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抒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描写父亲的写人抒情散文

  • 作者: Admin
  • 来源: 美文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父亲是一个擎天的巨人,为我们撑起一片生活的空间。父亲像一座大山,担起所有的重担,让我们活得轻松安然。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描写父亲的写人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描写父亲的写人抒情散文:父亲

      曾经,我好想快点长大,这样可以摆脱父母的束缚,现在却不想长大,因为有一天我长大了,父母也将老去。

      ——题记

      曾有多少次想要挣脱你的束缚去自由翱翔;多少次在心里埋怨你的“独裁统治”;又曾有多少次压住心中的怒火却不敢对你发泄……多少次,那是有多少次呀!是的,这就是我的青春,曾在你的“独裁”统治下熬过来的,我埋怨过,我愤恨过,我不满过,但没有人为我申冤。

      爸爸,这是你,就是你,我的父亲!我埋怨你,我愤恨你,但我更爱你!爸,你知道的,从小到大,我都怕你,传统的家庭教育“棍棒底下出孝子”在你的心里根深蒂固。是的,你打过我,骂过我。甚至会因为一点点小事而棍棒相加,爸,你知道么?我好怕,我对你好失望,我曾害怕我一定不是你亲生的,否则你怎么会这么残忍呢!你不爱我的对么?我恨你!哪天我一定要摆脱你的魔爪!

      于是,我怀着这样的想法,过了十年,十五年,甚至二十年。

      他们说,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我也知道时间终将释怀一切,而我却执迷不悟了甚至二十年,我埋怨父亲的蛮横无理,记恨父亲的“专政独裁”,我永远愤恨父亲永远不懂我的世界,只会用武力来解决问题,我害怕讨厌父亲这样的做法,一如既往的讨厌。

      也不知是过了多少日子了,也许时间已将岁月沉淀,父亲的唠叨少了,责骂少了,“棍棒相加”也便更少了……可能从小的这种教育模式已经习惯了吧,远离了鞭打,少了责骂却不习惯了……

      后来的日子,很多的事情,父亲都让我自己去做主了,只是会偶尔的给我建议罢了,而更多的却是嘘寒问暖了。我不知道是什么让父亲对我的态度有了如此大的转变,难道是父亲以前对我的“棍棒相加”而过意不去了,后悔了?我还这样想着……

      某天,我听别人聊天说,人老了就会越来越唠叨!唠叨,是呀!我整天都是在唠叨声中过来的。突然,我好想想到了什么。。。

      一次,父亲送我到车站,临别上车之际,父亲还在唠叨个不停:“在学校好好上课,别惹事,天气凉了,多穿点……”这一类的句子,我都不知听了多少次了,耳朵都起茧子了,心里还想:爸,你这是想通过关心我一下,就想抹去你打我骂我的这一事实么?我还这样想着。。。

      然而,当汽车开动了,你还在萧瑟的秋风中,挥着手,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目光是那么的坚定,知道再也看不到,消失在爸爸的视线里。不知怎的,情不自禁的,我的眼睛湿润了,刚刚的那副画面,一直在我的眼前回荡,父亲的唠叨声也一直萦绕在耳际挥之不去……

      我想起,父亲送我时,为我扛行李时的背影,我的心情凌乱了。以前一直以为父亲有着宽厚的臂膀,永远都是那么的厚实,然而我错了!父亲背影在风中是那么的瘦小,好像弱不禁风一样,父亲的头上好像添了几缕白发,并且好像也有秃顶了,我愚蠢的才知道原来父亲老了,父亲真的老了,父亲不打我了,父亲开始啰嗦了,开始不停的唠叨了,父亲老了。。。我在心里这样碎碎念。。。

      一直自以为是的我都认为我是个懂事的孩子,然而多少年来,我却从来没能明白父亲的苦心。父亲的个子不高,身材矮小,又没有什么文化,一直以来为了生计,为了我能好好上学,为了我不在学校因为是个穷孩子而觉得丢脸,父亲拼命的工作,他不想他的儿子被别人瞧不起,他不想他在物质上经济上矮人一截,然而他就是这样的“独裁”的爱着他的儿子,在物质上,他尽自己最大的可能给他最好的,这就是他,永远不善于表达的他的爱,他总是这样默默的爱着他的子女。

