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有关黄昏的心情散文随笔

  • 作者: Admin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黄昏就像是我们生命的隐语,它引导着人们去领悟人生那一份平静与淡泊。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有关黄昏的心情散文随笔,供大家欣赏。

      有关黄昏的心情散文随笔:残月,淡然黄昏后

      黄昏既逝,残月即升,淡淡的月晕,萦绕在闲下来的人们身旁,哦,不对,应当是乡下闲下来的人们身旁,毕竟在纸醉金迷、繁华瑰丽的都市之中是不易看到残月的,更不必说月晕了。被灯光取代月光的城市人,倒也习惯了霓虹中的世界,朦胧中带着一丝真实,那丝真实中又夹杂了太多无奈。远方的小村中,淡淡的月晕下,繁华与冷清,喧嚣与宁静,如此对比起来,鲜明无比,即便是“世界熄灯一小时”的活动中也无法与小村的月晕相比,倒不是我这人不懂得赞誉世界的进步,社会的发达,念起应是在家乡那种宁静的月光下生活惯了,倒不太习惯繁华都市的夜景了。

      当听到有人在哼唱“城里的月光”之时,我抬头却望不到一轮明月,即便是残月也看不到之时,也就感受不到这首歌的味道了,可能是这首歌也在“意境”吧!不过“村里的月光”倒是很适时的浮现在眼前。黄昏逝去,便在这残月中细数黄昏带来的美好吧!在学校的地下室,里面还有些学生在跳舞,我想他们对舞蹈充满了憧憬,他们应当是快乐的。我在欢快的音乐中,看着他们舞蹈着,突然头上仿佛落上了什么东西,于是用手拂来一看,原来是蜘蛛网,我想这蜘蛛网倒是轻盈、严密,也许能网住黄昏的逝去,毕竟城市中的夜晚实在索然无味,没有黄昏那样的美妙。不过这蜘蛛网即便如此轻盈、严密却也网不住黄昏的流逝,它的作用是要捕食哩,黄昏这个绅士怎可被它所网络?曾经几何,闻人有言道:在繁华的都市中,不过是骗与被骗的生活。初闻此言,实在不知道为何这么说,后来他解释说:在这个城市中,股票也好,房子也罢,官与民,商与士不过是在华丽的外表中演绎着各自的骗技。后来想想倒也如此。连萧伯纳曾有书云:他们想要打你,还要说是爱国主义。他们要抢你,还要说公事公办主义。他们要奴役你,还要说是帝国主义云云之理。他们要欺侮你,还要说是英雄主义……记得当时不少人批判萧伯纳人品不若人品,不过上面那些话倒是颇有些道理,那个年代中曾有位写手批评过此言论,说在偌大的中国岂有英国这些主义派别的来闹腾?不过现在看来,倒有些应允这些了。残月黄昏后,估摸着黄昏还能够看得清这个世界,到了夜幕降临,残月升起的那刻,一切都进入了朦胧时代,人们各自演绎起了各自的骗技了。那部《骗中骗》的电影是否是如此背景中产生的呢?也许不挂什么边吧,毕竟人家演的是些小人物。

      李商隐诗云: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不知李商隐是在如何心境下写出此诗的,我倒不觉得黄昏有什么不好的,虽然是要逝去了,但如果能在每天的黄昏中去看一看渐渐变得狰狞的世界,倒也坦然知道自己原来是活在这个世界中的。毕竟李商隐不知道当下残月生活的糜烂,否则一定会改诗云:黄昏无限好,只是近残月了吧!忽然想起郭德纲来了,郭德纲曾在《大话刘罗锅》中常说:一首宋词说罢,今天的喜剧茶馆算是又开张了,那么说我们说的是宋词吗?呵,是一位姓宋的人作的词,反正这唐诗宋词也被我糟蹋的差不多了。也不知为何想起这么一句,也许是在这晓风残月的无奈中,惹自己苦笑一番吧!

