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抒情散文
文章内容页

有关小山村的抒情散文

  • 作者: Admin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小山村里,拥着整片浩瀚星海。而如今在都市的喧哗里,独守一窗灯火阑珊。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有关小山村的抒情散文,供大家欣赏。

      有关小山村的抒情散文:梦中的小山村

      那个小山村,实在很小,就连它的名字也很小:蚰蜒咀。

      离开小山村,快五十年了。小山村人品性的憨厚朴实,待人的真诚热情,那种永远的淳朴善良,一直让我魂牵梦绕。

      忘不了,小山村人最常见的一身青色或深蓝色的粗布衣裳,一排布条疙瘩纽扣,透着古朴;忘不了,小山村家家户户炊烟缭绕之后,聚在暖阳下的人端着一样的酸菜洋芋饭,笑语喷饭;忘不了,家有热炕的旧屋老房背山而居,灰黑色青瓦缝隙中茅草轻摇,苔藓斑斑;忘不了,小山村人的一把青盐、一节蓝线、一斤煤油,必须徒步十里到山外,严冬顶风雪,夏日汗涔涔;忘不了,站在山头上,但见远处重峦叠嶂雾霭霭,近处几棵老榆映山村的荒凉冷清,间或鸡鸣狗叫。更难忘,小山村文化殿堂般的小学校。

      说是小学校,其实是小山村很有历史的一座戏园子。楼阁式戏台,古老的庙宇式建筑,雕梁画栋,单檐飞挑,风铃叮当,屋脊双龙欲飞,甚为宏伟庄严。全村百十号人,便挤得戏园子里水泄不通。小山村自古没有博得功名的显贵,也没有富养家族的商贾,但有尚武的拳师名扬四方,更有过年时节吼半月秦腔的能人,那板胡的清脆响亮,二胡的柔和宛转,锣鼓的欢乐震撼,生旦净丑的打念做唱,无不中规中矩,有板有眼,一顾一盼,一颦一笑,无不掀起观者心潮,让老者捋髯仰笑,少者欢呼雀跃,“铡美案”、“劈山救母”、“三滴血”诸多戏名,村人大多耳熟能详,“刘彦昌哭得两泪汪,怀抱着娇儿小陈香、、、、、、”等繁复戏词,村人也能吼上几句,高亢嘹亮之声回荡山野空谷。后来,村学也设在戏园子里。

      戏台下昏暗的道具室,飘出了整齐的读书声;教室对面的土坯瓦房,便是大队的办公室,透过门缝,可见墙上贴着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四大领袖像。过年唱戏,平日教书育人,关键时决策村政农活,这个小天地便成了人们注目的中心。

      全校四个年级,一个班,二十来个学生;老师也只有一个。他给我们教语文,教数学,教大小楷,教画画,教唱歌,也教体育;他既是校长、教导主任,也是总务主任、图书和体育器材管理员。所谓图书,仅三五十本小人书,体育器材也就一个篮球,两只乒乓球“干板子”。啊,那时候,属于我们的快乐真多呀!大声朗读“秋天来了,天气凉了,一群大雁往南飞”,我们的遐想便飞到山外遥远的世界;算数的加减乘除,看谁每次得第一;唱着“二呀么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虽然不知青藏公路究竟有多长多雄壮,嘹亮的歌声却把我们的欢乐送上云天;乒乓球闪动在土台上,推挡、轻削、旋转、猛扣,我们轮流坐庄,各显其能;用羊毛线裹杏核缠得很圆很紧的“皮球”,数一数,看谁拍得最多;麦场上没有篮球架没有地界的比赛,争夺、碰撞、抢断、过人、快传,把我们带到一个物我两忘的炽热世界。一本本小人书,让我们知道了高玉宝渴望读书的心切,孙悟空大闹天宫的神勇,老红军家史的英勇悲壮,李牧之死的哀怜不幸。几分钱一份的《中国少年报》,让我们知道了遥远的但并不很清楚的巴格达、克什米尔中印边境的硝烟,让我们知道了雷锋的热忱无私,焦裕禄的平易伟大,王杰和欧阳海的忠诚勇敢。

      小山村人是一个家族,都姓谢。老师名叫自学,十分勤奋好学。他教我们的歌声是那么甜美流畅,他教我们的朗读是那样绘声绘色,他教我们的算数是那么浅显易懂,他教我们的体育是那么潇洒帅气!一边学,一边教,学得快,教得也快,浑身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他的名字方圆十几里都知道。

