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借景抒情的精美随笔散文

  • 作者: Admin
  • 来源: 美文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散文并不难写,日常生活中随意书写的短文,其实就是散文。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借景抒情的精美随笔散文,供大家欣赏。

      借景抒情的精美随笔散文:玉兰花开,刚好遇见你

      立春好些日子,北方的天气还是摇曳不定,几天春寒料峭,几天暖阳高照。听说,南方的玉兰已哗然盛放,开得惊心动魄!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所有的新绿还未披上大地的时刻。

      迫不及待跑去邻家小区看看几树的玉兰是否安然无恙。所幸它们都还好。往年都会去那里观赏一番。因为谁都无法预料一株草木的自然灾害或是人为遭遇。

      花苞朵朵,肥肥的像星空中微微弯着的月牙儿。没有任何绿叶的陪衬,倒是免去了几分应有的娇羞。这样看,普通至极,一颗万物之间的草木而以。仅凭几分刚毅的风骨,也是为了迎接这滂沱的春天盛事。教人如何抹去几分忽然的感动。

      我的村庄上没有开过玉兰花,直到二十三岁,刚好遇见她。并不觉得她有什么特别之处,婷婷其向上开出的硕大花朵看上去与莲花极为相似。一个躁动不安的年纪,根本没有多少耐心去观察一朵花的寓意和形态。有时候,这样的我们才能被岁月真诚地去磨练。一步步走向内心的稳重或是未知。

      玉兰花,一听就是位娴静,又有几盏热烈,冷艳,且有端庄清秀之凡尘女子。比不得桃花,梨花,杏花,那份淡淡艳丽的忧伤,那份挡不住的风韵犹存。

      玉兰普众色泽有淡雅紫,净米黄,我认为其中的纯白色最为好看。花瓣长成琉璃的白,清清凉凉的淡雅,恍如只饮甘露,与烟火格格不入。迎着春日里摇曳多姿的风,大朵大朵得开向天空的周围。仿佛她要与你诉说:素面粉黛浓,玉盏擎碧空,何须琼浆液,醉倒赏花翁。然是孤芳,怎能自赏呢?一定要有与你的相遇。因为,那是你每年春天都顾盼的花样花朵啊!

      曾经路过一个安静的小城。玉兰花慎重地开在阳光灼灼的午茶时间,街道上有安静的音乐,人群稀少。举目仰望,所有烦恼会在一瞬间是烟消云散。没有任何事情,能阻挡那一片风景的静止与呈现。

      世间女子,热闹与平淡之间只有那么几个冬去春来,不知不觉就会走到一个心无旁骛,不畏寻常的年纪。世间每一朵花开,都不愿轻易错过。姹紫嫣红,已比不得宁静素泊的场面了。幸好,还可以将这种交错的场面得到遂愿的融合。

      玉兰花的寓意很美好,贤德、纯洁、雅俊。想起徐志摩的第一任妻子张幼仪。我认为她应该是民国时期,称得上如玉兰花一样的女子了。她为爱忍辱负重,赴一场‘’蝴蝶飞进沧海‘’的命中注定。徐的离开,并不能让她失去对滚滚红尘的生活信念和惦念。尽管有些出其不意的忧伤接连上演,但她仍然像一朵痴热的玉兰花,迎着开春的坚毅品格,一直保持着内心风景的儒雅风范。最终走向自己最热烈的盛放,花香四海。

      望一树,玉兰花开,心,会悠然悸动。你若懂得,时光亦会涓然静好,再静好。写字以来,很少用自己内心的感受去长篇描述一朵花,一株小草,感觉这是一种很复杂又很纯粹的事情,喜欢它们各自存在的方式,又怕被叙述的一塌糊涂。内心在某个时间段充满莫名的纠结。

      如果在霞光逸彩的时刻折下几枝,插于清水瓶中,放置于松木床头,夜晚看着她入梦,清晨醒来,她依然婷婷玉立,这一天该是多么美好的开启啊。然,还是不忍摘下花一朵,怕伤了那份花枝上的灵气和出尘的香气。我又该拿什么去偿还她们的洁白如幻,单纯安逸,淡淡情丝。

