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哭爹

  • 作者: 许新栋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7-11
  • 被阅读
  •   好好的卜老汉,竟然喝农药自杀了。
      农历八月十六那天清晨,刘老头扛着镢头上东湖,路过卜老汉家门口,见院门大敞四开,院子里鸡站在废品堆上打鸣,狗就在地上盯着鸡狂叫。刘老头扭着头往里瞅一眼,见屋门也开着,就骂道:这个卜老头,又犯神经了!他再看时,发现堂屋里有蓝荧荧的光,觉得不对劲,便忙扔了镢头就朝里跑去,见堂屋里对着门摆着卜老汉的那张破木头床,卜老汉直挺挺地躺在上面,脸跟老树皮似的凝着,两边的眼角干了一块块发黄的眼屎,他穿着崭新的寿衣,上面的褶皱横竖分明,颜色也蓝得发亮,耀得人不敢睁眼。靠床头的地上静静地躺着个瓶子。
      刘老头探过手去,试试卜老汉的鼻孔,又忙缩回来,攥紧了拳头一跺脚,“咦!都冰凉了!”他拾起瓶子,凑上前闻闻,顿时呛得咳了两声,骂道:老东西,百草枯呀!他扔了瓶子就朝外跑,边跑边招呼人:快来人呀!快来人呀!
      起早的几个庄邻都赶过来。大家看着一院子的废品和屋里躺着的卜老汉,一个个唉声叹气。桥埠说:卜老头有钱,干嘛寻死啊!灶火说:有钱没儿呀!好几年都不见上门了。牛铃摇着头说:唉!养儿有啥用!刘老头摆摆手。大家又都沉默了。
      上午,村里管红白喜事的白茫很快成立了治丧小组。白茫一边安排庄邻收拾院子,一边跟卜仁联系。
      中午头,三个儿子才陆续从城里赶来。白茫说:怎么才来!你们的媳妇呢?老大卜仁没吱声,摆摆手,卜义、卜礼也不敢说话。白茫叹了口气:恁爹死了,她们都不来?!
      弟兄仨一进堂屋,卜仁的衣服、手表、手机,和有那油头粉面与卜老汉的蓝寿衣照着堂屋。卜仁表情肃穆,在正堂屋围卜老汉转了一圈,跟白茫说:叔,俺爹的事就麻烦你了。白茫刚要客气,卜仁又说:用多少钱你说!白茫说:乡里乡亲的,说啥见外的话,用不着你的钱。心里却想:这才想起给你爹花钱,晚了!!
      老三卜礼说:咱爹穿得还怪板正,好。一路走好啊!爹。
      老二卜义惋惜地拍着手,说:唉!爹一辈子受苦受累,到老也没享一天福,走了也好,不受罪了啊!
      门外几个忙白事的娘们悄声笑道:这个儿子还真是说实话!
      卜礼一屁股坐到墙跟的麦穰上,默默地看着爹。看一会儿,哭一会儿。卜仁有些烦:行了行了,装装样子就行了。爹这年纪是喜丧,咱风风光光地送走就行了。
      卜义说:风光管啥用?活着都没多少享福,厚葬那是给人看的。花那些钱没用!
      卜仁说:不用你们出钱,我包了。卜义忙笑起来,说:那行,哥,这可是你说的。
      白茫忙说:用不着你们的钱,你爹有钱,看这满院子的废品,你爹这些年攒了不少,都花不了。你们不知道?
      卜义满脸惊讶:就这?他还能攒多少钱!
      白茫伸出一个手指头:最起码这个数!
      卜仁轻描淡写:嘁,一万,好能干什么!
      白茫使劲晃晃手指头,狠狠说道:十万!你爹给我露过这个音儿。
      卜仁忙盯着白茫,一脸疑惑。卜义眨了眨眼,问:叔,你说的是真的?
      白茫说:你爹一辈子实诚,村里人谁不知道!
      兄弟仨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半天没说话。一会儿,卜仁低着声音说:你俩找找去!
      卜义一下子精神起来,忙站起身叫起卜礼,弟兄俩看着卜仁,好像等卜仁下达最后的命令。卜仁看着他俩愣着,说:去呀!还等上菜呀!卜义卜礼这才像醒了盹似的,便忙在旮旮旯旯里翻起来。
      找了半天,空空如也。卜义便埋怨白茫:叔,真有假有?我可是一分钱也没找到呀!
      白茫也纳闷了:那恁爹这是啥意思?难道都捐给那个小孩了?
      卜仁说:叔,别提这事了。自己的孙子都不管,还拿钱给别人!知道这妯娌几个为啥不来吧?
      卜义说:要不是因为这事,俺们能不管他?!
      说起这事,白茫便问:昨晚过十五,你们一个都没来吧!昨晚,恁爹站在月亮地里唉声叹气,给俺说,他想孙子想得不得了,可是盼了一晚上,也没盼来呀!
      卜礼看看卜仁卜义,说:叔,人都走了,事过去,就别提了!没意思!
      卜义说:过去了?咱爹死前肯定还捐着,要不,钱都哪去了啊!
      卜仁背着手在屋里转悠,边扫视边琢磨着嘀咕:就拾个废品,能有多少钱?——这钱到底能藏在哪儿呢?
      兄弟仨守灵的这两天晚上一直在屋里翻,愣是没找到。卜义一甩手:去院里废品堆里找找!卜仁瞪他一眼:咱爹能把十万块钱搁垃圾堆里?卜礼瞟一眼卜义,慢腾腾地说:就是。
      卜仁望着屋外成堆的废品,叹了口气:咱爹真是可怜!转过头看着灵床上的卜老汉,半天才说:三儿,你翻翻咱爹这席底下有没?
      还没等卜礼动手,卜义忙凑过去,笑了起来,说声“聪明”,便一手将席子、苫子层层掀开,一手翻腾。找了半天,依然是啥也没有。卜义转头给卜仁看看,又一甩手:哼!
      卜仁透过席子、苫子腾起的灰尘,看着爹雾蒙蒙的脸,叹了口气,说:爹,你看看,儿子、儿媳、孙子一大堆,你却把钱给了人家,她们能不气嘛!就是死了带走也比这样强啊!
      弟兄仨坐在墙跟的麦穰上,沉默着。灰尘慢慢地落在了卜老汉的脸上。
      不多会儿,白茫进了屋,说:明天送殡,你们要觉得不好看,就赶快把媳妇孩子叫来,不能让庄邻看笑话!
      卜义说:俺爹办那些事,让俺怎么叫?活着都不来,死了就能来?何况还隔着一层皮!
      卜仁默默地看着爹,又想着白天帮忙操持事的庄邻,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妯娌几个应该回来,必须回来!
      白茫走后,便跟卜义、卜礼说:你们打电话,明天一早,让家里的和孩子务必来。
      卜礼“嗯”了声,便去了院子打电话。
      卜义:哥,打电话行,但来不来,我说了不算啊!卜仁说:你在家里啥时说了算?卜义说:我这回就说了算!卜仁鄙夷地“哼”了声。
      卜义很明白卜仁的意思,没去理会,便拿着手机也去了院子。
      
