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伤感散文
文章内容页

轻轻与你说

  • 作者: 小小的叶
  • 来源: 红袖添香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1

      那年,女孩站在沟畔的树荫下望向沟底收麦子的男孩。

      男孩瘦弱的肩正拉着沉重的架子车爬坡,车上,小山高的麦垛几乎淹没了男孩整个身子。

      女孩默默地跟在男孩的车后,看着男孩一趟一趟把麦子从地里运到了麦场。女孩不敢上前与男孩说话,只是那样远远地跟着。那天,男孩收工很晚,可女孩固执地等着男孩,直到男孩在泉水边洗脸时,女孩才上前说话,男孩告诉女孩,这就是他家的情况,每年春播秋收他都要回家干活。

      月光清澈地照着男孩疲惫的脸,男孩困倦地坐在泉边有点羞涩,也有点忧伤。

      对于生活优越的女孩来说,她不知怎么安慰男孩,她只是那样静静地与男孩坐着,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女孩感到心好疼。

      女孩放不下对男孩的心疼,麦收后女孩又去了男孩的家。简陋的小院里几间更简陋的房子,女孩窘迫地站在院中,不知是走,是留。

      女孩被男孩让进屋中,屋子里的情景更让女孩心里一紧,那时,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男孩的家也不为过。

      男孩挽留女孩吃的第一次饭就是那天在他家吃的一碗面。一碗没有一点菜的白面,女孩坐在篱笆上捧着碗,看着男孩父母微沉着的脸色,她不知要说点什么。她知道,这个家是不需要她这样的女孩,因为男孩对她说过,他姐要他找的对象是要能干农活能照顾父母弟妹的人。

      女孩本可以这样离开,可面对男孩忧伤的眼神,女孩的心又是一疼,她不忍心就这样离开男孩。

      就这样,女孩与男孩开始了交往,每一个春播秋种的日子,女孩都陪着男孩,她干不了地里的活,她就在他家做饭,她希望劳作后男孩可以吃到她做的饭菜,可以感受到她对男孩的温暖。

      冬去春来,一晃就是三年,女孩与男孩结婚了。他们的婚房是单位的窑洞,家具是亲戚帮忙打的,油漆颜色还是邮筒色,最有趣的是唯一值钱的家电--电视机,竟然是男孩的小弟用20元抓奖抓的。结婚那天,男孩问女孩:“唉,我这样的条件,你为什么要嫁?”

      “你人好,我心疼你,我家没有地,嫁给你,你不用给我家种地。”女孩认准男孩的人好,她想与男孩一起分担这份沉重的负担。

      女孩与男孩有了自己的小家。后来,男孩特招入武,成了一名军官,女孩也成了军嫂,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2

      夜里,女人又一次从睡梦中醒来,看着熟睡中的女儿,她说不出的心疼。自从那年不管不顾地嫁给那个军人成了军嫂,他们聚少离多,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孩子病了,她一个人背着上医院,自己病了悄悄地扛,就连女人突然生病做了手术,男人也只能请假陪了她三天。

      女人是委屈的,可她也是心疼的。就像那年遇见拉着小山高麦垛的男孩一样,她心疼这个从小受苦的男人,她尽力地照顾着他们的家,她用她的付出给男人一个温暖的后方。

      男人在陆军学院进修,女人带在女儿在冬日里千里迢迢地探亲,因为火车的晚点,她与女儿站在陌生的街头无助的等待,当看到朝思暮想的男人时,女人哭了,她说,她害怕了等待,因为等一个人的心很疼。

      可这样的等待似乎就是女人的生活,不管有多想念都要去默默的承受,因为谁让女人是一名军嫂。

      3

      终于,女人买了新房,这是女人一直的心愿。从买房到装修,女人没让男人操过心。

      女人喜欢她的客厅,那一组宽大舒适的大沙发,她是为男人准备的。女人喜欢与男人坐在沙发上边品茶,边听男人讲着部队的趣事,于是从男人的口中,她认识了山东耿直小伙,东北孝顺男孩……一个个离家很远努力奉献的热血男儿。

      虽说离部队只是300多公里的距离,可第一次去部队探亲,女人从早上出发辗转了几趟车到达军营已到傍晚。女人被战友们热情接待,这个叫嫂子,那个叫嫂子,没有一点的陌生感,叫得女人心又暖又自豪,再看到男人的军功章,女人欣慰了,她感到自己为家的付出是多么的值得。

      女人支持着男人,男人用更好的成绩回报着女人的付出。一个个相牵的电话,一封封情意绵绵的书信诉说着两地相思。

      4

      女儿上了大学那年,男人从部队转业回到了女人的城市。

      女人这下可以结束女郎织女的生活,守着男人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可男人的生活中除了同学,现在又多出了战友,这两种情谊占了男人更多的生活空间,他忙于应对在这样的应酬中。

      女人以为这只是男人转业初期的情绪释放,却不想这样的日子几乎成了常态。两个人虽说终于守在了同一个天地,可女人看到的只是早出晚归的男人,他们没有了交流,相反只要见面还会争吵。

      女人孤寂,女人痛苦,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这样的男人。她时时在拷问自己,为什么盼回家的男人与她想要的男人不是一样的。

      女人喜欢那个爱她,爱女儿,守家的男人,她喜欢那个与她坐在夜中品茶讲故事的男人,可眼前的男人是那样陌生,那样让女人无奈。

      女人开始后悔她当初不管不顾的喜欢,更后悔那样没日没夜的付出。可再回想一路的走过,女人还是如初见时的那般心疼,她心疼那个背负着家庭重担的男孩,她心疼那个在部队磨砺成长的男人……

      朋友说,女人要求太高,男人又没在外沾花惹草,就是爱玩一些,没啥大不了的。可女人心疼,她从嫁给男人就一个人守着家,守着女儿,她怕黑夜的孤独,她怕独自一个人的等待。因为那样孤独等待的日子她过得很累。

      女人累了,她不能像当初那个浪漫女孩那样可以用盼望过日子,她需要男人的陪伴,需要男人的呵护。她不想再守在夜里为男人等门,因为她真得害怕了一个人的等待。

      5

      春天的脚步走得缓慢,时而落雪,时而下雨,就像一些心事搅得人心纷乱。

      无明的状况让人措手不及。男人的忧伤,深深地刺痛女人的心。她不再抱怨,她又如当年那个女孩一样心疼那个拉麦的男孩,她守在男人身边说,只要有你,比什么都好!

      从女孩到女人,从男孩到男人,从青春到年老,两个人走过几十年的岁月,一路风雨,一路兼程。女人想起女儿小时候问过的话:“妈妈,我和爸爸是血缘关系,你和爸爸是什么关系?”女人记不得当时是怎样回答女儿的,现在她面对伤心痛苦中的男人,她只想说,他们的关系就是长长久久、风雨同舟的相伴。

      6

      “你人好,我心疼

      你,我家没有地,嫁给你,你不用给我家种地。”女人想起了当年那个女孩说给男孩的话。而这时女人更想对男人说:“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本文标题:轻轻与你说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28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