      下大雨了。硬实的黄土路面,被大雨点砸成一条蜂窝带,泥泞溜滑,几乎步步摔跤。半空中,细密而巨大的雨帘,扯过一片又一片。家在山下的我们,回不去了。老师带上草帽,手握铁锹,挽起裤脚,送我们下山。山高坡陡,滑如冰面,寸步难行。老师用铁锹铲一个小窝,我们便手拉手赶快踏上一只脚。从山上往下铲落脚点,十分费劲。弯弯山路,风疾雨紧,泥水冲刷,漫流而下,老师铲泥挖坑渐渐慢了下来,当他站下喘息时,只见雨水和汗水,顺着他的脸颊,线一样流下,湿了脖颈,湿了前胸,湿了后背,半截光腿和挽起的裤脚上,泥水斑斑,布鞋早就成了厚重的泥鞋。我们艰难地到了山下,又被哗哗流淌的谷水挡住了去路。谢老师再一次挽高裤脚,说:“来,我背你们过河吧!”当我伏在老师湿热的背上时,感到老师在湍急的河水中深一脚,浅一脚,常打趔趄,身体微微颤抖,十分吃力。过了河,老师扬扬手,说:“快回家吧!”走了几步,我回头看谢老师在雨中艰难上山的身影,不禁鼻子一酸,留下眼泪。谢老师真好,上学四年,老师在雨雪中送我们下山多少次,背我们过河多少回,真是说不清啊!

      为了真诚的感恩,为了长久的思念,为了不灭的记忆,我必须去看看小山村。不知有多少回,要去小山村,终究难以成行。小山村该有鳞次栉比的一排排红砖瓦房了,该有柳的婆娑,榆的刚强,槐的清香,杨的挺拔,花的缤纷,鸟的欢唱,崭新的天地里,五星红旗飘扬在入时的校园,奔跑着天真烂漫的少年,悠闲的老人们笑容可掬,神采飞扬;当年英俊的谢老师,如今精神矍铄地在校园周围遛弯。小山村的过去,小山村的现在,只能在我的梦中。

      唉,不知何时,我能够再回小山村看看呢?

      有关小山村的抒情散文:我那故乡的小山村

      我那故乡的小山村,是一个镶嵌在山坳里的风景如画,民风淳朴的小村落。她三面环山,一面临水,村子呈南北走向,南北各有一个大竹园,西面是群山,东面是一片密集的杨树林,再往东就是宽阔的河床,河床上满是又细又白的沙子。那是一个给了我儿时无限欢乐的地方。春天,站在进村的一个小山岭上,看到的是绿树掩映的村落,可谓是“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秋来满山遍野都是核桃和红红的柿子。那一湾碧绿的洛河水仿佛一条玉带环在了小村的腰间,人们常说一个地方有山有水方更显出灵性,我那故乡的小山村在绿水青山间更象一颗璀璨的明珠;更象一个婴儿,静静的蜷卧在山坳里,恬美宁静。

      记忆中最惬意的事情就是,每年夏天与小伙伴们去洛河游泳戏水的情景。由于住在河边,我8岁就学会了游泳,9岁那年夏天的中午刚涨过水,河水还很浑浊,听说河的对面有人种了香瓜,我和几个小伙伴一商议,立即行动。除留一人看衣服,我这个小班长带着几个小伙伴光屁股游到了对岸去偷摘香瓜吃,孰料被人家抓了个正着,不让我们回家,但是那人看看我们一群小家伙,也无可奈何,最后只得警告一下了事。我们撒腿就跑,从此再不敢去河对面吃香瓜了……记忆中,每天早上上学都能看见大人们去井边担水,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祥和的微笑,由于是计划经济时代,没有激烈的竞争,大家就那样过着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恬淡生活。在孩提时代,记忆中最懊恼的就是每年的寒假不是下雪就是消雪,屋檐上不时滴下化了的雪水,村里的土路就更加泥泞了,本该出去疯玩的,因了这泥泞只有乖乖呆在家里,平白的冲淡了那种又考了第一的喜悦。秋忙假通常都是有的,正在田间劳作的大人们都在卖力的干活,突然不知谁喊了一声“有野兔”,然后“倏”的一声就窜出了一只野兔,于是那些年轻小伙子就丢下了手中的活计,撒腿就追,我们一群小家伙也跟着疯跑……就是这些琐碎的事情填充了我的童年,带给了我无穷的欢乐,无尽的回忆!

      10岁时,我随父母搬进了县城,觉得从此和小村的距离有些遥远了,但在内心深处,我觉得我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她。参加了工作后,当世俗的压力,尘世的喧嚣让我感觉到心累的时候,便忍不住一次次驱车,回到我那魂牵梦萦的小山村。或坐于村下的杨树林,或仰卧于河边的沙滩,浮躁的心灵便逐渐趋于平静。最喜欢在夏日的黄昏,默默的看又大又红的的落日慢慢地一点一点往下滑落,最终消失在了山的那一边。孩提时代总想山的那一边一定有太阳美丽的家,不然它为何每天总按时回家呢?暮蔼渐渐四起,丝丝缕缕飘荡在河面上,笼罩了树梢,一切都象披上了一层梦幻似的薄纱。