      有菊之静,有水仙之孤。光是一个‘’兰‘’字就足够的仙姿雅韵。‘’玉‘’虽有几分俗气,但那从一朵花瓣里跳出来的玉骨冰心,甚是,又增添了不少锐气般的清透静雅。

      玉兰花能开出白雪皑皑,仿佛是不知羞耻地开,耀眼到令人目眩。其实,等你的心冷静下来,她的目光中会有一场盛大的孤意和深情,在轻轻摇曳着你薄脆的心房。

      花开正好惊三月。小溪和山谷是醒过来了,唱着清翠的歌,招惹着几只模样可爱的小喜鹊。可是,蜜蜂和蝴蝶还在南方的艳阳里翩跹起舞。玉兰说,不等了!我要独自奉献生命,为大自然增光添彩。多像年龄正好时,等过的一个人,怎么等也不来,只好,任凭年华似水般从发丝上轻斜过去。玉兰花的等待,应该是刚刚好,符合她天生骨子里的孤勇品质。

      站在你喜欢的一树玉兰花开下,碧空如洗,阳光清澈,花香披肩,不要掺和任何的杂念,只接受时间许给你的一笺素穆光阴,缓慢地去虚度,缓慢地拥一缕碎月清欢入怀。与每一朵玉兰花轻语呢喃,或惜惜相望。

      细嗅芬芳万蕊情,惊春恩义临院开。

      玉兰花一开,所有的花事将会磅礴追随。她们的生命虽短暂,却盛开的令人赞叹。当饱满的花蕾顶着冬日残留的小翘寒破枝而出;当花朵如破茧的蝶飞舞而出,不用任何质疑,真正的春天已经欢悦着来到我们的身边。

      三月,玉兰花极为绚烂地开,花期却很短。十几天的光景,如果一场风吹来的猛烈,大朵大朵的花瓣就会离开花朵,从相依过的枝头带着深深眷恋,带着迷惘,一直往不同方向飘,不同方向往下沉。像一场幻觉,你分不清她是从任何方向纷繁而来的。只是想浅浅跟你道一声,舍不得的告别。缠缠绵绵的呓语,随风悠荡……

      如果此刻,有一场蒙蒙细雨,树下站着,安静吹箫的人……

      用玉兰花茶,沏一杯冒着热气的香,香气就会铺满了春天。春天才是没有被辜负。晴空对坐,看几朵碧空浮云,听几声黄鹂鸣翠柳,这春天怎会不是妙趣横生呢。

      玉兰花开,刚好遇见你。无需任何华丽的言语,无需任何赞美的词章,只许我们拥有一颗温良素朴的心,寂静欢喜着你,就好。寂静欢喜着你,就好。

      借景抒情的精美随笔散文:听一窗风雨,感恩一生

      嗑着五香瓜子,蓦然瞥到了沙发上的杂志《老人春秋》,望着那朴实的封面,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那是特意为老年人编印的一本书,也是父亲酷爱阅读的书。

      当我翻阅这本杂志的时候,最先感恩的就是父母,他们是我成长的路灯,做人的楷模,他们教会了我怎样去生活,让我在人生的道路上一帆风顺,任何困难都敢攀登,努力克服。

      父亲今年六十七岁,两鬓银丝,身子骨挺硬朗,每天早晚都出去跑两圈。父亲退休于教育界,他的话语常富有哲理性,他教育我们做人要踏实,干什么事情都应该仔细考虑,有条不紊的开展,遇到挫折不可以懈怠,首先学会分析,然后选择正确的方法解决。父亲从不习惯穿名贵的衣服,有一次外甥女给他买了件价格不菲的棉袄,却意料不到被父亲训斥了一顿,此后,儿女们很少再买贵重的东西送给他。父亲的饮食十分讲究,大鱼大肉吃得较少,总离不开咸菜、酱豆、腌黄瓜,但是,父亲允许我们吃些可口美味的佳肴,或许,这是父亲疼爱我们的缘故吧。