      父亲,我以为我永远不会为你写这种潸然泪下的文字,因为你不懂我就像我不懂你一样。然而,我错了,我错了甚至二十年,我用我的青春来亵渎你对我的爱,然而你却为我失去你的风采,换来的却是年华老去,我从来没有能够理解你,曾怨恨你不爱我。。。曾经我以为我是个懂事的孝顺父母的好孩子,然而所有的一切也只是我以为而已,我不懂父亲你的苦心,我从来只会埋怨你,从来不会去理解你的苦衷,当我有一天看到你那双长满老茧的不忍直视的大手的时候,才体会到心里那种说不出的难受……

      写到这里,播放器的音乐随机跳到了《父亲》这首歌曲,心里不由自主的颤动了,难受了,落泪了,泪湿枕头了,我知道作为一个男孩子是不该轻易流泪的,爸,这是你告诉我的,男人不要轻易流泪的,爸,这些我都记得,这是我第一次为你流泪,我的心里好像在呐喊,是那样的撕心裂肺,歇斯底里,爸,我从来没有为你这样过。。。“谢谢你做的一切,双手撑起我们的家,总是竭尽所能把最好的给我……”动听的歌声还在耳边回荡,也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心弦,良久。。。

      我不知道原来我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不懂事的小孩的,爸,我错了,请原谅我的叛逆,多少年来,我从来不懂你深沉的爱,爸,您辛苦了!您为我操劳了一辈子,再过两年,我一定为您撑起这个家,爸我不要你在为我这样操劳了,请接受儿子晚来的薄弱的爱!

      多少年后,我终于明白父亲伟岸的肩膀,深沉的爱,然而父亲却容颜老去。

      谨以此文献给为我们操劳了一辈子的父亲。

      描写父亲的写人抒情散文:父亲

      夜色的窗帘拉上,疲惫的心房终得空闲,窗外的细雨绵绵不绝,柔柔的轻风徐徐吹来。凝望,天空云雾笼罩;聆听,滴嗒叮咚如乐。相思的雨儿飘零,思绪的风儿呐喊,远在故乡的父亲能否感应女儿的牵挂?

      知道吗?第一次为您写文,才知道自己对您的感情有多深、有多重,才知道您在女儿心中的地位永远高大耸立。也许,您不曾听女儿说过多么爱您;也许,您不曾听女儿说过怎样想您。但是,女儿爱您和所有的亲人,爱世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物,是你们构成人生的风景,是你们装点生活的全部,是你们让相思缕缕,爱意浓浓,情深切切。

      知道吗?听说了您的病情,女儿有多着急、又有多伤心?小时候盼望得到您的宠爱和袒护,大了希望得到您的鼓励和指点,如今希望父母安康孩子日益成熟。知道吗?您生病,我心痛。没有人比我更爱您,没有人比我更了解您。您的性格、您的为人都在女儿身上传承;直爽的您、好强的您都被女儿领悟。您少小入伍保家卫国,我自豪;您弃提升机遇投身石油开发,我骄傲。您对事业勤恳又执着,您对同志团结又爱护,您用劳动普写生命的赞歌,您用热血书写人生的精彩,我敬重。

      孩儿在您辛劳的脚步里倘佯,孩儿在您质朴的教育下成长。您用严谨的家庭教育让我慢慢融入社会,您用坚强拼搏的吃苦精神告知我生活的坎坷,您用无可比拟的胸怀鼓励孩儿健康成长。您常说:一个人没有一辈子顺利,总有些失落和不如人意,但这不代表什么。干工作,就要干一行爱一行,行行都能出状元。什么事只要你想干就能干好。

      您对子女充满了慈爱,您喜欢和我们交流、漫谈。在孩儿眼里您既是严师,又是慈父和朋友。记得有一次弟弟放学在路上和同学玩,和同学疯闹打破一盐酸坛子,父亲知道后打了他一顿,弟弟喊怨,说不是故意的,再说那坛子也没有人要。父亲说:“你这事,往小点说不是故意的,大点说是破坏公共财产。你也许认为是小事,但小中见大。知道吗?”还有一回,我上中学,和同学闹意见,父亲知道后批评我:“有什么话说不清,别人找你就是看得起你,你不理人,多大架子,不要把自己看得多高尚。”真的,父亲就是父亲,他告诉教育我做人。小到作业写的不工整、和某某闹意见,大到找工作、找爱人等等,您都会利用各种机会和孩儿一起谈心、劝导。

