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江南梦--周庄

  • 作者: 寒山听雪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江南,一个念起便缱绻许多情思的名字,痴缠的余韵在唇齿间久久缭绕,浅浅的,却简单的便醉了心神。

      印象里,江南的年岁应该是清浅的,日子应该是缓慢的,就如同洒在湖面的月光,皎洁轻柔,一丝一缕,都恰到好处的描绘了静好安然。

      当年,戴望舒在一首《雨巷》的轻缓述说里,漫不经意的便将缠绵的心意勾起,让多少文人骚客深深的恋上了那个淡淡忧郁的地方,希冀往返在那古典的青石巷道,能邂逅一位撑着油纸伞,着一袭素色旗袍的秀美女子。我也亦然,仅仅是一首诗的光阴,自此,那些遐思便都和江南有关。江南,成了一个徘徊在梦里的地方。那里人来人往,白色的杏花开遍院墙,带着些许雨雾的惆怅。

      如今,和它是距离最近的时候,鼻翼间仿佛嗅到了那份独有的气息。不远处,默立着几处人家,几座简单的石桥连接着居所,一切是那么的熟悉鲜明。只是,当我真正走进它时,江南,会是何种的模样?会像寒山寺的钟吗?萧索还是繁华?是像杭州的断桥?是否常年有柳丝招摇呢?还是像苏州的雕刻?精致还是粗犷?会像扬州的油菜花吗?又是否会开满山岗和田野?那么,是像周庄吧,江南水乡——周庄。

      周庄,真实的触摸着它的气息,我知道,我终于步入江南的梦里。

      此时,这里没有迷蒙细雨,但微暖的阳光和时有时无的轻风,也带了江南特有的气息。行走在这颇具年代感的街道,熙攘的人群和两侧独具特色的小店,无一不诉说着这里的独特和祥和。江南的水应当是静的,但这里的水却也是鲜活的。它养育着周庄的世代子民,周庄的人们也固执的守着它,延续着它千年古老的文化,彼此在岁月更迭里,不离不弃,于是,穿流在街巷间的水啊,也便有了俗世烟火的人情。斑驳的白墙,古朴的黛瓦,精致的小桥,微漾的流水,简单的摇船和船上渡娘清灵的歌声,那些写在文字里,刻在书画间的一切,都迷离在了这片水乡。

      随意的由着心情行走,偶然的一个转角处,有着一家小小的庭院,简单的栅栏里栽种着花木,一侧的空地上一张木桌随意安放,几架椅子斜斜的绕在周围。桌上是一壶新沏的阿婆茶,热气蒸腾,几个杯子搁在一起,瓜子、柑橘散乱的搁置,几个人围坐在一起,面朝着屋侧的水流,晒着暖阳,在划桨声里闲话家常。

      日子悠悠的过,时光轻轻的走,在江南这个小镇里静静的安逸,在周庄的流水里舒缓安好。

      穿梭在周庄错落的小巷里,不去在意是否会迷失,只单单为一份简单的情怀。

      途中,侧目处皆是临水而立的房屋,站在石桥上,顺水而望,木制的格子窗依次凌空开在水上,褐色的窗体略带斑驳,水中折射着光波,微微晃动间,映在灰白色的桥体。刹那间,恍若时空交错,一幕幕都带着千年前的气息——那段熟悉的吆喝,那位兀自清饮的茶客,那投射在行人身上的光影,熟悉而古老。突兀的,仅是那沧桑的砖墙,和石桥缝间半枯的草木。

      参差错落的今昔,让这处古镇温柔的沉淀着岁月的慈悲。任意一处巷落驻足,都鲜明着江南的色调。临窗而坐,入目的是黑白,偶有行人亮丽的颜色几度点缀其间,单薄却不单调,只有一种感觉萦绕心头:它,就应该是这样的,恰好,合适。

      江南梦,梦周庄,斜晖烟色里,流水相送,是一场无言的别离。

      本文标题:江南梦--周庄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42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