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鬼火

  • 作者: 黄纪元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6-30
  • 被阅读
  •   这是发生在我五岁那年一个离奇的事情,至今想来都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时,由于父亲工作很忙,即使是跟在他身边读书,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管教我,以致我渐渐就养成了一种叛逆的性格。父亲前脚走出门,我后脚就跟着跑了出去。从此,塘口小学背后的鄱阳湖就成了我每天必须前往的地方。
      记得,那是一个阴沉沉的傍晚。父亲早早吃过晚饭,吩咐我一声不要出去后,立马就走出了那扇破旧的木门。望着父亲渐行渐远的背影,我心里暗暗有些失落,好像父子间的那份感情就像一张薄薄的纸,似乎一阵风吹过,立马就洒落了一地。
      顷刻,房间里变得黑乎乎的,我独自坐在一张木板凳上,怎么也找不到往日里的那份欢乐;于是,我带着一份寂寥的心情,关好了那扇破旧的木门。
      远远望去,那扇木门就像一位日暮西山的老人,在夜色的照耀下,显得是那么的孤独。于是,我像往常一样转过身向他挥了挥手,接着继续朝着学校后面的鄱阳湖驶去。当我转过身,快要与木门擦肩而过时,似乎身后传来了一连串慈祥的声音:“孩子,别去,快回来,那里危险。”但是,此刻的我完全被寂寥包裹了,义无反顾的朝着那里走去。
      几分钟过后,走出房子身后一米多高的围墙,我像往常一样习惯地抬头望了望天空。出现在视野里是一朵一朵的乌云,几乎覆盖了整片苍穹。四周到处是黑乎乎的一片,阴沉的有些让人后怕,即使此刻心里有些胆颤,但是回想起父亲那个匆忙的身影,不经意间就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去鄱阳湖,身旁的一片坟山是我的必经之路。在黑漆漆的傍晚,这片坟山更加显得有点苍凉,四周静悄悄地听不到一丝声音。抬头向着前方有光的地方,我鼓起勇气,踩着脚下的烂树枝继续朝着那里走去。
      正当我快要走到坟山的中央时,一个黑乎乎的身影突然从我的脚下窜了出来,毛茸茸的有些吓人。当时,我试着用不同的视野去看,不知是害怕,还是天太黑,怎么就是看不清它的样子。这时,我不经意间就回想起了一件事;记得那是前几天的一个晚上,学校隔壁的刘奶奶曾经告诉我说,脚下的这片坟山,在解放前叫做“乱葬岗”,听说这里埋葬了很多人,各种年龄阶段的人都有,每逢过时过节,只要到了晚上,都能够听到小孩子的哭声。
      这时,我越想越有些害怕,几乎是奔跑着朝着鄱阳湖驶去。最终,不知是上天的眷恋,还是自己的运气太好,不一会儿就到达了鄱阳湖。
      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湖面,在傍晚的秋风下,显得是那么的富有神韵。此刻,我陶醉在这个诗情画意的国度里,忘记了刚才内心的忐忑,忘记了生活中的一切烦恼,再也不会因为父亲的冷漠而感到孤独、寂寥。
      听着湖水敲打着石壁的声音,闻着湖面送来淡淡的味道,我情不自禁地大吼了一声。举目遥望,此刻的鄱阳湖是那么的美,她就像母亲那双温暖的手,给足了我温暖。
      突然,湖的对岸传来了一连串同样的吼声;清醒后,心里也跟着越发的不安起来。冥冥之中,好像在身后的不远处有一双红红的眼睛在死死地盯着自己;此刻,我害怕的几乎不敢呼吸,周围安静的有些毛骨悚然。
      这时,我非常后悔这么晚独自来到了这里。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父亲能够马上出现在自己的身旁,但是现实告诉我,父亲是不可能来了!此刻,越想越害怕,双脚在暗暗的发抖;于是,我害怕的闭上了眼睛,拼命的往着学校的方向跑去。
      身后不时传来呼呼的沙哑声,不知是风吹树枝的叫声,还是那双红红的眼睛发出的怪声。此时,内心胆颤到了极致,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自己要快速离开这里。
      经过漫长的奔跑后,不知不觉就到了那片坟山;此刻,内心稍微平静了下来,因为我知道这里离学校已经不远了。于是,我鼓起勇气转过头,向着身后望去,出现在视野里的是几双红红的眼睛正朝着我这边快速赶来。
      这时,我就像大海里的一叶扁舟,在暴风雨里彻底迷失了方向,再也找不到归家的路。害怕的站在那里,身上的冷汗一直滴着不停,不时敲打着脚下的烂树枝,发出一连串呜呜呜的声音;那一刻,我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正当我快要绝望时,那几双红红的眼睛突然停止了前进,此刻它们温顺的就像几只小猫咪,静静地站在那里,观看着我的一举一动。
      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一连串的叫喊声。这刻,那些声音犹如天上传来的跫音,又像一场及时雨,以致我胆颤的心逐渐平静下来了;但是,我怎么想回应喉咙里就是发不出声音,因为此刻出现在我视野里的是,那几双红红的眼睛似乎富有了魔咒,逐渐在变大,最终形成了几个大火球,一闪一闪的,让人终生难忘。
      “帅帅,你在哪里!”身后渐渐传来了父亲焦急的叫喊声。
      当父亲来到我身旁时,我已经昏迷了很久。于是,他快速抓起我的双手,背着我朝着“明辉诊所”的方向奔去。
      后来,听刘奶奶讲。当晚父亲把我抱到“明辉诊所”时,身上冰凉凉的;于是,父亲流着眼泪跪在段医生的面前,求他一定要救救我。
      最终,直到天亮,我才慢慢醒了过来;那时,看着父亲发红的双眼,我心里暗暗的在自责,以后自己再也不能那么叛逆。
      现在,每每回想起曾经看到的那一幕,心里害怕的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上学后,随着文化知识的提高,我知道世上不可能会有鬼,所谓的“鬼火”就是人死后,骨头里磷的一种自燃现象;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只要回想起那件事,心里隐隐就有些胆颤。

      【编者按】:一位叛逆儿童的一次难忘的经历,反映出浓浓的父子亲情。对心理刻画很细腻。

      本文标题:鬼火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811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