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家乡的鸟鸣声

  • 作者: 大山一隅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18-07-04
  • 被阅读
  •   家乡的鸟鸣声

      我的家乡山多山大,山连山,坡连坡,满山满坡的树,满眼满目的绿。这里,山多树多鸟也多,有能叫出鸟名来的和叫不出名儿的,人们长年能听到各种各样的鸟鸣声。

      乡亲们说,在山里,常听到鸟鸣声是一种享受。

      在这些能叫出名儿的鸟中,有喜鹊、竹鸡,画眉、麻雀、野鸡、锦鸡、斑鸠、阳雀、布谷鸟等。那些叫不出名儿的鸟也和叫得出名儿的鸟儿们一样,在这树多林茂的山里筑巢,下蛋、孵蛋,繁衍各自的后代,它们也能叫出各式各样的鸣叫声,和那些山里人熟悉的有名儿的鸟儿们一样抖开翅膀叫个不停。乡亲们说,山里的鸟鸣声就是原生态的天籁之音。

      在这些有名儿的鸟中,乡亲们把阳雀、布谷鸟称为阳春鸟,它们叫的时候就在山里的阳春三月,在这里就有这样的一种说法:清明三早阳雀叫,年年如此,每年的清明节过后三天阳雀就会准确无误的开叫了,在阳雀的叫声中,山里的绿树长出了新枝,坡上的青草露出了新翠,人们的春心春情萌发了,耳里听着阳雀叫好像在听一支歌,心情就格外舒愉明朗开来,就在阳雀的叫声中,人们忙着山里春播春种的农活,男人们扬起鞭吆喝着赶着牛翻犁着泡了一冬的水田,犁耙水响耕田忙,女人们高扬起农具在土坝里种下包谷高粱黄豆,种黄瓜,南瓜,冬瓜,丝瓜,豇豆,四季豆。在阳雀的叫声中,人们用手摸着精细的土粒,高挽起裤脚赤着光脚踩在松软的泥土里,顿觉得有一股暖暖的地气在流动,让他们更加明白一年之计在于春,春时多流汗,秋后多打粮的真谛。

      在布谷鸟叫的时候,该是在山里农历的“立夏”前后,也该是山里田里抢插的大忙季节,山里海拔高,田里的秧苗抢插要比海拔低的平坝迟插十天半个月。这时节,布谷鸟不停的在青山的绿树上鸣叫着,人们弯着腰在水汪汪的大田里把早已育好秧苗扯下再在大田里重新插上,抢插不亚于抢种,在布谷鸟的叫声中,人们的沙沙扯秧声和哗哗插秧声融合成一只动听田间小曲在田坝上萦绕,人们知道,布谷鸟的叫声不仅仅是在告诉田里抢插的紧迫性,还传递着当年旱情的信息,人们期待的是布谷鸟最好要在立夏节气的当天或过后一两天开叫,布谷鸟在立夏前每提早一天开叫就意味夏末初秋时节就有十天的旱情,山里历来怕旱不怕涝。遇上布谷鸟提早在立夏前开叫的年景,人们便把山里的山塘早早地蓄上水,保上一季庄稼少受一点旱,人们期盼年年风调雨顺。在人们的眼中,土里田里的庄稼都长出了,泛绿了,阳雀和布谷鸟就远走高飞了,就听不到阳雀和布谷鸟的叫声了,远走高飞的它们给人们留下些牵挂,直到第二年开春才能听到它们的鸣叫声。

      在我们山里的众多的鸟鸣中,数画眉鸟、竹鸡叫得最旺,它们一年四季都在叫,只要它们在青山绿树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一开叫,山里的鸟儿们都自觉加入到齐鸣的大合唱中来,显然成为它们嬉戏叫闹的天堂。

