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字上的一年春光

  • 作者: 薛洪文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字上的一年春光

      若不从冬走来,很难看懂;

      那绿演绎里的故事。

      若不在睡梦里摘一朵梦醒;

      很难读懂自己的故事。

      是呀,我们的故事演绎着每一天。每一天的阴晴,阴晴里的风,雨,露,雾霭,阳光;每一天的喜,乐,眼泪,希望;它们是剧本的歌词,我们是歌词的主角,我们没有提前写好的剧本,也没有台下的排练。总是这样的,这样演绎着每一天的故事。

      三月的天是多希望的,多新奇的天。我在三月里,心情确实比那些过去的日子好得多了。渐渐地不怎么那么忧郁、苦闷、忧伤。反而,如春的洁白佛仙苞,也如春的火焰,对过去日子的阴郁与纠缠的那些黑影的势力欺压与谋杀,发出了怒火般的火焰红,如一簇簇走在春天里的双脚,踩碎了冰霜,开出的红艳环。

      它们以灵魂的天性与物性,把战斗的勇气,梦想的希望,幸福的执着,借岁月的铁锤,去打磨冷的、凉的沉默,在睡梦里摘一朵梦醒,演义一个春天的故事,写一段春的诗句。

      回想起来,我沉放在时间的影子,大多是在书桌上,写点字上的追求,写点人性上的花,写点灵魂的回声,写点胸腔里的潮涌,写点对黑的讨伐,写点太阳上的正能量。其实,我不是搞文字的,也不是学文学的,我完完全全的是个门外汉;要问,我的专业,我是学理科的物理学的;若再问,我写字的时间长短,我真不敢说,真的,我写字提不到写作的层面来说,我大概是从去年五月开始写的,算到今日,差不多有一年吧!

      如若说到写字的激情,我也同样不敢说。我已不是年轻人了,激情自然早就散去了。五十多岁的人了,按理来说是安分的,多了暮气,少了锐气。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大致意思是说:年少时少读鲁迅的锐气,老时多读鲁迅的锐力,可以提一提年岁里的暮气。我可偏好,不仅胡适的书在读,鲁迅的笔风的字也在写。这些如若再说,没有字上的激情,怕是说不过去了。

      我只能说:我从事一生的教育工作,对字上的情与爱,那可算是深的,估计这也算是职业上的激情了吧。另有,我个人的人生的奇怪遭遇,如遭遇了一场不期而来的飓风暴雨,暴雨砸碎了我的生活,暴雨冲走了我的日子,暴雨在地面上高涨,暴的势力的洪,暴的势力的黑,流在天空,落在我皱纹的深洼,积成雨海,积成雾霭,积成噩梦,积成我的潮涌,积成我的抗争,积成我对命运的否定。昨晚,我写了一首“一场透身的风雨”的现代诗,略显我写字的“力与锐”了。摘几句如下:

      这人生的奇遇

      我怎么信你?信你雨的暴力

      你的征服

      你不是路上的妖,那是什么?

      还好,还好

      我没有让云海的黑雾生的妖,吞掉。

      上面的几句诗,估计,这算不算是我写字的激情,倒也不能准确地说,那就暂且看成是一种写字的激情吧!

      倘若回过来头来,询问我的字。我在这差不多的一年里,写的字估计有28万字了吧。大部分是诗歌,其次是散文,随笔,小说少得可怜。其字上的内容,略显沉哀、阴郁、苦闷;可眼睛里不全是泪水,心里也不是死寂的灰色,总有那么一些颜与彩,如条条的鱼,从内心飞出,期盼回归大海,也有人生归处的汨罗江之寓义,有归海之意罢。

      午夜,我被禁锢在深睡

      可怜的一丝微笑

      嘴边上挂着云烟的深思。

      与我一样,那鱼缸的鱼

      在玻璃缸内,已经无泪

      可它不肯睡去,在我的梦里。

      我的泪滴满了梦,不小心

      打开那潮湿的书本,鲜活

      的心,从鱼缸飞出,它已归海。

      这首诗是我写在清明节前的日子,可今天,刚好是清明节了,我再引来,读一读我的忧,我的潮,我的故事,我的字的心。

      这首诗是写在纸上的,其前面,有一个故事。烦我再细细说下:

      在前些日子里,因我写了一些呐喊、吓斥的字,也许不是我的字的祸,也许是谋杀声音的黑。我在一个深睡的晚上,是写了一天字的困乏的周未晚上,我深睡去了。可次日早晨,发现有蒙面的黑人,无痕迹地入室,把我的衣服划开了。冷光闪闪,刀锋印在证据,于是我就申诉了法律。

      这个故事,我的遭遇的故事,已经在日子里流得远去,可我并没有因那个故事而折笔,而是更多地写了个人的诗集(散文)第十部分——《三月春潮》,到目前,也基本写完了,总共有86首(篇)。

      我写的字,算不上是文学上的艺术品,可我的心,总是艺术地去描摹,描摹出人间的真、爱、美、善;寻觅幸福、美好的形体,凝固时间上的思与考。可以这样说:我把时间上的琴弦,用我的心颤动的声音去弹唱,把中午、晚上的餐,装进一包干面里;把茶杯里的水,读出春秋的幻与想。期盼,期盼,春暧花开,我点淡笔,你来品香。

      引一首个人诗作《遇见你,四月天》,来品味我们的日子与生活吧!

      如果有存在,请你来,人间的四月天\\春子的软,风的秋千\\遇见你,你是笑,笑里的甜。

      在午后的和煦,在那金波荡漾\\一身翠,眉宇间,靓的亮\\而更妖娆的,那天堂的皇冠\\你是香,馥郁了冬日的沉哀。

      那滴露的绿与雨滴,侵扰了\\一簇簇绿伞,而伞外的天\\在春的腹中,在泥的口中\\在屋梁的燕呢,在林鸟的归来。

      如果有存在的梦,请你来\\人间的四月天\\挂一星月的钟,满满的月荷\\摆裙的仙子,那是五月生的,望你走来。

      为你的梦而来,四月的天\\悄悄地说着:\\人间知道的,所不知道的\\那是新生的天\\天堂国的万花园\\而睫毛的台阶\\更迭了雪花,飞向了春的所有存在。

      写到此,已是中午过了。我在字的春天里,听着今天的雨声,这清明节的小雨,心里泪水滴滴,日子的故事在演绎,已是雨纷飞。

      本文标题:字上的一年春光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20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