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难以痊愈的心病

  • 作者: 冀成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6-26
  • 被阅读
  •   记得刚刚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天下午,我放了学回到家里,搁下书包就跑下楼,一蹦一跳地理发去了。
      进了理发屋里,我目不斜视地径自走到理发椅子跟前,一屁股坐上去,双手往椅子两边的扶手上那么一放,双眼看着前面镜子里的理发师傅,大模大样说:“嗳,师傅,给我剪个小平头。”说完,就闭上双眼做起了白日梦来。
      我从小就喜欢听小姑姑给我讲故事,什么王二小放牛、七仙女下凡、阿凡提倒骑毛驴、皇帝的新装……不过我最爱听的还是五叔给我讲的三侠五义,尤其是孙悟空大闹天空,三打白骨精的故事。故事听多了,我的小脑袋瓜子里就经常会浮现出一些蹊跷古怪的想法,时常臆想着自己有孙猴子的七十二变本事,上天入地捉妖怪。当然啦,我捉的那些牛头马面的妖怪,都是平时欺负过我、得罪过我的人。有的时候,我想着想着就会为自己有那么大的能耐而偷着乐。
      我坐在理发椅子上,闭着双眼想象着自己吃完了香甜的仙桃就美滋滋地睁开了眼睛。我这一睁开眼睛不要紧,镜子里面的我的小脑袋已经变成一个小球头了。我立马就脖子粗脸红地不愿意发师傅的了,竭斯底里地喊叫着:“谁让你给我剪这种球头啦!这么难看!谁让你给我剪这种球头啦!这么难看!”
      理发师傅好像是没有听见我朝他咋呼似的,心不在焉地看了一眼镜子里的我,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头,随手解下我身上的白布围兜,冷冰冰地说:“好啦,小家伙。起来走吧,今天就不要你的钱了。”说完就转身洗手去了。
      我站起身子,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可着嗓子又朝着理发师傅的后背大声地嚷嚷着:“那也不行!你干啥给我剪这种小球头!这么难看!你赔我的小平头!你赔我的小平头!”
      理发师傅洗完手,转过头来,黑着脸,恶狠狠地瞪着我吼叫道:“你咋呼什么!熊孩子,你懂得什么好看不好看的,头发剪短了凉快。赶快滚回家去!再瞎嚷嚷,老子捶死你!滚蛋!小王八犊子。”
      理发师傅的那种凶狠劲头一下子就把我给吓唬住了,我站在那儿乖乖地闭上了嘴,也不敢看他的脸了,气呼呼地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脚尖。心里寻思着,动手和他打架吧,打不过他。哭吧,太丢人。骂他吧,他肯定得揍我。这可怎么办呢?
      理发师傅见我气嘟嘟地站在那儿闭上了嘴,也就不再搭理我。这时候正好来了一个剪头的老头,他就微笑着给那个老头理发去了。
      我趁着理发师傅给那个老头洗头的时候,偷偷地拿了他的一把刮胡子刀藏在了身后头,瞪着双眼看着理发师傅的后背,慢慢地倒退着脚步,悄悄地溜出了理发店。出了理发店的大门,撒开双腿就没命地往家跑,一路跑着,一路上还自言自语地骂着那个理发师傅。
      “我操你妈的,你个老王八犊子,我看你一会儿怎么给人家刮胡子。你给我等着,等我长大了就回来狠狠地揍你。一拳就把你的嘴打歪,二拳就把你的大门牙打掉,让你三天都不能吃东西,饿死你这个老东西。”
      我一边往家里跑着一边这么想着,想着想着就好像真的是把那个理发师傅给胖揍了一顿,高兴的不得了,还没有等到跑到家的时候,就已经把刚刚受到理发师傅的那一顿窝囊气给释放光了。
      我气喘吁吁地跑到楼门口,停下脚步,用一只手擦了擦脑门上的汗丝,一步两蹬地跑上楼,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钥匙,开开屋门,走进屋里,顺手把手中攥着的那把汗唧唧的刮胡子刀放到了桌子上,然后转过身子,三步两步迈出屋,随手关上屋门,噔噔噔地就跑下楼去和小朋友们玩了起来。
      天黑透了,大家这才散了伙,各自回家。我跑上楼,刚一开推屋门就看见爸爸站在屋里,手里拿着那把刮胡子刀。爸爸一看我回来了,就黑着个脸问道:“这把刮胡子刀是哪里来的!”
      我一下子就让爸爸那种严厉的气势给吓傻了,呆呆地站屋门口,说不出话来了。爸爸一看我的神情不对劲,就一把把我给拽进了屋里,再三地追问我刮胡子刀是哪里来的。我低着头站在爸爸跟前,心里暗暗拿定主意,甭管爸爸怎么问,我就是给他来个死活不吭声。