      残月下,环顾四周,黑茫茫一片,不禁又念起下午在夕阳之中,领略黄昏的美妙。金色的光芒,飘落的几片叶子,飘零在眼底,颇为不解的是,为何在春末夏初会有叶子零落?后来一想,估摸是不过春的叶子吧!金黄色的光芒下凋零的叶子,讲述了付出会有结果,也讲述了信奉人之初,性本善的美好。回忆孟子“性本善”论提出的时刻,孟子应当对这个世界寄予了多大的希望,可惜夕阳漫漫,黄昏散落,毕竟时代轮回,年滚年,月滚月,日子从不曾停歇,人们都已经不再是道德为重的人们了,金钱时代,人们还是习惯向钱看齐的。如此想来,荀子已经将一切看得极为透彻了,所以便继孟子之后提出了“性本恶”论,于是世人不与之便了,一棍子轮倒一车人?我们哪能由你乱来?于是一群人开始轮番批判了。一张白纸与兽之本性的较量,而今念来社会的浮华与教育的衰落应当是白纸输于兽性的原因所在吧,古时也少不了这个缘由的。但我还是愿意去相信,人初生,便是一张白纸,兽性根应当在社会的正气之下与教育的兴盛中获得抵消,虽然这点当下社会还很难做到。

      黄昏,悄然而去。残月,独占鳌头。一场纸醉金迷的轻梦,雄狮何时可以真正醒来?也许在下一个黄昏,也可能在下一年的黄昏,也许......在夕阳中,转过头,想想踏过的几轮春秋,再望一望即将踏入的春秋,黄昏依旧,人生应当不是追逐与占有吧?我好像看到了谁的一滴泪落,不知是谁,也许这个人不曾存在,当他转头的瞬间,我才看清楚原来是黄昏这个绅士。

      有关黄昏的心情散文随笔:黄昏

      绾起慵懒岁月的发髻,过去的点滴,犹如抽丝剥茧般的被一一拔起,一缕,一缕,又一缕。我轻拾其中的一缕,慢慢读取……

      ——笺言

      在夜色极其潦草的黄昏时分,夕阳还未褪去那留在海平面的最后一抹血色,圆月也还未绽放她那薄如蝉翼的最初一点金黄。一切恰如其分,时候正好,不是白天,未到黑夜,一种让人心疼的美好。

      碎步走在林间的小道上,我看到最后一抹血色在地平线上渐渐消失,内心不经有些扼腕,叹息在金阳普照下的时光,无忧无虑,天真烂漫,喟叹那已不能重现的小时光,那些被我们记忆搁浅的金色流年。同时,我也期待着黄昏,黄昏无疑是短暂的,弹指一挥间,便已不见,但黄昏却也是一天中最为美丽的时刻。此时,夕阳与圆月并存,血色与金黄辉映。气候也正好,不寒不冽,不温不燥。

      一切都如此美好,让人不忍观其在指尖溜走,希望一天都是这个时候。可是,希望终究是希望,黄昏终将逝去,一如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这是一个我们不得不接受的现实。人总是不知好歹,总是在失去后才知道后悔,我们总是会在黄昏过后追忆黄昏,在黑夜中更是想念黄昏,想念黄昏的温度,想念黄昏的气息,更想念那个陪你走过黄昏的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黄昏,每个人的黄昏都注定不会孤寂,因为每个人的黄昏中,都会有一个人伴在你的左右,陪你将黄昏下的风景都看透,陪你看细水长流。

      偷渡时光,再一次回到黄昏的地平线。

      至今还记得,黄昏的地平线下,你我共同的祈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细碎的秀发在清风的吹拂中飘飘而落,我轻抚你的发际,双眸饱含深情的坚定,默然相视,你也一脸欣喜的扬起你的嘴尖,同样满是温情的坚定。还记得那是我唱了一首你最喜爱的《十年》,因为你说过你喜欢陈奕迅唱《十年》这首歌时的感觉。“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在一个陌生人左右,十年之后,陌生的街头,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早已没有当初的那份感受……”看着你满是痴醉的小脸,我的心也在这一刻,沉淀。温暖,仿佛在这一刻定格,一切都好像在此刻凝固。刹那间,一恍惚的感觉,唯有两颗心,在勃勃的跳动,无比炙热,满是温馨。

      十年之前,你不认识我,我不熟悉你,现在我们却在一起。那么,十年之后呢?你是否还是会在我的怀里?我的臂弯是否还会将你拥起?我,又是否在你心里留下,哪怕丝毫的痕迹?

