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日记伤感日志
文章内容页

流年落尽,泪眼尘埃

  • 作者: 封情舞韵
  • 来源: 美文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风吹起的流年,散落到尘埃里,落尽的飞花迷离了谁的泪眼?

      ——题记

      流年本该随着时光机的转动渐渐远去,但有些未被时间抛弃的流年堆积在繁华如烟的尘世,这便是回忆。如果昨天的点点滴滴慢慢老去,坠入尘埃,又怎么会有如此之多的爱恨离愁?那些美好的记忆,灿若星辰,洋溢着夜空的璀璨,而那些本该忘记而又无法忘记的记忆,像是恶魔一样缠绕着你,令人窒息,常伴的是隐隐的痛彻心扉,不曾磨灭。有些事情,真的不愿提及,但是现在又勾起了无尽的痛苦的回忆......

      我知道有一个词叫做血浓于水,至爱亲情是世界上盛开的美丽花朵。而我,不禁要问,爸爸,你到底是不是爷爷奶奶亲生的,还是只是一个被收养的小孩?这个问题憋在心里已经好久好久,却一直不敢开口,事实上答案早已知晓,只是怀疑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父母?

      我出生在农村,那时候家里有几亩地,爸爸因为工作不得不久住常州,因此,家里所有的活儿都揽在了妈妈的身上。农忙时,邻居家都已把稻子晒好装进蛇皮袋运入家里,我家的稻子还躺在外面,眼看就要下雨了,妈妈一个人一手撑着口袋,一手把稻子倒入蛇皮袋,才几个月大的我坐在廊檐上嚎啕大哭。我的爷爷奶奶呢?他们坐在家里乘凉,对我的哭声不闻不问,最后,还是在邻居的帮忙下妈妈才赶在下雨之前将稻子运到屋里,然后抱起地上的我和我一起哭,原谅那时还很无助的我。

      看到别人家的菜园五颜六色,丰富多彩,妈妈也拿起铁锹辛勤地劳作,一边种菜,一边还要照看坐在一边玩耍的我,有一次我竟然将地上的鸡屎放在嘴边,差一点就要吞了进去,妈妈慌忙地夺开,她是那般心疼,那般内疚,那般无奈。我可怜的妈妈,竟然连上厕所都要把我抱在怀里,生怕出什么差错。我的爷爷奶奶此时此刻又在哪里?做些什么?

      我是一个没有爷爷奶奶疼爱的孩子,但我从来不遗憾,我不会奢求那些自己永远都不会得到的东西,幸运的是,我有一个好妈妈,够了。

      为什么我的爷爷奶奶如此狠心?我始终想不明白,妈妈也忍受了几十年。他们会在烧好饭后叫村里这家的孩子那家的孩子吃饭,对我们母女却什么也没有,甚至连一张吃饭的桌子都是用两张不完整的板凳拼凑起来的。对于妈妈在生活中遇到的困难,他们没有伸出过一次援助的手,没有说过一句宽心的话,有的只是在一旁看笑话。我知道,自古以来婆媳关系比较艰难,但是这般田地的还是头一回见到,三生有幸。

      后来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妈妈与爷爷奶奶协商不成,即使农忙时先帮爷爷奶奶家完成,然后再忙我家的,他们都不答应。所以,妈妈让爸爸带着刚满周岁的我远去常州,无数次听爸爸说,那日妈妈把我们送到车站,泪水浸湿了她的衣服,妈妈追着火车跑了好远好远,我知道她心中的不舍与难过。刚到常州的我因为水土不服,天天腹泻,几日下来,竟然瘦了好多,与我们相隔万里的妈妈一定也消瘦了不少。

      年幼的这些记忆我都是没有的,也不可能记得,这些是妈妈后来告诉我的,我完全相信这些事事实。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爷爷奶奶是出了名的蛮横不讲理,如果和妈妈吵起架来,他们一个拿刀一个拿绳子。我的妈妈怎么可以忍受这么多?别人不知道的是,有一天夜晚,妈妈穿好了衣服,梳洗好之后,一个人悄悄离开家里,准备结束自己的生命,如果一个人连死都不惧怕了,那么可见他对这个世界有多么地绝望。妈妈在风雨里徘徊了一夜,她不想自己的孩子从小失去母爱,又回到了我的身边。哦,我亲爱的妈妈,女儿差一点失去了您,谢谢您的没有离开。

