丝缕缕,断开了联系似乎很久很久了,翻开日记,看着日期,一页页细看,墨迹干涸陈旧了,泪滴滑落于纸页上,字迹模糊泛散,无力地合上,以为便可以尘封了往事,锁上了记忆,然,自知这只是短暂的熄灭。

      触抚着深蓝的封面,内里存积了千言,满布的呢语诉与谁知,清楚他从不稀罕这些温词,因此不曾告知,容许我独留这仅存的自尊吧,那么重遇时,也能够微笑自若,璨若如花,只是我还可以吗,只怕街角相遇,或转身远离,或陌然擦身,背向而行。

      悄无声息地进入了他的空间,安静地看看他的照片,一次次失神,盈泪,轮廓朦胧了,然却清晰地印在了心房,时刻温习,偶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也会侧目注视,直至身影远去,才收回目光,恍然间,心扉落魄孤寂,继续行走。

      恍惚中,楼梯上跌落,双膝跪地,小腿裂痛,触伤了曾经的痛疾,熟悉的跌落过程中,忆起了一年前的那次滑落也是如此,从此小腿便时常创痛,炽烈的疼痛烙在了脚上,轻扶墙壁坐在阶梯上,看着蒋忧心的脸颊,轻轻地笑着,安抚她,片刻后,笑着继续前行。

      跌落之时,意识恍然未知,没有惊叫,也没有惊惧,而是此前便预感,似乎会跌落,果然,刹那间身躯前倾跪地,于滑落中暗想,就这样一直跌落吧,完结了一场劫难,微笑淡静,以为会滚过阶梯抵达下面,以为可以在跌落过程里就此碰撞中丧失了记忆里的片段,一切的以为终究没有发生,我依旧记得,依旧念起。

      小腿再次淤黑一片,药油轻轻涂抹,筋骨疼痛钻心,如今躯体也在惨败不堪,步行中也颤痛不休,疾痛的终止需要一个长远的过程,或许会一生缠绕,至死方休。

      稀少的消息得知他病了,在他空间里一个荒芜的角落留下了只言片语,仍旧是简短的一句话,病了,记得看医生,要吃药,快速地按下确定,便逃离了,泪经已侵湿了指尖,任其泛滥,任其淹没,我早已沦落在他的世界里,不自觉间丢失了自己,总以为努力微笑就能够快乐,以为留守彼岸,他便会靠岸,只是我忘了微笑也可以是凄然,他亦可以随水而流,继续寻觅。

      既然寂寞难逃,那就孤独一生吧,今生过后,不再轮回,用一生来完结此般的劫难,是恒远的,也是深切的。

      苍凉的想念里,始终是一个人的独角戏,帷幕落下后,没有观众,主角离场,孑孓茕立,因此时常在疲累中沉堕,下坠后,深渊里观望黑暗,淡定安然,这样的落幕,染满了凄寂悲凉,我仅仅是他的一个驿站吗,暂时停留,过客匆匆。

      想他的时刻,手指划过书页,一遍遍写着他的名字,无痕无迹,心里叫喊着他,指尖于心房上默刻下一字一笔,熟捻的笔画,刻进了心骨。

      平静的日子飞度而过,四月将快流走了,繁花盛放,馨香飘渺,默然地看着那嫩芽锦花,失神片刻,一场繁盛的终结会是糜烂,花如此,我亦然。

      游离在四月末,眉宇间愁绪积聚,尘灰的往事零散,寻不回童年的大段忆记,美好的片段总是稀少的,努力搜寻终是枉然,离散的人事让他们沉落,驱逐的人事里,摒弃了尘烟流年,只是为何一些人和事总是会时时浮现,占据了心头,哀痛难忘,记忆中相随。

      有些遗失重获,潸然泪下。

      惊喜中,买回了丢失的戒指,看着熟悉的纹路,古旧的图纹,银白的色泽,抚摸着这枚记忆中铭记的戒指,如获至宝,轻柔地戴在了右手食指上,苍凉的食指觅回了溢彩,触摸着于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戒指,以为它就此消逝在我的世界了,却在绝望后,盼见了,握着它,微笑着泪光闪烁,从此不再把它遗失,一定,一定,戴着它陪伴自己过度生死。

      夜深了,孤灯下观望那清晰的纹理,以后,想起这消逝的饰物,可以不再悲泪长叹了,看着它安然地套在食指上,再次泪湿眼帘,终于找回了,一片安然。

      梦中惊醒,迅速地抚摸食指,恍如于梦中泅渡般,醒来便手指荒芜,戒指真切地套在手上,被窝里谧笑,这一切的真实,仿佛那一段的落逝只是深陷了一个冗长的梦魇,沧桑笑颜坠跌在经年,久远得陈染了烟灰,弥合了这道血迹斑驳的裂痕,流转在时间的无涯里。

      缝合了浅伤,然,那些细碎的深痛呢,可以敷合吗。

      在此谢谢蒋寻回了那丢失在时间里的戒指。谢谢。

      本文标题:孤守旧地,恍然劫难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16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