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等待候鸟

  • 作者: 盛夏青柠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等待候鸟

      我们好像一群候鸟,长大了,就离巢,去寻觅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却终是辜负了一份寂寞的守候,一颗爱的心。 ——题记

      天有些阴暗,不一会便下起雨来。这一场秋雨显得很绵延,将大地笼罩在一片朦胧的薄纱中。颇有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美感。我打了一把小花伞,步履轻盈地躲开地面上的一个个小水洼,雨,带来的清新空气让我心旷神怡,用心灵去仔细感受大自然的呓唔。在不知不觉中,我便到了爷爷楼下,抬头望望,只见五楼的楼户紧闭着,我心里不禁有些疑惑,爷爷在家吗?我将伞往上举了举,踮了踮脚尖,将手放在嘴边做喇叭状,向楼上喊道:“爷爷!你在家吗?我来看你来了。”语音刚落,我便竖耳倾听回音,可听了半天,熟悉的声音并没有传来,甚至除了雨滴外没有一丝声音,就在我准备再喊一声时,身后的那栋楼里传出一个温柔至极的声音,又含着一丝宠溺,答到“哎!孙女,回来吧!爷爷在呢!”凝?这是准,不是我爷爷的声音啊!这个老大爷可真是老糊涂了,连自己的孙女都会认错。雨水顺着伞檐滴落在地上,溅起一个个小水洼,一阵冷风迎来,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又咽了咽口水,继续喊道“爷爷!在家吗!”“哎!孙女,爷爷在。”又是轻柔的一丝回音,只不过又多了一丝疑惑。这个老爷爷怎么那么糊涂呢?难道还没有听出来我不是他孙女吗?还好我的爷爷奶奶没像他这么糊涂。正当在思索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好奇地回头:只见楼道里有一位挺着啤酒肚的老爷爷一手扶着楼梯,而另一只手却小心翼翼地拿着一件淡粉色的外套,想来是他孙女的吧!老爷爷一脸的欣喜,一边走一边唠叨:“孙女,你可回来了,爷爷呀!给你钝了一大锅好喝的排骨汤!”也许是因为伞遮住了脸,他并没有看清。猛然间,我回头,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他。而在他抬头的那一瞬,在看到我时,他愣住了,似乎有些不相信,抱着一丝希望,他又抬头,睁大眼睛望了望,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也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一刹,他眼中满是失落,就像遗失了什么宝贵的东西,接着,又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口气。再次抬头时注意到我的目光,他十分愧疚地笑了笑,随后便转身,脚步沉重地走了。那脚步如同他无比失落的心,失了来时的兴奋。这只是一场空欢喜。雨越下越大,打落了树叶,溅起了水花,老爷爷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

      我本以为,那位老爷爷会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这件事情,也会被我淡忘,但我终究是明白了那位苦心地守候。

      几天之后,母亲带我去看望外婆。已经两三个月没看见外婆了,可我却没存有一丝想念。到了外外婆家,我暮然间看到她穿梭在厨房间身影,一时之间竞有些恍惚,不知不觉间,那个爱笑的外婆,变成了一个矮小的小老太太,岁月催人老!吃饭的时候,我面对满桌的“佳肴”,却无从下手。而一旁的外婆则不住地往我的碗里夹菜,笑盈盈地看着我,不时感叹:“小姑娘长大了!”而我的目光至始至终停留在过各个地方,可就是没有停留在她的脸上。“好吃吗?”外婆满脸期待地看向我,等待我的回答。漫不经心地吃饭的我,面对这个问题有些茫然。半晌,我抬头望向她,挤出一个干涩的笑容说:“好吃!”那以后就多回来吧!几乎是语音刚落,外婆便满脸自豪地提议。“哎呀!平常没有时间!有空再回来。”我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十分不耐烦。外婆一下子变得十分尴尬,只好笑笑。引出了话题:“哎!我现在可真是老糊涂了!”说着,她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继续说道:“上周我在家看电视,听到楼下有人叫‘外婆’,我以为是你来看我来了,便连声答应,我当时只顾欣喜,完全没想到那天你在上学,到头来只空欢喜一场。这人啊!说老就老了!”一刹间,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袭来,让我感觉心头一颤,这一刻,仿佛时间静止,我抬头凝望她那饱经风霜的脸,和那带有丝丝失望的眼睛,我仿佛看到了外婆和那位老爷爷的心,莫名地有些想哭……

      在外婆一生中最美的年华,她走过了一座桥。桥上是绿树红花,桥下是流水人家,桥的这头是青丝,桥的那头是白发。她说。在这座桥上,她得到了一生中最美好的礼物——我的母亲和我。她心甘情愿地为我们付出她的全世界。

      我们好像一群候鸟,长大了,就展翅高飞。飞过雪山,飞过高原,看到一些人,了解一些事。终有一日,你会回头,发现巢中的他们,忽而白首,却坚定地日夜守候着,他们,在等待候鸟,归巢,等待属于他们自己的满足与快乐。

      秋夜秋风起,因为爱的守候,夜阑人未静,但心已安。

      本文标题:等待候鸟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6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