      当时的我并不知晓日后时光的迁变,也不明白时间竟是初恋最大的死敌。

      岁月偷变,暗换流年。它悄无声息地将你我之间的思念偷换。留给彼此的也只剩下当初的一点留念。一幕早已残破不全的画面,当然,还有一丝淡淡的遗憾。

      现在的你,又在谁的身旁?又在聆听谁的歌唱?又是谁陪你走过黑夜,披洒月光?

      夜未央

      窗外的月亮是那样的皎白辉煌,微尘不染,仿若谪仙,我安静地坐在桌前,轻呷一口淡淡的普洱,口齿唇舌间顿感清香四溢,掺杂着一丝普洱茶独有的沁人茶香,令人回味无穷。忽然对面的音像店里传来了一段陌生而熟悉的旋律,“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轻闭微颤的双眸,静静地倾听着,倾听着……

      不知为何,我的眼眶竟有点点泪光,在华美的月光下,是那样的光亮。

      逝花如梦,前尘往事作古般的诀别,那人生若只如初见的甜蜜,注定只会成为你我青葱记忆中不可磨灭的印记,你我都不复当年的容颜,我们都已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我也希望你能在某人的怀中能驻守属于你的快乐、幸福,一如你当年如花般的笑靥。仅此,祭奠那段如诗美卷般的似水流年,那段美好而心疼的黄昏岁月。

      有关黄昏的心情散文随笔:黄昏

      多少个日子没有出去走走了?细细想来竟有些时日了。

      记得上次是友人来聚,才忙里偷闲出去散了散心。而今听闻他也过的不大好。

      独自踱着步子,懒散地在一汪湖水边,静静地赏着风景。恼人的愁绪也就渐渐消退了。

      从未觉得北方也有江南那般软润。轻的像风,薄的似纱。但竟是实实在在的存在。

      金黄色的光线从枝隙间穿阜楼宇,洒在脸上,便是一片舒心,一片阑珊。独依斜栏,看着黑点儿似的飞鸟从夕阳尽头渐渐地飞来,落在弱柳斜枝上,引的群鸟共鸣,百鸟离枝。便是到了黄昏最浓的时候。

      园子里山水诗意,枯木拂风,岸旁的柳树,如瀑布般直泻湖中,掀起一湾湖波来,又扩散在别出去。黑天鹅在柳絮间来去游弋,倒影深浅迷离。金鱼亦是藏在残荷叶子底下深入浅出,像是捉迷藏似的,藏来躲去,甚是趣味。

      沿着湖面的轮廓轻游渐走,湖泊像一面镜子,恬静宁淡,净洁澄明。把园子里的亭台楼榭、曲折桥廊、秋草古木、碎石山峦皆清晰地倒映在了火红色的湖泊中。当真是“天连秋水碧,霞借夕阳红”。贴切到了极致!

      这个时候湖岸上的石子像镀了一层黄铜似的,闪着幽幽的光辉。大大小小的撒在湖岸,多么像九天玄女抛在人间的宝石!

      我出于贪婪,并没多走。最是喜欢在这迷人的光线中窥视着尘世的光彩。深怕光线会随着身子的移动消失不见,只得站在一处远远地向它了望。

      湖面上渐渐出现一层层浅浅的湖波,一叠叠地打在石子的半腰,又退了回去化成一圈圈的波纹,一处波光粼粼,一处褶褶生辉。

      当然,这浅浅的湖波可不是园子里的清风送来的,而是在远处,美丽的黑天鹅正兴高采烈地振着翅膀在嬉水呐!