      爸爸让我给激怒了,火冒三丈地拿起一把扫帚头就劈头盖脸地打我。我被爸爸打得疼急了,可着嗓门嚎叫,嚎叫得整个楼门洞里的邻居们都先后地赶到了我们家里。我趁着人们拉我爸爸的时候,赶紧窜到窗户台上,麻利地从缺了一根窗户棂子的空隙中钻了出去,站到了外面的窗户台上。我双手拉着一根窗户棂子,低头往楼下一看,楼底下正好有一大堆黑乎乎的沙子。心里寻思着,我现在跳下去,直接往奶奶家里跑,爸爸绝对追不上我。我这么一想,就跃跃欲试地想要跳到楼下去。
      我的举动一下子吓坏了满屋子里的人,人们都停在原地上瞪着大眼睛看着我,谁也不敢说话了,谁也不敢抬脚往窗户跟前挪动一步脚步。
      我爸爸站在原地上,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嘴里结结巴巴,小声小气地朝着我说:“好、好、好孩子。我、我不打、不打你了。你快、快、快下来,啊、你听话,听话,快点下来,我不、不打你了。”
      当时我并没有觉得跳下楼去有什么可怕的,我爸爸倒是让我给吓的满脸焦黄,连话都说不成句子了。我看着爸爸那种害怕的样子,心里涌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得意感,不由自主地就用鼻子朝着爸爸轻轻地哼了一声。心里寻思着,你再敢打我一下,我就马上跳下楼去,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我心里这么寻思着的时候,屋子里的那种紧张气氛就像一股电流似的,一下子传递到我的身上了,弄得我也有些害怕了,心里砰砰乱跳,抓着窗户棂子的双手不由自主地就抓紧了一些。这个时候,我是既不敢往楼下跳,也不敢钻进屋子里来,就眯缝起双眼站在外面的窗户台上,硬着头皮和屋子里的人们僵持住了。
      挨一顿打倒并不要紧,过一会儿身上就不疼了。可这一屋子里的人,现在谁都知道我偷了东西,知道我是个小偷了,这脸可丢大了。
      哼!听话,听个屁,你让我成了一个小偷,我恨死你了,你这个坏爸爸。
      就在我十分懊恼,又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我小姑姑走进了屋里。我小姑姑最疼爱我,从来都见不得我受到半点委屈。我一看来了一个真正的大救星,立马瞪圆双眼,急撩撩地朝着我小姑姑就喊叫道:“小姑姑,小姑姑,你快过来呀,爸爸他想要打死我!”
      小姑姑看见满屋子里都是人,一下子愣在那儿了。就在她愣神时候,猛不丁地听见了我的喊叫声,一眼看见我站在窗户外面的窗户台上,顿时就吓得她的脸刷地一下子全都白了,一张脸也变了型,在灯光下显得非常难看。她站在那儿又急又慌地冲着我就喊叫道:“乖孩子,抓紧些!抓紧些!快,快,听姑姑的话,乖,你乖,快点钻进来。啊!听姑姑的话!啊!听姑姑的话。”
      小姑姑看着我很听话地钻进了屋子里之后,这才松了一大口气,也不再管我的事了,转过身子就和我爸爸干上了。
      “你为什么打孩子?啊!你干什么要逼得孩子去跳楼,你太不像话啦!今天我就先死给你看!”
      小姑姑一边朝着我爸爸怒吼着,一边就用她的头向我爸爸的怀里撞了过去。我爸爸既不敢躲闪,也不敢还手,被我小姑姑撞得直后退,一时之间屋里头就又乱了套。有拉我小姑姑的,有拉我爸爸的,那场景真是热闹极了,比那一些香港的武打片子都好看。
      我躲在屋子里的北墙角边上,幸灾乐祸地看着小姑姑用头顶撞我爸爸,心里头可解恨了,心里头还不断地给小姑姑加油,好!好!好!使劲撞他!使劲撞他!使劲撞他!
      我爸爸让邻居们给拉走了,我连忙拿起书包,紧紧地跟在披头散发的小姑姑屁股后头到奶奶家里去了。
      我偷人家刮胡子刀的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不过,从那以后,不管因为什么事情,我再也不敢去偷别人的东西了,直到今天,只要看到刮胡子刀,我就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心里头就不舒服,浑身都不自在,偷刮胡子刀的那件事情,几乎成了我这辈子都难以痊愈的一块大心病。

      【编者按】:一把刮胡子刀,一块沉积的心病。这篇小说,虽然情节并不新颖,但意味深远。问好作者!

      本文标题:难以痊愈的心病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79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