      妈妈在婆家所遭受的苦和累不是用言语就可以形容的,不是用文字就可以言表的,自始至终,这一切都令人难以置信,但它确确实实地存在了。七岁以后随爸爸的工作,我们一家人搬到了城里,虽然离开了爷爷奶奶,但是逢年过节他们冷淡的态度和一副等着妈妈做饭的架势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还有那间弥漫着老鼠尿味道的房间,那就是除夕夜的房间。吓得令我和弟弟以后都不敢回去,或者就是坚决不在老家过夜。

      那一段段,那一幕幕,像一把把利剑,深深刺痛了我,这个伤口好深好深,纵使鲜血淋漓,我还是使劲用舌头去舔,因为妈妈都能够承受,忍耐,我知道她是天底下最好的媳妇,那么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他们平时不会记得有这么一个儿子,在他们眼里,小儿子永远都是宝,他们操劳了一生,辛苦了一生,为的又是谁?爸爸妈妈尽到了子女的责任,而他们可曾为儿子做过什么?他们的不解,他们的无理,他们的自私,令人震惊,天下为何竟然有这样的父母?难道他们没有对大儿子一点点的爱吗?我为爸爸抱不平,为妈妈鸣冤,为自己的童年悲哀。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哥哥就不会在三岁时溺水身亡;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妈妈不会差点被毒蛇咬死;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我不会差点落井身亡;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爸爸不会得忧郁症......我不是一个善于记仇的人,但这些血的记忆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里,是令人销魂的梦魇,我无数次呼唤着我的哥哥,他一个人在天堂还好吗?妈妈所受的苦,所流的泪,是他们三生三世都无法偿还的。一直以来,我帮他们在妈妈面前说好话,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以为他们会良心有所发现,可是,我错了,真的错了,我彻底地被打败了。我读过千万种小说,为什么没有一个版本是这样的?现实堆积的谎言,撞碎了谁的童年,谁的欢颜?

      碎影流淌的年华,被尘世打翻的流年,尘封在记忆的匣子里,与满天纷飞的落花一起埋葬。殊不知,世事难料,今日得知,奶奶得了胃癌,只剩下短暂的寿命。面对昔日间接害死我哥哥的凶手,我该如何对她微笑?我的矛盾,我的纠结,涌上心头,却无能为力。妈妈还在悉心地照顾她,我又能说些什么?面对这样一位老人,我又能怎么样呢?

      现在,所有的人都在围绕着她转,爸爸痛心地说:“怎么样才能减轻你的痛苦?”奶奶住在我家,我真的受不了那种场面,好想逃离,好想躲避,我不忍心见到这些场面。我是心疼自己的爸爸,我好担心他会被拖垮,我好害怕......爸爸自己都在吃着治疗抑郁症的药,工作的事情,家庭的事情,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我想帮他,却发现自己原来是这么的卑微。爸爸真的已经很累很累了,求你们不要再让他陷入绝境。

      这些年,我甚至几乎是掩埋了那些不愉快的记忆,我努力地让这一家人和谐,对他们保持微笑。在最后的日子里,我会做好一个孙女该做的事情,所有的泪水就让它在今夜流尽吧,哭过也就什么也没有了。

      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以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她,她未曾抱过我一下,如今我要在医院照顾她,包括她上厕所。看着她也很可怜,东西已经吃不下去,喝了汤就吐,只能依靠打点滴维持最后的生命。兴许是这样,妈妈和我都不再计较什么,妈妈说不管她曾经对我们如何,做子女的只求问心无愧。家中不再宁静,每天家和医院两点一线,如此奔波。

      我没有办法看到爸爸妈妈每天这么辛苦,更不忍心妈妈每天那么累,她身体上累,心灵上更累。看到妈妈憔悴的面容,看到妈妈皱起的眉头,看到妈妈日渐消瘦的身影,我心痛,我心疼。我已经跟他们说好,用整整两个月时间去照顾她,放弃了自己原本打算做的事情,她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做她的护理,这是一个做孙女最后能做的,只求心安,不管自己多累也要坚持下去。

      我不希望因为他们而让我失去父亲,他承受得已经太多太多,他是一个孝子,只是不希望因为他们再引起无端的争吵,祈求不要把爸爸逼上绝路。看到彻夜未眠的爸爸,看到他满脸的愁容,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却无力分担。过去的过去了,耿耿于怀只是对自己的惩罚,让一切随风而逝吧。我不会因为曾经那段悲凉的记忆而恨她,但也不会对她微笑,只是看到一个生病的老人我无法坐视不管。我常常梦到哥哥的影子,看不清他的脸,若隐若现,那般让人心痛,难过,一切只在梦里。

      时光流逝,年华老去,落尽尘埃,泪眼含情,唯愿岁月静好。

      本文标题:流年落尽,泪眼尘埃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16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