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小草

  • 作者: 冀成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6-26
  • 被阅读
  •   一
      
      岑宇明一大早上进了办公室,一时之间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便无聊地坐在老板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眯缝着双眼喝着清茶,抽着香烟。他一边喝着茶,抽着烟,心里一边琢磨着,现今这个社会真是挺令人玩味的啊,这才几年的时间,请人吃喝、唱歌,请人桑拿、按摩,请人嫖妓、赌博都已经成为一些经济动物的日常社交活动了,连那些形形色色的卖身女郎捞钞票竟然都捞出了社会时尚,真是滑稽又荒唐。现在闲着没事,不如打开电脑,实打实地敲打出前天晚上自己刚刚经历过的一件事情解解闷玩吧。
      
      二
      
      我认识一个姑娘,叫小草。前天下午,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订了一家离我们公司不远的小酒店,请我去吃顿便饭。
      我接了小草的邀请电话之后,一时之间挺惊讶的。因为我们俩平时既没有什么来往,也不是什么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朋友。当时我连想什么都没有想,一张嘴就本能地回绝了她的邀请。
      小草在电话里不依不饶的再三地邀请,态度诚恳,语气坚决,非得邀请晚上去和她吃一顿便饭不可,我推辞了一阵子,最后,没办法啦,只好啊啊呜呜地答应了她。
      我放下小草的电话之后,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味道,脑子里寻思着,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呀!就是我再喜欢喝酒,再馋嘴,也不能随随便便地就和一个小姐到一家小饭店里去吃饭,多掉价呀!
      我和小草是在一个酒桌子上吃过几次饭,说起来也并不算很陌生,在酒桌上闲聊过天,也曾经借着酒劲和她半真不假地开过玩笑,还吃过她的豆腐。可那几次和她喝酒,跟她乱哄着玩的时候,那是屋子里的人多啊。
      这次小草突然邀请我自己去和她吃饭,一时之间感觉着挺别扭,从心里来说不愿意去和她单独吃饭,况且还是一家小饭店。再就是,和小草这种社会上的小姐一块去吃饭,万一要让熟人给看见了,那就太丢人了。
      后来在小草的再三邀请下,我的下意识里又想去了,想去听听这个漂亮姑娘究竟是想要和我说些什么话。
      我知道,像小草她们这种在社会上瞎混的小姐,人际关系异常复杂,说话办事纯粹就是天南地北的瞎胡扯,没头没尾的胡乱来。像小草她们这种社会上的女人,心里头整天想的就是怎么去从男人的身上弄钱花,她们一天到晚都没有什么正经事,几乎都是一些心理变态的破玩意儿。
      我不是一个喜欢趴在女人胸脯上搞写作的柳咏,可一个平时喜欢写点东西玩的人,只要有机会,就应该和一些三教九流的人物接触接触,还得要用心思地去和他们交往交往才对头。否则,我这个天生营养不足的草包肚子里,哪儿会有什么鲜活的、丰富的社会生活素材呀。
      这是不是后来在电话里,我意意思思地答应了小草的邀请,同意和她一块去吃晚饭,自己给自己找到的一个理由?
      像小草她们这种在社会上胡作的小姐,说话、办事都挺邪乎的,如果我真的不去,听她在电话里的那种话音和语气,她真会跑到我们公司里来找我闲聊的。如果她真跑到我的办公室里来和我胡扯,万一要是让同事们给看见了,那可就真是出尽洋相了。
      现在的社会这么复杂,谁知道谁都会认识谁。像小草这种整天在交际场上瞎混的漂亮姑娘,肯定会认识很多杂七杂八的社会人。这可怎么办呢?
      嗨,管他的那,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单独和一个姑娘去吃顿便饭,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何况我老婆又不知道我是和一个小姐去吃饭,我怕什么呀!再说了,谁让我认识了小草这种狗皮膏药似的姑娘了。今天就算是我自认倒霉,大不了吃完饭,喝完酒,我付账就是了。
      这是不是后来在电话里,我之所以答应小草去和她吃顿晚饭,自己给自己找到的一个理由?
      小草的穿衣打扮,让人们打眼一看就知道是个小姐。虽然小草表面上让人们看起来挺邪呼的,其实,她还算是个挺直爽的人,我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她运用什么计谋,耍弄什么手腕去坑害过哪一个熟人。反正今天晚上我也没有什么正经事,就去和这个漂亮的姑娘吃顿便饭,闲聊几句,敷衍她一回,消磨消磨时间,也掉不了我的什么身价。
      看起来,这就是我后来之所以决定要和小草去吃晚饭,自己给自己找到的一个好理由了。
      小草确实是个长得挺漂亮的大姑娘,挺性感的,挺吸引男人的眼球。小草说起话来有那么一种成熟的女人味道,她的那张小嘴巴挺甜的,如果走正道,不知道得会有多少个小伙子会整天死皮赖脸地追求她。
      我放下小草的电话之后,呆呆地坐在老板椅子上,心里头就这么反反复复地琢磨着,不知不觉地便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我起身子,莫名其妙地洗了洗脸,照了照镜子,还用五根手指梳了梳头发,然后就站在办公室门前静静地听着门外走廊里的动静,直到确信这一楼层的人都走光了之后,我这才开开办公室的门,锁上门锁,悄悄地溜下了公司办公大楼。