      父爱如山,母爱如水,父亲的疼爱多半在言语中表达,而母亲的关爱则在行动中体现出来,我的母亲是一位非常善良的人,尽管她识字寥寥可数,内心涵养并不低,母亲是位坚强的妇女,她经历过家庭的磨难,生活的困苦,我们之所以尊重母亲就因为她对家庭的付出很多。母亲曾经为了我们姊妹几个熬夜加班的干苦工,时常搁下面子到亲戚家求救舍,要么驮回家一袋米,要么讨来几个苹果,母亲真的为这个家操碎了心,尤其,我这个不懂事的幺女。

      丙申猴年,料峭的寒冬犹尽,我怀上了二胎,怀孕对于女人来说是件幸福的事,我急忙告诉了母亲,母亲听后高兴万分,对我侍候的十分周到,她带着我去诊病抓药,为了根治我的呕吐,她特意买了个砂锅,一天两次给我熬药,母亲半点埋怨都没有。孩子出生以后,我坐月子,母亲忙碌的不可开交,她既要照料孩子又要服侍我,每天饭不香睡无宁,感激得我直流眼泪。母亲的体贴和无私的关爱使我的身体慢慢的康复。

      产前强烈的孕反应和产后的内热是我的两大困惑,三天滴水不沾,七八天才解大便,连我都不好意思说了,解大便最费劲了,我在卫生间里蹲了半个小时,一点动静都没有,着急的我直冒热汗,憋足了劲只感觉两脚空软,我惊慌了,赶紧给母亲打电话,因为那时母亲没在我家,母亲在电话里告诉我用手指抠,我照母亲的话做了,之后,仍然感觉不舒服,母亲匆忙赶到了,她给我买了药,我拿出药喷着肛门,感觉火辣的疼,肚子一会儿便拉稀,但还是没有完全排泄,母亲就帮助我,她不嫌脏,两个手指掐住肛门不停的捏揉,然后,母亲用棉签的另一端向里捅,我在卫生间里蹲了已经一个小时了,我打算放弃,母亲让我服药,我吃了一天的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排泄了一些,接着,我连续服药,便秘的困难解决了。由于我年龄三十多岁,乳奶出现了不足,奶头皲裂,喂奶的时候我感觉到刀割似的疼痛,月子里不能外出,母亲就给我买药医治,她一天两头跑,一点儿不嫌累,母亲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我体会到她的伟大。

      2000年我大中专毕业,学历太低工作难找,我就待业在家,后来结婚生孩子,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父母就替我们分担生活的压力,父母无私的疼爱令人佩服,我发誓今后一定尽全力孝顺他们。借着《老人春秋》这本杂志倾吐我内心的感谢,如果没有父母的关爱我就会失去今天的幸福,祝愿天下所有的老人美满安康。

      琼露含香,翠树摇风,我愿端起一杯芬芳的美酒献给我的父母,让他们甜醉人生最灿烂的胜景,我还要感谢父母的每一次鼓励,记得那天,我在暗自伤心没有得到公司的嘉奖时,母亲恰巧察觉了,她微笑着安慰我,让我下次继续努力,父亲诙谐的说得不得奖都一样,没有什么区别,我被父亲的话语逗乐了,眼里的泪花也随之消失,在父母的鼓舞下,我到得了人生最有价值的东西——荣耀,令我难以忘怀。

      夜幕降临,听一窗风雨,望一片灯花,感恩一生!

      借景抒情的精美随笔散文:老屋

      搬出老屋已经很多年了。

      记忆中关于老屋的片段,却依然清晰。

      从我能够记事开始,就喜欢和堂弟缩在墙角里看着来来回回忙碌觅食的蚂蚁,把饼干屑洒在它们途径的路上;有时候,也会看到有土灰色的田鸡趴着,它的两只眼睛瞪得滚圆,等一条小青虫爬近时,突然伸出舌头把它卷进嘴里。我一动不动的看着,冷不丁的就会被吓一跳。然后两个人“呵呵呵”的傻笑,觉得真过瘾。石缝里,也有蝈蝈和蚂蚱,用两根细树枝就能把它们从缝里逮出来。

      墙角上的天空,总是飘着云,很白净,很清澈,那会儿,我总觉得是墙角把天撑的那么高。

      老屋门口的民堂是用卵圆的溪石铺成的,石头之间都有几丝空隙,雨天,雨水会顺着丝丝缝缝流走,不用担心会积成水洼。热天,光着脚走在上面,尤其觉得凉快。经常和堂弟在民堂上来回追着跑,谁被抓住了就要学鸭子叫,堂弟被我抓住了,就撇着嘴耍赖。春天,我把一粒花生种在民堂里,给它浇水,盼它发芽;夏天,我躺在民堂的石头上睡午觉;秋天,我趴在盛开的桂花树上,陶醉的一塌糊涂……

