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描述最好的时光的散文

  • 作者: Admin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往事随风,再美好的梦,也会被时光分解,变成一支枯冢。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描述最好的时光的散文,供大家欣赏。

      描述最好的时光的散文:遇见,便是最好的时光

      总说生活荒芜的闺蜜说她突然感觉时光很美好!我问她是否同学聚会遇见了初恋?她惊异地问我怎知道?我浅笑:你面带羞涩,如初恋少女,一定是自认无聊的岁月里遇见了心仪的人或初恋,所以,才感觉时光的美好!

      有人说时光很美,美得让人总想留住。其实,时光并不美,只是遇见了一个倾心的人,亦成就了最美好的时光。

      时常去书城捧卷阅读。初读《今生,谁与谁初见》心瞬间就有了触电般的频率。原以为对于有些熟识的字眼早已练习的波澜不惊,却没有想到能打动人心的往往是最美丽的邂逅!

      漫长的时光里,我们都会遇到许多的人。你能否记得,在生命的起落中,谁曾与你擦肩而过,谁的笑容又是你不能释怀的挂牵!你与那千千万万中的哪一个人有缘?哪一个人的声音,哪一个人的背影又颤动过你柔软的心弦!

      曾经,我也曾有过倾心遇见,只一眼,那深邃的眼眸,含情的笑意,便触动了我柔软的心扉。从此,我思念成灾,你书写眷恋。我感觉时光是如此美好,你说因为我们倾心遇见,时光才会如此美好!我缓缓回眸,你深情凝视,我便开成一朵荷,心如蝶舞。自倾心遇见,便应了胡适的词:不愿勾起相思,不敢出门看月;偏偏月进窗来,害我相思一夜。

      书上说:若有情,时光会带我们到对的那个人身边。是的,想着初见的美好,从慵懒的午后时光到黄昏渐止时分,这一片凌乱的章节,在一些琐碎而又忙碌中写着有关那年以后的幸福,一切是如此安静而美好!

      指尖敲下故事的开始,你上扬的唇角,还有你深邃的眼眸,彼此凝望的深情,串连起我们这长长短短的一生。一眼万年的悸动,在初见的模样里,已有了最好的结局。

      我们往往可以快乐的面对初相遇,却不能在相处里善待对方,最后渐远渐离渐无书。司马光在他的《西江月》一词里说过: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我们彼此是那么看重对方,可是却要说着伤害彼此的话语,增加痛苦,最后,应了胡适的《梦与诗》——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抬头仰望天空,嘴角依然是淡淡的微笑,而今,却多添了一丝纯蓝的念想。在那三万英尺的天空里留下的痕迹,是离开时的怀念,是相逢时的欣喜,是初见时的惊心,是离别时的坦然。

      谁在你的流年里遇见了你最初的模样?谁在老去的光阴里记取你白衣胜雪的年华?那一回眸的清颜娇媚尘封了谁人千年的等待与守候?原来,所有的故事在一开始的时候都已写好了结局。分开的未必是分开,在一起的未必就是幸福。只是,最应该珍惜的那个人,便是那个从年少到迟暮,陪在我们身边的那个。

      茫茫人海,你为谁流转千年的等待,滚滚红尘,谁又为你盼落了如花的容颜。夜幕下的哪一颗星,能够为你点亮,天边的哪一朵云,能够抚平你的伤痕。谁的手和你的手相牵,一起听风长雨短,一起看月缺月圆,一起望朝日夕阳,一起共风烛残年?一直以为享受孤独,也是一种美丽,一种境界。可是,人终究是人,需要一个懂得和自己一起分享快乐,忧愁的人,可以相互长情的陪伴,但深情后总会有别离。

      不可能永远只若初见般美好的初相遇里,但是可以延续心底的那一份真。每一个幸福的遇见,都是最美的缘。席慕蓉在《一棵开花的树》里写道: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那么,你我的相遇,是不是也是曾经的佛前求了五百年的果呢?

      如果说,苦和乐,需要一种豁达的态度,那么别和离,同样离不开豁达,而不是把自己关进感情束缚的牢笼里,亦如郑愁予《赋别》里的一句诗:这次我离开你,是风,是雨,是夜晚;你笑了笑,我挥一挥手,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

      无论这尘世如何喧哗,无论这繁尘如何沾满尘埃,越来越相信,纷乱的是内心平静以外的东西。越来越相信,该遇见的人无论相隔多少时空,终究还会再重新回到原点。

      缘分是得到,也是放手,缘分有苦涩,也有甘甜,缘来时,要学会快乐地停留,缘尽后,要学会背上行囊,继续自己在路上行走。

      只是,我们在这样的柔软时光里安静了太久,以至于写下题目却不知该如何在这长长的纸笺上为那初见的一抹留下或轻或深的印迹。

      等到把一个人的风景都看遍,你笑一笑,我挥一挥手,动作潇洒又伤感。虽然离别是痛苦的,即便如此,也要有一个美丽的转身。至少在最美的时光里,遇见了倾心的人,彼此都留下过美好与感动!