      这一路上我的心里砰砰乱跳,神色忐忑不安,生怕遇见什么熟人,就像个小偷似的赶紧地溜到了小草指定的那家小饭店里的那间三号小包房门前。我站在小包房门前稍微犹豫了一会儿,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这才伸出手轻轻地推开屋门,一步迈进屋里,反手关上屋门。
      小草坐在桌子南边,面对着屋门,低着头,正在玩弄着手中的打火机,她听见屋门的动静,抬头看见我已经进了屋里,立马放下手中的打火机,漂亮的脸蛋顿时灿烂起来,朝着我就喊叫着:“你可算是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不敢来了呢!放心吧,我再厉害也不会强暴你这个老实人的。”
      “谁说我老实?谁强暴谁,那还不一定哪!”
      我不甘示弱地顺口回了小草这么一句玩笑话之后,便微笑着坐在桌子的北边,面对着小草又说道:“有点不好意思了,因为晚上我有个应酬,和你通完电话之后,我给人家打了个电话,道了个歉,这不,一下了班,就匆忙地赶过来了。”
      我脸不红,心不跳地坐在椅子上随口胡编乱造地和小草寒暄着客套话的时候,服务员就已经把四菜一汤都上齐了。
      我不敢轻易地夹菜吃,也不敢轻易地大口喝酒,更不敢轻易地和小草乱讲些什么题外话。虽然我也想极力地装出一副挺潇洒的样子,可心里头就是有点放不开,活跃不起气氛来,心里总是琢磨着,这个小草究竟会和我说些什么话?如果今天晚上能亲耳听听她讲讲自己接客的经历,那也许会是一件挺新鲜,挺刺激,挺有意思的事情。
      “大哥,上次我戏弄了你,你不会真地生我的气吧?这不,今天我特意地在这儿摆个小酒场,给你陪不是了。”
      小草这么说着话的时候,就很认真地站起身子,对着我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小草这么冷不丁地一整,顿时弄得我慌慌忙忙地也跟着她站起身子,嘴里不由自主地就对着她鬼使神差般地说道:“别,别,别,你可别价呀!我可从来没有怪罪过你。那天你喝多了,谁都有喝多的时候啊。其实,你还是个挺不错的姑娘吗。”
      小草一脸怪笑地看着我的脸说着:“真的吗?可那天你的脸色可真的是不怎么好看啊!今天你可别再拿假话来忽悠我了。好啦,那天的事情就算过去了。行不?现在就咱们俩,四菜一汤,简简单单,清清静静地喝瓶酒,我真的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其实,我就是想和你唠唠嗑,今天晚上你就大胆地喝吧,虽然我知道你不差钱,可我还是告诉你,今天我买单。”
      小草说完就一屁股先坐下了,翘起二郎腿,歪着脑袋,眯缝着桃花眼,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使劲地往肚子里抽了一口,然后稍微扬起头来看着天花板,撅着红红的小嘴,徐徐地往空中吐了一连串的小烟圈,她吐完嘴里的烟雾之后,这才转过头来冲着我妩媚地一笑。
      我的耳朵听着小草说那一番话的时候,眼睛看着小草的这一连串的动作,心里寻思着,这可能就是你的职业习惯吧,看你这么一付流里流气、玩世不恭的小样子,就知道你不会是个什么好鸟。
      我寻思到这儿,也坐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我心里又这么寻思着,其实,这个姑娘也挺可怜的。她的那种神态和那种笑容,让人看着似乎是有一种伤感、有一种无助,有一种迷茫,又有那么一种自暴自弃的自嘲,让人看着心里头就酸酸的不好受。
      我看着小草的漂亮脸蛋,心里头这么瞎琢磨着的时候,只见小草把身子往椅子后背上靠了靠,把左手里的香烟头用手指头往地上一弹,双手往椅子两边的扶手上轻轻地一放,挺了挺鼓鼓的胸脯,一本正经地对我说:“大哥,现在我最想和你说的事就是我不准备在你们这儿混了。前两天,我哥哥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我爸爸得了肺癌,活不了多长时间啦,我得回家去伺候我爸爸一段日子,回东北的火车票我都已经买好了,明天上午的。今天晚上什么事我都不想去做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和你唠唠嗑,散散心,松快松快。”
      我以前也经常到小草她们那家大酒店里去喝酒。前几天,周主任宴请几个客人,请我去给他作主陪。我们几个人刚喝了几杯酒,小草就轻飘飘地飘进了屋里,她二话没说,醉醺醺地一屁股坐下,给自己倒上一杯酒,就一口一口地陪着我们几个人喝了起来。漂亮、泼辣又能喝酒的小草,满嘴里胡诌八扯地说些黄段子跟我们打情骂俏地助酒性。
      小草那天不讲规矩,她借着酒劲走到我的身子后头,双手抚摸着我的双肩给我按摩肩膀头的时候,冷不丁地伸出一只手,飞快地将我上衣口袋里的一打钞票给掏走了。小草的动作太快了,等到我反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转过身子,扭着丰满的小屁股,一步三摇地走到屋门前,一只手拉开屋门,扭过头来,一只手潇洒地往自己的小嘴巴上轻轻一拍,把手掌心往我这面一挥,给了我一个飞吻,和一个撩人心神的媚眼就走出了屋门,随手还把屋门嘭地一声给关上了。
      小草走了,一桌子的人都笑了起来,弄得我挺尴尬的,浑身不自在。
      周主任扭过头来,笑嘻嘻地看着我说:“岑书记,小草掏走了你多少钱?”
      我挺沮丧地回答说:“不算多,可能是六百元吧。”
      “才六百元呀!小意思,今天就算是你替我付给小草的的小费吧。”
      周主任说到这儿,端起酒杯,一脸坏笑地又朝着我说:“来,咱俩先干了这杯酒,别让这点小事坏了咱们的情绪。明天晚上我单独请你,让小草拿出真本事来伺候你,规规矩矩地给你赔罪。”
      周主任的话声还没有落到地上,就又惹得大家都哄笑了起来。
      说实在的,当时我是挺生气的,我生气不是因为钱的事,等一会儿临走的时候,跟总台工作人员要一张千儿八百的酒水就餐发票还不是什么难事。我生的是小草不讲规矩的气,在客人面前弄得我没面子。