      老屋的民堂,承载了我成长中的无数足迹,那些沉淀在稚气韶光中的过往,被光阴打磨的越发明亮。

      那时,民堂有多大,我的世界就有多大。

      老屋的墙是用黄土夯起来的。用大块四方的条石砌成屋基,条石两边固定好模板,山上刨来的黄土晒干了水分,用筛子筛过,拣去较大颗的石子,掺入石灰,加水搅拌均匀。然后装进一个个竹篾里,大人们提着竹篾,把调好的土倒进模板,模板边上,早已有人候着,他们拿着木槌,一锤一锤把模子里的土夯实。一层一层,打好的土墙坚硬厚实,最能扛住风雨。

      劳动小憩,大家就地而坐,天南地北家长里短,某位大人总会讲两个诙谐的笑话把人们逗得哈哈大笑。他们的汗水反射着阳光,是和黄土一样的颜色。

      屋顶上盖的青瓦,现在已经少见了。四四方方的一片,中间凹成一个弧面,小时候,村子里的房子几乎都是盖着青瓦,下雨天,雨水从瓦片中流淌下来,珠帘一般密密的滴在矮矮的墙头上,炸开一片水花,“滴答滴答”,单调,却是千百年来不变的隽永弦音。屋子年久了,墙角就长出青苔,有时也会有蕨藓,从巷弄里走过,总能闻到空气中氤氲的湿气,像一坛刚打开的上好的花雕酒,清晰淳朴,让人觉得踏实,这是陈年的味道。

      暖春的时候,偶尔也会飞来几只燕子,轻盈的掠过院墙,到房檐上筑巢去了。它们怕是在讨论今年的新房如何规划的问题吧,“叽叽喳喳”,吵闹着,却是恰到好处的悦耳。屋外也会传来几声吴语,这是远离的喧嚣的宁静。

      邻家的房子就和我们的挨着。他们家来客人,隔壁的婶子炒菜老酒用完了,就拿着碗跑到我家来借,老妈会说:“在灶上自己倒啊”。婶子就会自己倒上,不多不少,足够炒菜,也从不说谢。老妈笑着说:“邻里邻居的说谢难为情”。下雨了,老妈扛着锄头匆匆回家,却发现晒在民堂上的衣服被子都不见了,正要询问邻居,邻居却抱着一摞衣服被子走进我家,“刚才下雨,你家里没人,我就先收了放家里,你数数少了没有”。老妈就说,这怎么会少,倒是麻烦你。邻居的回答和老妈一样:“说麻烦难为情”。

      几家人,房屋中间只是隔了一堵墙。柴米油盐,清淡生活,却是最纯粹的日子。炊烟升起来,弥漫的是从土灶里飘出的温馨。

      垂髫的年纪,总是最经得起回忆。年少的时光,散发着薄荷般的芳香。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渐渐的看不到黄土夯成的房子、看不到房顶上的青瓦、渐渐的看不到氤氲着水汽的弄堂也听不到燕子筑巢的吵闹;原来光脚追逐的地方、现在修起了公路,蝈蝈和蚂蚱也把自己深埋在土里;

      水泥钢筋和红砖代替了黄土,陶瓷瓦代替了青瓦,老房子被推到、铲平,盖起了漂亮大气的楼房。

      离开学校,离开家,在县城租一间房子,然后每天急匆匆的上下班。公交车上各样的人上来又下去,一排排高楼和一个个人在车窗外出现、又消失。

      人行道上斑驳的脚印,记录了这个城市繁忙的生活;行道树总是缀满灰尘,在期盼大雨的来临。

      再也不曾在意我的对面是一个什么样的邻居,我仿佛也成了这里的一个过客。

      偶尔,还是会想起,记忆里沉淀着的那个存放着最纯真年华的老屋,还有光着脚互相追逐的背影。

      本文标题:借景抒情的精美随笔散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4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