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一张白条子

  • 作者: 冀成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6-26
  • 被阅读
  •   一
      
      张老头得意洋洋地把红木棋子往棋盘上叭地一放。大吼一声:“将军!”
      “哼,烧地你不轻!”王老头底着头,不甘示弱地跟了一句。
      张老头抬起头来,用一种狡猾的眼神看着王老头的脸,大声地又来了一句:“你看,我上马!先吃你的炮。哈哈!上当了吧!我再吃你的车!”
      张老头吃了王老头车,兴奋得像个孩子似的,手舞足蹈地大叫了起来。
      “呀呀!哎呀!这,这,这可不行,我没看清楚,没看清楚。不行,不行,这可不行。”
      王老头的嗓门一下子降低了八度,连忙伸手把棋盘上的那个红木棋子拿到手中握了起来,生怕他这个‘红车’被张老头给抢了过去。
      “喂!喂!喂!你你你,你这个老家伙,不能悔琪呀!”
      张老头一见王老头悔棋,一下子急得连嗓子都变了音。他一边朝着王老头尖声地嚎叫着,还一边相互地拍打着双手,拍得双手呱呱地响。
      王老头把那个红木棋子紧紧地握在两个手心中间,歪着脑袋,眯缝着双眼,看着张老头的红脸膛子,慢条斯理地说:“你昨天怎么悔棋了?”
      张老头有点底气不足地回答着:“昨天?昨天那是昨天的事,今天可不行了。”
      “哼!你这个熊家伙,从年轻的时候就不讲理,老啦老啦还这么霸道,真不是个熊玩意儿。”
      王老头满脸怨气地骂了张老头这么几句,便摇晃着脑袋,微微地眯缝着双眼看着张老头,脸上还露出那么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
      张老头把脸一沉,双手往腰上一掐,登着一双有些浑浊眼睛,理直气壮地朝着王老头就喊叫着:“老王,你这话是怎么讲的?我什么时候不讲道理啦?啊?我什么时候霸道过啦?啊?你说。我告诉你,我老张这一辈子站得正,走得直!什么时候都是说话算话,吐口吐沫都是一根钉。”
      王老头是笑非笑地看着张老头不咸不淡地说:“哼!你还站得正,走得直哪!那年,就是那一年,你还记得不记得,你拿着一张白条子找我来报销,我不给你报,你就气得暴跳如雷,朝我拍桌子,瞪眼睛,摔了我的茶杯,临出门的时候,还踢了我一脚,你真是够可以得了。这还不说,事情都过去一个多星期了,见了我还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不搭理我。要不是我看在咱俩是老战友的份上,那天在回家的路上,我才不上杆子硬拉着你到我家里去喝酒呢。”
      “嗨!嗨!嗨!那,那,那不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吗。对,对,对,是有那么一回事,我还记得。那天在下班的路上,不错,是你硬拉着我上你家去喝酒的,我还没有老糊涂呢。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咱俩喝的是你收藏了多年的茅台酒,对不对?当时你老婆往桌子上揣菜的时候,她看见我大口大口地喝你家的茅台,心疼的呲牙咧嘴的,我装作看不见,就是一个劲地喝,后来咱俩都喝醉了,是不是?啊?”
      张老头说到这儿,冲着王老头哈哈哈地笑了几声,他还没有等到王老头接上他的话茬,就略有所思地嘟囔着:“想一想,那个时候,老伙计,咱俩还真是挺有意思的啊!”
      张老头嘟囔完,便把脸一板,冲着王老头就埋怨道:“哎,不是我说你,老王,你这个人就是死心眼,一点也不懂得什么叫变通。我清清楚楚地还记得,当时人家小会计拿着我的那张条子去请示你,你把马脸一沉,来了一句不行。对吧?那才惹得我上你办公室里去闹的。哼!亏你还有脸说哪,直到我退休,你也没有给我报销那六元五毛钱啊!今天你不说的话,我倒把那件事情给忘光了。就那件事情来说,你还有理是咋地?啊?老倔驴。”
      王老头听到这,憋的满脸通红,瞪着双眼,朝着张老头就咋呼道:“嗨!嗨!你看看你!你看看你!我咋就没有理啦?我请你喝酒,那是因为你过去是我的老首长,是我的老朋友。我不给你报销那张白条子,那因为你是一厂之长,我是财务科长,遵守财务纪律,是党性,是原则。怎么的?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还在耿耿于怀呀?今天你还想翻小肠是咋地呀?”
      “哎!哎!我说你这个老家伙,这话是怎么说的,我什么时候翻小肠了?这件事情不是你刚才给我倒腾出来的吗!你怎么还来说我呢,真是的!可恶!可恶!你这个老家伙实在是挺可恶的!”
      张老头一边说着,一边气得用双手直拍自己的两个大腿根,眼看着他脸上的青筋都一根一根地暴涨了起来。
      