      在这鸟鸣不断的山里,乡亲们把时时处处闻鸟鸣当做一种荣耀,近山识鸟音,他们能从众多的鸟鸣声中辨别出是什么鸟叫,是公的还是母的,是高歌还是低语,是示强还是示弱,是谈情还是说爱,是激昂还是低沉,乡亲们都能听得真真切切,辨得清清白白。

      在山里过日子,一辈子难免坎坎坷坷,难免风风雨雨,难免起起伏伏,难免喜喜忧忧,难免生生死死,难免纷纷扬扬,顺的喜的乐的欢的得的时候听鸟鸣,人的心境更会海阔天空,逆的忧的悲的伤的失的时候听鸟鸣,顿会云消雾散化为乌有,重新拾得自信心。于是,乡亲们把时时处处听鸟鸣当做他们生命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他们忘不了山里没有鸟鸣声的光景,那都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事,山里刮起了乱砍滥伐的风,满山满坡的树都被砍伐光了,人穷山败,山山坡坡光秃秃的,鸟儿们只好远走高飞去了别处,人们就再也听不到鸟鸣声,到处都是荒凉、寂静、落寞的窘境。到了八十年代责任田土到户后,人们放开了手脚在山里植树造林,封山育林,后来又退耕还林,山里又长上了满山满坡的树林,远去的鸟儿们又回来了,人们又听到了久违的鸟鸣声。乡亲们说:莫忘那段难堪的经历才会珍惜今天的拥有。于是,他们对鸟儿更是情有独钟,爱鸟护鸟又养鸟,农活闲着的时候,他们就在画眉鸟,竹鸡经常出没的高坡上绿树下,安上些鸟套子,然后抿着嘴巴皮学鸟叫,把画眉鸟,竹鸡诱进套子里来,然后把套上的画眉、竹鸡关进十分精致的鸟笼里,在家里精心驯养起来,驯养好了,早晚就把鸟笼子挂在屋前屋后的绿树上,有意去逗一逗,让它们开叫起来,于是,一鸟叫来百鸟合,整个村子都是鸟鸣声。

      农活忙不开的日子,乡亲们干脆把鸟笼子也带上,就在田边地角的绿树上挂着,边干农活边听着鸟叫,在清脆悦耳的鸟鸣声中劳作,一天的时光过得风快。力气劲儿大增不觉得累。有时出山赶集或走亲访友,也把关上画眉,竹鸡的鸟笼子带上,去跟鸟友们去斗斗鸟,比比鸟鸣声,看看谁的画眉、竹鸡斗得狠叫得好,斗鸟、比鸟鸣的地方总会聚来围观的人们,大家轻言细语地评头论足,两鸟之间你来我往的激烈打斗,此起彼伏的鸟鸣声给人们带来了极大的乐趣。那些斗赢了的叫得好的画眉和竹鸡能得到许多围观人们羡慕的目光和赞许声,鸟的主人也因此感到脸上增光和神采奕奕。

      想起当年我还在山里的时候,也特别喜欢去树林子聆听各种各样的鸟鸣声,尤其是画眉和竹鸡,有时看到人们驯养的画眉、竹鸡关在笼子里,我便有意去挑逗挑逗,让它们又跳又叫,最接近的听到它们的鸣叫声。在山里的时候,我也深深感受到,乡亲们爱鸟护鸟养鸟而重情于鸟的鸣叫声,是因为有鸟的地方就山清水秀,绿树成荫,聚鸟的地方就有听不够的鸟鸣声,就意味着和象征着这地方充满鲜美的灵气和鲜活的灵性,充满蓬勃生机的生命力和青山绿水般不老的情。于是,我想,我们乡下的鸟鸣声就是一支流动的音乐。她有如高山流水,她有如蓝天白云,轻轻地飘来,悄悄地飘去,在青山绿水间流动,在阳光下的天地间流动,在乡亲们的热望和憧憬里流动,也在我思乡念乡的心境里流动。我想,这种流动该是我们山里人与大自然和谐美的交融。

      本文标题:家乡的鸟鸣声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06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