      当时,我的脑子里是闪出了一个追出屋去把钱给要回来的念头。可我坐在那儿没动,我还没有喝醉,我知道,如果我追出去跟小草要钱,小草要是借着酒劲跟我耍泼,那整个酒店里的客人都会认为是我对小草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才冤枉哪。再说了,当时我也不愿意为了几百元钱去惹祸小草这类姑娘,这种社会上的三陪小姐那可是惹祸不起的,谁惹恼了她们,她们可是什么缺德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
      “大哥,你发什么呆呀?想什么呢?是不是我长得很漂亮呀?我迷人不?啊?大哥,我跟你说实话吧,东北姑娘都会浪。”
      小草看出我的思想溜号了,便瞪圆一双桃花眼看着我弄了这么几句话。说完,她就嘻嘻嘻地捂着自己的小嘴笑了起来。
      我一听小草朝着我这么调侃,就赶紧收起心神,装出一副大大咧咧的神态,微笑着看着放肆的小草不言语。
      小草笑着笑着,突然把脸一板,目不斜视地看着我说:“大哥,你知道不,今天我为什么非得要喊你来陪我喝酒?因为你还算是个老实人,从来也没有跟我过分地动手动脚。我也没有看见过,也没有听说过你和我们酒店里的哪个姑娘干过活。我告诉你,我的这双火眼金星看你们这些臭男人,一般情况下还是走不了眼的。我做事的那家大酒店,表面上看起来是一家挺正规的酒店,其实挺乱的,你也知道。我们酒店里的后台老板,就是那个公安局的秃头李科长,你别看他说话结结巴巴的,他的本事能通天,酒店里什么样的人物都有,我劝你以后还是少去的为好,说不准哪一天你喝多了,抱着哪个姑娘上了床,得了性病,到了那个时候,你后悔可就来不及啦。今天我就实打实地告诉你吧,干我们这一行的,心里头都不平衡,有些姑娘都是有意地把自己的病传染给客人,我给你说的都是心里话,你千万可别给自己惹罪受。”
      我没有接小草的话茬,可心里头热呼呼的。
      我看着小草的漂亮脸蛋,突然之间浑身燥热,真想马上就站起身来走过去,拥抱她、吻她,把欲火发泄出来。可我没有那样做,因为我不敢,我心里寻思着,你的话是说的挺好的,可谁知道你有没有性病。
      食、色,人欲也。什么叫性情,有性才有情;什么叫性命,有性才有命啊!如果一个人无情无性,那不就成了一具木乃伊了吗。我心里这么寻思着,双眼就欣赏着小草那种微醉的小样子,脑子里又转悠着,这是一个挺实在的大姑娘,心眼挺好的。长得确实是漂亮,确实是迷人,怪不得有些人只要是到了她们那家大酒店,就要指名道姓地喊她来陪酒。如果她是个良家姑娘,说不准我也会让她给迷得团团转。
      我静静地坐在那儿欣赏着小草,一声不吭地听着小草说话,还不由自主地朝着小草频频地点着头。心里寻思着,你想说什么就说些什么吧,等你说完了,我也该回家了。酒,我可不会和你多喝的,我身上还有上午刚报销的一千五佰多元钱哪,可别再让你借着酒劲给掏走了,我可不愿意再当一次冤大头,人花钱得花的值才行。
      “大哥,今天你怎么不说话了?你看不起我是咋地?我告诉你,大哥,你别看不起我,以前我也是个挺要面子的人。上学的时候,我当过三好学生,还当过班干部,十四岁我就入团了。只是初中毕业之后我一直没有找到好工作,就在社会上混了两年,混着混着就跟着姐妹们混到你们这儿来了,到现在,我爸爸妈妈和哥哥嫂子都不知道我在这儿究竟是干什么工作的。”
      小草说到这儿,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仰起头来,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低下头去又沉思了好大一会儿,这才又抬起头来看着我的脸说:“大哥,你是不知道的,干我们这一行,真的不容易。钱,挺难挣的,做一回事,挣二佰元钱,老板得拿走五十元,如果有个拉皮条的,我一次只能挣一佰元钱。我挣的纯粹就是青春血泪钱。我天天都得喝一肚子酒不说,那些老的,少的,肥的,瘦的,什么样的客人都得接,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那一说,只要客人给钱就做。”
      小草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伸出一只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双眼茫然地看着手中的茶杯,语调生冷地说:“干我们这行的,遇到好心人还好些,遇到坏男人,他吃点春药就没命地干你。干完你,就掐你,咬你,抠你,使劲地败坏你,不把你当人待。还有那种不要脸的臭男人,他鼓捣完你不但不给你钱不说,要是看着你不顺眼,还揍你,我真是恨死那些小地痞、坏流氓了。”
      小草说到这儿,愤愤地将手中的茶杯嘭地一声放到了餐座上,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根香烟,点燃之后就狠狠地抽了几大口,随后几乎是一口气地就把她嘴里、肚子里的烟全都给吐了出来,恨恨地喊叫着说:“早晚有一天,我要弄死那几个祸害我的小瘪三。”
      我看着小草那种恶狠狠的劲头,听着她的那种恶毒的话语,心里有点发毛,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话才好了。
      小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缓了一口气,双眼正视着我的脸,哀怨地说:“这半年来,为了省钱,我出门做生意很少喊出租车,我是经常坐着人力三轮车送上门去让那些乌龟王八蛋败坏,糟蹋。那种感觉,那种滋味,真他妈的不是人受的罪啊!”
      我听着小草这发自心底的话儿,有些心惊肉跳。小姐也是人啊,她们也有自己的尊严,也有自己的人格,也有自己的人性,也有自己的灵魂。可是----唉!怎么说呢,反正当时我默默地看着小草那种气哼哼的神情,心里头乱糟糟的,原本口才挺好的我,竟然不知道说些才什么好了。
      