      正是由于它们在水中调皮的嬉闹,才使“两轮”余红的落日生动起来。一轮倒映在湖泊之中,一轮则匿藏于云端,一轮仿佛静止于云畔,一轮则波澜于水中。一轮恬静淑雅,一轮活泼生趣。二者相互衬照,相互生彩。

      这时黑天鹅又扑哧着翅膀,闹腾起来,一汪碧静的湖水便瞬间飞起,像一串串连线的珠子霎时断了线,一颗颗地跌落水中。

      又高又大的水注随着翅膀的张弛向四方飞出,化成一排排水帘,此起彼落。照着头顶上那轮红扑扑的的夕阳,便折出一道细细的彩虹来,漂浮于湖面上,竟如仙境一般。

      溅起来的的水花又落入水中传过湖中的落日那面。他们仿佛一瞬间就有了互动,开始波澜起伏,湖水荡漾的越急,落日便会摇摆的越厉害。真是一幅双阳斗艳画,一幅天鹅戏水图。

      我竟不知不觉间看的全然呆住了。

      湖岸边有数丛一人高的芦苇,在风中招展,略有几分萧瑟之意。芦花开的正艳,向着那夕阳,也不觉间映得红了。纤细的枝干,光滑的质感,一片片细长的叶子托着毛茸茸的芦花,在风中招摇。恰巧的是不知何处传来二胡的声音,调子凄婉空旷,跌入荷塘,一池残荷败叶本是萧条无所的,但在这个时候恰恰添了几分枯意秋禅的韵致。枯荷、枯木最是在这个时候,一点也不觉得枯了。这样一来“莫叹萧疏秋已暮,尚有残荷散清幽”的句子倒合我的心境了。

      许是天凉的缘故,湖面上笼罩了一层薄薄的寒雾,忽见得远处的山正是水黛墨色。朦朦胧胧般如玉女出水,隐隐约约间仿佛在雾里看花。那些不知名的树木变的深暗起来,仿佛把那山一下子拖了出来,映在眼底,像一幅水墨国画。

      如果在这个时候没有渔枫的衬托断不算美的极致,在广阔的湖边一角,在那青雾深处。穿着一身浅裤深衣的老者,靠着渔枫。静静地垂钓,一脸的风轻云淡,安逸苏祥。倒有几分“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韵味。

      暮秋沉沉,一树红枫最是惹人爱的,总能在秋一色的景致中出落的香艳清绝。

      它受历代古代文人墨客的喜爱。或是失意才子张继的“江枫渔火对愁眠”;或是李贺的“枫香晚花静,锦水南山影”;或是戴叔伦的“日暮秋烟起,萧萧枫树林”;亦或是张志和的“枫叶落,荻花干,醉宿渔舟不觉寒”。皆是对它情有独钟,痴爱不决。

      生在北方的我,总是对枫有一种无言名状的痴爱。它不仅有俊俏秀雅的风骨还有临风玉立的姿容,或伫重山,或独立河岸,皆风情万种。绿似翡翠,红似彩霞,韵致出俗。即使在严寒酷冬,抖落了叶子,也留得几株铜枝铁干于雪虐风饕之中,积着皑皑白雪。

      天色渐渐向晚,泼墨的山浅浅的退了,只听得寒鸦呜呜的啼叫。一个人的我,置身于黄昏,与暗暗的光线交织在一处。仿佛把自己掏空了似的,竟得一身轻松。

      抬望眼,云朵深浅色,晚霞余韵还在,一轮红的似火的日便徐徐欲坠。真真是美的极了。

      黄昏的美,仿佛是一杯微温的酒,总没有意尽的时候,却又增添了许多情愫在里头。它仿佛是一樽平静与淡泊的隐语。把生命中的落寞与喧嚣沉淀在其中,然后所有况味一饮而尽。

      而今作为天涯客,年岁葱茏,前路遥遥,可惜了岁月弹指刹那,虚度了烟云转瞬即逝。也许古往今来,正是如此,才有人发出“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感叹!

      有人说:“黄昏是此岸,是破晓前最飘逸的伏笔;黄昏是彼岸,是破灭前最惬意的结局。此岸,彼岸,连接起来,便是整个人生”。

      于此颇为相似的便是诗佛王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绝句。他一生揽一份山水情怀,觅一处闲适惬意,不修持于物,不所惑于境。如行云自由,如流水细长,形迹无拘束,超然于物外的精神境界。倒显得智慧豁达的多,这样的人生是多么令人羡慕神往啊!

      不知不觉间已走出了园子,灯火已初上。

      本文标题:有关黄昏的心情散文随笔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24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