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四月的岭师

  • 作者: 冷月清澜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转眼间,已是四月了。

      自林徽因执笔轻吟“你是爱,是暖,你是人间四月天”的倾世锦句之后,四月的美景俨然成了无数文人墨客抒发浪漫情怀的寄托。有人爱四月的洛阳城,因那倾城的牡丹;有人爱四月的江南,因那多情的烟雨;有人爱四月的武大,因那缤纷的樱花;而我,唯独钟情于这四月的岭师。

      四月的岭师是慵懒的。凝眸眺望,此时的天空无比湛蓝,偶尔有几朵白云从头顶慢悠悠地挪过,似蜷缩成一团的白色猫咪,亦像孩童时手中蓬松松的棉花糖。风儿又轻又柔,像轻音乐,时不时弹拨着水做的弦。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般的慵懒,迎着风,连脚步都不知不觉地缓慢了,一任自己的思绪无际畅游。此刻,无论多么烦忧的心事,似乎都能在这微风里一一柔化,随之散去。

      四月的岭师是幽绿的。古榕广场上,阳光穿过幽绿的树叶,澄澈通透,于光影交错间缓缓铺开,或深或浅,或浓或淡,散落着,映射着,在光阴的眉宇间,开出一篱风月。空暇时间漫步于校园内的林荫小道上亦不失为一种享受,满眼的葱茏多是馨香索绕,似乎,那些绿意全都是浸满沁人心脾的暗香。偶尔,一阵风吹过,鼻尖满是清新的淡香,顿觉心旷神怡。

      四月的岭师是安静的。晨起,旭日东升,碧草凝露,于博学园里静读古文,吟诗作赋,别有一番风味。石碑镌刻着“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十个大字,醒人耳目。此时,风还停在林梢,花儿正含苞待放,嘘,声音小一些,脚步轻一些,莫吵醒了树上那些尚在梦乡的鸟儿呀。黄昏时,最喜依着夕阳独坐在椰林的石凳上,或听着音乐,或赏花读书,享受着独处的时光,惬意至极;又或是约三两好友,闲话雅聊,抑或是用相机定格着这青涩校园的每一个美好画面,惟愿岁月静好,浮世清欢。夜晚时,独自躺在树人广场的大草坪上,吹着风,数着天上的点点繁星,或闭着眼睛,倾听着耳机里循环着的轻音乐,放空自己,沉醉在这属于自己的小天地里。

      四月的岭师是激情的。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运动场上总少不了运动健儿的身影,他们奋勇拼搏,用汗水诠释着青春的激情。图书馆里亦少不了莘莘学子在奋笔疾书,挥斥方遒,在知识的海洋里忘我地遨游着。在校园里闲逛时,经常能听到鸟儿欢快的声音,清脆婉转,走进树底下,尚能看到它们在枝头歌唱飞跃,树上的花儿也随风起舞,似是在庆祝着这最美人间四月天。

      四月的岭师是缠绵的。在这南方的小城里,春日里的雨如烟似雾,不像夏日里的雨那般急促,那般烦躁。下雨时,最喜依着窗坐着,看着雨淅淅地落着,任风拂过发丝,放眼望去一片朦胧。雨一停,最雅趣之事莫过于在校园里悠悠地漫步着。此时,雾气尚未散尽,整片天地依旧朦胧着。树上的枝叶还沾着晶莹剔透的小雨珠,正一滴一滴地往下跳着,地面还未干,若是一不小心踩着积水,轻轻溅起,亦是少有的惬意,看上去别有一番意境。

      许是骨子里就爱花痴花,因而,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花可赏,便觉得满心欢喜。岭师四月的春花,像小姑娘的脸庞,它没有夏花开得那般绚烂,也没有秋天的花朵那么成熟,她羞涩,纯真,又不失妩媚,一朵又一朵,赶趟似的,开在春的眉间,开在朱自清的笔下,开在美好的光阴里。

      落笔,轻搁,望着窗外的春光,顿觉温暖于心。若是春日里你我有约,那便约在这四月的岭师,处处风景,处处诗意。

      本文标题:四月的岭师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6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