      二
      
      那天晚上平庸吃完晚饭,拿着马扎子出了家门,坐在那儿看着这两个老头子下棋。
      这两个老头子,以前在单位上班的时候就都是有名的难顽,又难缠的老家伙。一个脾气暴躁的像只老虎,一个脾气拗的像只黑熊,经常有事没事的就吵吵闹闹,闹腾了多半辈子也没有闹腾够。他们俩离休之后,在家属院里那几乎更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了。只要不是很冷的天气,只要老天不刮风下雨,他们俩就要凑在凉亭子里下棋、吵嘴消磨时间。
      俩人下棋,多嘴是驴。这是这两个老头下棋时候的规矩。他们俩下棋,围观的人们谁也不敢多嘴。不管他们俩是谁输了对方一盘棋,胜利的一方总是要洋洋得意地数落一番输棋的一方来取乐子。输了棋的一方,往往就要找茬子拿围观看棋的人撒气,时间长了,弄得家属院里的人都不愿意来观看这两个老家伙下棋了。
      平庸虽然也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可在他们俩的眼睛里那还是一个大孩子,看他们俩下棋,平庸从来都不敢多嘴,因为他也不愿意当驴。谁喜欢闲着没事让他们俩给呵斥几句,怎么说,平庸在单位里也当了十几年的书记了,何况平庸平时还是个挺要面子的人。
      那天平庸坐在旁边一直默默无语地看着这两个老头子下棋,听着他们俩吵嘴,心里偷偷地直乐。看着那阵势,真有一触即发,大打出手的意味。平庸心里琢磨着,老小孩,老小孩,这还真是两个老小孩啊。他俩老了,可我还不算老啊,我可不能没有一个正经心眼儿,我可不能眼看着这两个老小孩动手打架啊。
      平庸想到这儿的时候,就满脸微笑地朝着他们俩小声小气地说:“两位老领导,下棋就是取乐子,不至于这么较劲,更犯不着为了过去那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生气。咱们单位这千把号子人,这个家属院里的男女老少,谁不知道您们俩一辈子工作认真,党性强,讲原则,做人大气,光明磊落,刚直不阿。您们两位老人家这一辈子,始终都是我们这些晚辈的学习榜样。”
      张老头听平庸这么一讲,情绪顿时就稍微地冷静了下来,口气也缓和了不少,火药味也不怎么大地就冲着王老头说:“你看看,你看看,你看看人家平庸多会说话啊,不愧是当了这么多年的书记了,长大了,懂事理,明是非。是吧?”
      张老头说完,扭过头来看着平庸,神情很认真地说:“你听我说,平庸,那六元五毛钱是这么一回事,你说我大头不大头?”
      “好啦!好啦!老伙计,你就先别说啦。什么大头不大头的,还是让我来跟平庸说吧。”
      王老头连忙抢着打断了张老头的话茬,转过头来冲着平庸说:“平庸,我就替他和你说说那是怎么一回事吧。我现在要是不把这话说清楚了,今天这一夜他也睡不着觉的,真会憋闷死他这个熊货。”
      王老头说到这儿的时候,就把他手心里还握着的那颗红木棋子轻轻地放到了棋盘上,看着平庸说:“事情是这么一回事。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我从来就没说过假话。那天下午,市职能部门来了两个同志到咱们单位里检查工作,那两个同志是我们俩部队上的战友。下班了,老张没让他们俩走,让食堂里的老刘给炒四个菜,让我到食堂去把菜端到他的办公室里去喝酒。我们喝了几杯酒之后,老张就出去了,我们还以为他上厕所去了呢,谁也没有在意。一会儿的工夫,他拿了一只小烧鸡和几个咸鸭蛋回来了,当时我们几个还一起笑话他这个厂长搞腐败。那天晚上我们四个人都喝了不少白酒,我是怎么回到家的,我都想不起来了。谁知道,过了几天,他竟然打了一张六元五毛钱的白条子到财务科去找我报销。白条子不符合财务规定,我没有给他报销。平庸,你听清楚了吧,那六元五毛钱就是这么一回事。”
      王老头朝着平庸一口气说到这儿就停了下来,转过头去看着张老头,用手指头一边敲点着棋盘,一边说:“哎!哎!我说老伙计,这回我可是把事情的原委都给你说清楚了吧。来来来,下棋,下棋,赶快下棋,今天我就让你先吃个车,你看这盘棋我能不能输给你。哼哼!今天我就不信这个邪劲了,丢了一个车,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就看看我是怎么赢你的吧。”
      两个老头子就像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似的,你一句出车,他一句飞象,叽叽歪歪的又重新地下起了象棋,谁也不再理呼平庸这个大活人了,就好像平庸已经不存在了。平庸默默地看了一会儿,觉得心里头挺不得劲的,便灰溜溜地拿着马扎子回了家。
      