      天完全地黑了,不久,圆圆的月亮升上了天空,碧蓝的天空仿佛洗过一般地洁净,镶嵌在夜幕上的星星俏皮地眨着眼睛,河面上泛着银色的月光,月光使树木和山峦仿佛披上了白色的晚礼服,愈发朦胧美丽,河水“哗哗”地唱着,杨树“哗哗”地笑着,四周显得愈发静谧了。或躺于沙滩,或赤了脚在沙中踱步,感觉是那样的惬意,柔软的沙子象抚过湖面的微风,万般温润,千般柔情。就这样徜徉在大自然中,此时感觉尘世的一切喧嚣浮华离我是那么地远。烦恼的,或者快乐的事情,都已经不再是我的牵挂,心与自然完全地融合了,任思绪长了翅膀在晚风中游弋。不知不觉间,夜已深了,该走了,禁不住在离开的瞬间,转身回眸。记忆中那大片的瓦房已被许多小楼所代替,碧绿的麦田也被许多矗立的新房所占领,那种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恬淡宁静的田园生活正在逐渐迷失,不禁使我困惑,在这个物质文明愈加发达的今天,我们究竟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禁不住对小村挥了挥手,轻轻地说:我那故乡的小山村哟,无论我走到那里,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你永远是我心灵休憩的港湾,是我一生一世魂牵梦萦的地方!

      有关小山村的抒情散文:温馨的小山村

      在生命的河床上生长着茵茵绿草,翻晒着春泥夏石,古瓦今砖,更珍藏着无限温馨的往事和情怀,当风浪拍打着堤岸时,它们便缤至踏来,沁人肺腑。

      在我的记忆记忆深处,金黄色的稻草散发出熟悉温馨的气息。躺进它那松软的怀抱,酣然入梦,梦里依然弥漫着稻草诱人的气息。

      我的童年,生长在一个小山村。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阳光很亮的日子,打谷场上铺满金黄的稻谷。几头黄牛拖着又大又沉的石磙,满场滚动。反复滚过无数遍之后,一柄柄扬叉将碾得松软的稻草挑开,堆在四周,堆成高高的小山。这正是村里孩子玩耍的天地。在松软的稻草堆上翻筋斗、摔跤、做游戏……玩得天昏地暗,忘了时间。夜色从天边滑来,掩没了山、树、田野和面前的打谷场,各家门口亮起晕黄的灯光,传来大人们喊各自娃崽的声音,才恋恋不舍离开……

      一天黄昏,我和村里的小伙伴们打闹累了,我竟然躺在打谷场旁边的稻草堆里睡着了。睡得好香好甜,正美美地做着梦:梦里的稻草堆越升越高,我飘飘悠悠来到天空,和一群星星们在做游戏。突然被一阵吵闹声惊醒,朦胧的月光与手电筒映照的光亮里露出父母那焦急、关切的神情。原来小伙伴们回家时,竟没发现在稻草堆里睡着的我。直到吃晚饭时父母四处寻找,后来终于在稻草堆里找着了。而这时已是月过中天,村里其他的大人和孩子早已进入了梦乡……

      脱完场后,稻草分给各家。每年这个时候,母亲总要添换一次垫在床上的稻草。重新添换之后,睡在上面格外松软、舒服!尤其是嗅着稻草散发出的阵阵扑鼻的气息,很快进入梦乡。其余的稻草围着一棵棵树扎成草垛,深秋和冬季用来喂牛。不用说这些草垛自然成了鸡和我们这群孩子争抢的“阵地”。在田野啄够食的鸡们蹒跚着走来,一拍翅膀飞到草垛上,还在老远就听见它们的歌声接力棒一样传出村外。然后是我们这群孩子模仿着那年月电影里的场面,一边“冲呀”、“杀呀”跑来,强占了它们的“阵地”打闹够了,四仰八叉躺在松软的草堆上,晒着秋日暖暖的阳光,不知不觉睡眠温暖地拥抱着进入梦乡。

      早上醒来,村子很安静,秋日的阳光依然暖暖地照着。草垛下老牛静静地咀嚼,一下一下嚼得很慢很仔细,隔不多久就听见“咕”地一声。老牛对我们这群孩子的嬉戏、打闹无动于衷,只管慢慢地咀嚼,反刍,就像爷爷常常喜欢坐在墙角晒太阳,静静地回忆往事……

      光阴荏苒,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了。岁月悠悠,我早座二十多年前就离开了童年的小山村。几经辗转来到了城里,满以为人生找到了归宿,谁不知城里远不如乡村好,从此又思乡心切了,写了不少怀念故乡小山村的文章。许多文章因情真意切被网站加精入典,常沉醉如斯。记得九十年代初,一年临过春节,买来时新货,当床上垫了多年的稻草换成新买的席梦思时,不知为啥那个夜晚我竟然失眠了。夜不能寐,思绪万十,想着童年、回到了故乡——小山村,童年的伙伴、童年的老牛、童年的草垛和那棵驼背梧桐都向我缤出微笑。

      直至四更天才朦胧入梦,我回到了小山村,在打谷场周围的稻草堆里,轻松、惬意、欢乐地和小伙伴们嬉戏着、追逐着……

      本文标题:有关小山村的抒情散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6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