      描述最好的时光的散文:最好的时光

      一曲离殇,一笺心事。

      一盏心灯,一笺墨香。

      我在这雷鸣虚幻之境漫无止境怀想,

      留恋最好的时光荏苒,

      许一世倾城,换七秒回忆。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段最好的记忆,

      那里埋葬着最好的时光,

      不求天长地久,

      只愿曾今拥有。

      似乎有回忆该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但回忆都太脆弱,

      脆弱到一沉淀就淡了,

      在最好的时光里遇到你,

      却没能在最好的时光留住你,

      时光总是扮演着各类的角色,

      形形色色竟眼花缭乱。

      我祈求这一生可以没有最好的时光,

      因为那些都太脆弱,

      脆弱到一沉淀就淡了。

      我看那滚滚红尘中走来的身影,

      总有许多执着追寻最好时光的回忆,

      不愿相信旧人已去,

      苦苦停留记忆的边缘破碎,

      看不见星辰变目,

      看不见多少人早已奔向最好的时光。

      最好的时光,

      在我看来是残缺的,

      正是多了一种残缺不全的美,

      才会如此令人着迷。

      我不会刻意去追求最好的时光,

      因为那些都太脆弱了,

      时间一沉淀就淡了。

      愿那些徘徊最好时光里的游子,

      宁心静看那一夕一朝,

      最好的时光就在那里,

      等待游子的归来。

      最好的时光里,

      我仍然独自一人。

      描述最好的时光的散文:最好的时光

      我用去近半的月薪和同事合租了一间南向的房子,每天早上都有阳光洒进客厅。之所以没有贪图便宜而“蜗居”在暗无天日的城中村,因为那是一个消蚀梦想的地方,年轻人没有钱很正常,没有了梦想就很可悲了。

      我怀念的东西越来越多,这大概源于我有一颗极善感的心。我时常怀念在那个不到十平米的单位宿舍里的时光,在凄风冷雨晚上的夜归人,只要一想到那橙黄色的灯光和已经在冒着热气的洗澡水,心里便一阵温暖。而那四年的时光,可谓是我在茫然岁月里的港湾晚灯,让我在漫漫人生路上,由迷蒙逐渐走向清晰。

      宿舍里的晚上,周围安静极了。灯泡布了油烟和蒸汽之后,烘托出更加温馨的气氛,随手钉贴的照片墙下面是散落了细细灰尘的红酒架,用木塞重新塞回的空酒瓶,让人还能回味当时极其香醇饱满的口感。各式的玻璃酒杯晶莹剔透,程亮的锅铲和汤匙闪着柔和的银光,当年离家时带出来的旧皮箱饱经风霜,床头柜上几张周杰伦的唱片风格隽永。风吹来的种子在洗手间的角落里生根发芽,长成一大簇郁郁葱葱的肾蕨,从窗台跌落下来的蟑螂,躺在光滑的地板上急的“手舞足蹈”。关灯之后,箱制冷的“嗡嗡”声和下水道过水的声音,在黑夜里是那么轻柔悦耳,抚平了白日里躁动的思绪,让人安然入睡。

      年少的梦,总是那么香甜。在梦里有雨后清新的空气,山上湿漉漉的草地里冒出五颜六色的小蘑菇。《周公解梦》上面说,梦见彩色的蘑菇生活会幸福平和。当时父母尚健朗,无论从精神上还是经济上都无需我的“接济”,融洽的同事关系,工作就如顺水推舟,工作又使我衣食无忧。

      可以和同事背上包,说走就走的去旅行,可以找同学铺张草席,喝酒直到天明,可以和一二好友在咖啡小店里坐一下午,享受时间的静静流淌,可以和三五知己走街串巷地去茶庄里品茶论道,“附庸风雅”。如果一个人,那就更妙了。在烟雨蒙蒙时,可以撑把素伞,徘徊在西关的青砖白墙间,寻觅遗失在岁月中的“幽幽闺怨”,在风和日丽时,可以插上耳塞,徜徉在东山的洋楼林立里,追忆当年的“意气风发”。可以在清晨,搭公交车从起点到终点,只为去赴城郊公园里的一株老树之约,可以在午夜,电影散场后,去城中村的小摊上吃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腩面。春去秋来,冷暖自知。不为得失计较,不因宠辱喜悲,不去想今夜在哪里入睡,不去管第二天在哪里醒来。

      万物终有时,花开有时,结果有时,聚散有时,生死有时。只要时刻到了,该终结的就会终结,该到来的也会到来,只需且行且珍惜,并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送别过往,迎接到来。

      单位宿舍楼拆建之前,教职工自发组织了在楼前合影留念,或是一份情怀,或是一段流年自难忘。

      如今父母的身体每况愈下,而我也转眼而立,那些“没心没肺”的日子,那段最好的时光,也随着推土机的轰隆声,消失在了残垣碎瓦间。

      但是不重要,因为经过这段时光,我的内心已足够丰富,足够坚强。分享微博上的一句话“如果你的心灵足够丰富,即使身处最单调的环境,你仍能自得其乐;如果你的心灵足够高贵,即使遭遇最悲惨的灾难,你仍能自强不息。”

      本文标题:描述最好的时光的散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24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