      妹夫常常说:他和父母之间的距离很大,思想很远,这种融洽是他在家里看不到的;老公会说:您真是个好人,只是脾气倔,其它样样都好;弟妹们说:您有时候还和孩子一样,如同我们的玩伴;我说:您是一位和气、善良、仁意、实在的好朋友,更是一位慈爱、知心,豪爽、坚强的好父亲。

      描写父亲的写人抒情散文:父亲

      父亲坐在堂屋的角落,一根接一根地咂他那粗糙的号口般的烟卷。我心里明白,我们兄妹多,小时候,父亲盼我们长大,待我们长大了,又一个接一个地成家立业,自立门户,各奔东西,父亲心中涌上千种悲楚。他虽常劝说山乡分伙人家,树高分杈,户大分家,但在山寨人家都要历经的分伙所释放的情感中,他几乎难以自持,看着父亲苍老的那份宽容和掩饰不住的凄苦,我忽然感觉似才开始认识父亲。

      父亲属虎,火命人,算命人曾说父亲是苦命。的确,父亲还在娘肚里,父亲帮大户人家赶马帮的马锅头父亲就因恶瘴病离开了父亲。无娘的儿是苦儿,无父的儿是穷儿。父亲在火塘边成人,很小就替大户人家守地,割马草,放马牧牛,赶着一大群牛,还得扛一担比他高大的柴禾。家族宗亲,乡邻叔伯,怜爱父亲,给他赐名长财。父亲也乐于此名,但颠簸在清贫生活的汪洋中,财没长,窝棚似的家却差点被穷擂倒。

      我很悔,这以前,为何不能与父亲尽心地相处。兴许,父亲的威严、父亲的执拗、父亲那男人的粗犷扼制了我也是男儿的情愫吧。童年,父亲在我的眼里的形象很单薄,多在母亲的委屈中认识父亲。那时,父亲很忙。山外来寨子里的工作队多,找他的事儿也多。他亦真肯使小时候帮人看牛放马还捎带砍柴的劲儿,无所顾忌地参加操持山寨人那时还心有余悸的各种事情。尤其,父亲做干部后,人象一只鸟,家侧降格成了一个栖息窝。白天人不见,晚间才归巢。

      母亲拖儿携女,操持家中一切,家里缺盐、少米,我们要添写字本,父亲时常难顾及。烦忧中,记恨在我心里淡淡萌发。现在细想,那时父亲的生活也够累人的。领着年轻人砍木料扩建学校,扛电杆扯来山下的广播线,又指挥全寨人挖大沟,灌溉雷响田来试栽双季稻。山寨有水源,即有了财源。山寨的日子将要象父亲的乳名样长财了。然而,沟通了,路不通,山寨仍要过牛驮马运,背背肩扛的生活。于是,父亲和山寨的主事人又盘算着挖公路,接着,山区公路也通了。父亲不会骑车,也不够配车级别,山乡年轻人的自行车,拖拉机,摩托车,逐渐多起来,车水马龙中,父亲依然大步流星地去山下乡政府上班,直到在坝子中心的县人大退休。正是沿着从父亲他们挖出的乡村新路,我走出了山寨。不久,我小兄弟也随后而来。走到了山寨人难以想象的首都北京,在中央民族学院春光明媚的校园里认识了世界的宽广和知识的浩瀚。而父亲却依然故我,仍奔波在生他养他的山里。

      父亲的生活很简朴,从参加云南边疆民族工作队起,40多年了,仍象个“老农”。时常,一顶宽大的竹叶帽,一把厚实的锄,陪伴他风里来雨里去。

      山寨都穿“涤卡”布料了,他到北京参观,仍是粗布一身。尤使我感到难过的是近年来全家人都戴手表了,父亲却还乐于光着手杆,拎他那个钟面有一只老母鸡领着小鸡不停地嘬粹米的小旧钟。嘀哒嘀嗒,按部就班。面对这些生活琐事,父亲很坦然,他揪心的则是如何把那些牵扯大家的事,办得更好更精彩,但他说他是旧社会一个无父亲的山里孩子,书读得少。全靠党和人民的培树和扶掖。做为父亲,他话不多,给家里和对儿女的关怀也太少。但我现在才顿悟,其实父亲给我们的很多很多。图片是父亲退休后,从县城回到乡村,经常到寨头村口大树下,去等待我们从工作的遥远外地回家来团聚。

      本文标题:描写父亲的写人抒情散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2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