      三
      
      岑宇明默默地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脑,足足冷静了好大一会儿,这才又重新地盲打起来,莫名其妙地打出了这么两段话来安慰安慰他自己这颗六根不净的灵魂。
      小草,那天晚上,你真诚地约我喝酒,可我从心里来讲并没有把你当作一个普通朋友。戏子无情,婊子无意,谁知道你找我究竟想要干什么。既然我不把你当作朋友看待,那我为什么还要去和你一起喝酒呢?实话实说,就是一种好奇心理在驱使着我的言行,另外,就是我不愿意得罪你这种人,下意识里还想吃你的豆腐。
      那天晚上,当我知道你要回老家的时候,我竟然连句好听的话也没有和你讲,只是冲着你莫名其妙地笑了笑。因为当时从我的内心里来讲,我不相信你这种社会渣滓说的话。分手的时候,我看到你满眼迷茫、满脸失望的神情,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挺后悔,真的挺难受。我为什么就不能和你说上几句鼓励你、祝福你的话儿?我有什么了不起的!凭什么看不起你?罢罢罢!罢了!罢了!小草,你的那一番真情实意,我这辈子是还不清你了。不过,好在上帝还活着,他知道我现在是真诚地用我的心灵来为你的未来生活做祈祷。

      【编者按】:小说间接描写了一段失足女性的卖笑生涯,用她的口,叙述出来,增强了可信度。作者通过对“我”的心理描写,揭露了社会的另一种病态。

      本文标题:小草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79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