      三
      
      平庸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抽着香烟,静静地回想回想老张头和老王头工作期间那些不近人情的事情,品味品味这两个老头子的人品,琢磨琢磨自己这些年来在公司里的那一些所作所为,脸上不由自主的就火辣辣地烧了起来。
      平庸默默地想了想这些年来自己所亲手签的那一些招待费的单子,想想他有事没事地就做东请客,或是跟着别人去星级酒店陪着形形色色的客人大吃二喝的那一些情景,他的心里头就开始不得劲了。
      平庸默默地算了算自己这些年来,五天一大宴,三天一小宴,究竟吃吃喝喝地花了单位多少公款?年年用公款到处去旅游,究竟消费了多少职工的血汗钱?他算了好大一会儿也算不清楚具体数目了,他越算越算不清,越算良心越不安,后来竟然算得自己满头大汗……
      近段日子以来,平庸的心里很混乱、思想很困惑,因为他们这个小小的县级市里,那些三天两头坐在主席台上作报告的各级领导,许多眼花面熟的大人物,这几个月以来,已经陆陆续续地都成为了五花八门,大大小小的贪污犯了,一个个的都断断续续地被各级检察院给关了起来,尤其是那个高高在上,经常坐在各级别、各层面、各种会议主席台中间位置,冠冕堂皇地给大家演讲党性的市委书记,原来生活的竟然是那么腐败,原来买官卖官、贪污受贿的性质是那么恶劣,原来这两年胡作非为的是那么厉害,那么邪恶,邪恶的让一些牛鬼蛇神都不敢去想象了。虽然跟着市委书记同流合污的那一些大大小小的行贿受贿的干部,一个个的也都先后地落入了法网,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得到了应有的下场。可一些老百姓还是议论纷纷地说,还有一些落网的鱼虾,因为享受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款旅游的“三公”人员太多了。
      是啊!社会体制和市场经济运作的漏洞确实是挺大的,也越来越明显了,弄得一些稍微有点职权的人都自觉不自觉地犯了罪。贪污和浪费都是极大的犯罪。平庸的心里头只要这么一琢磨,他的脑门子上顿时就会冒出一些冷汗来……

      【编者按】:小说由两位下棋老人的争吵,引出了一张白条。平庸作为一个旁观者,和大家一起了解了白条的故事。作者让两个不同时代的领导,两种不同的工作作风在一起发生对撞,引发读者的感慨!

      本文标题:一张白条子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79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