      孝庄的清晨,披着一层薄薄的雾。远处、近处的鸡此起彼伏地打着鸣。人们大多都还没起,但治丧小组的庄邻已到了卜老汉家里忙起来了。
      上午九点钟,妯娌仨才带着孩子回来。村里几个小媳妇看到,都羡慕她们穿的洋气。
      白茫见卜义家的和孩子还穿得花红柳绿的,说:你们就不能穿得素气些?卜义媳妇说:没钱买素净衣服呀!白茫瞪了一眼卜义,卜义满脸无奈,一扭头,正好撞上卜仁的脸,卜仁说:没有×数!
      卜仁的媳妇在一边偷笑,卜礼媳妇忙拽着孩子躲到一边,生怕自己被卷进她们很可能要发生的争吵里。
      卜仁媳妇说:老三家的,你跑什么!等着分老头的钱就行了,他死了带不走的!卜义媳妇吐出一个瓜子壳,说:就是!
      卜仁瞥了眼白茫说:别“老头老头”的,那是咱爹。
      卜仁媳妇“哼”了声,昂着头乜斜着眼:那是你爹!卜义媳妇又跟着应和着:就是。
      卜礼媳妇装作没听见,牵着孩子的手,在一旁愣愣地瞅着卜老汉的遗像。
      
      快到中午,送殡。众人们抬灵床时,白茫发现老卜的帽子歪了,上前整了整,说:卜老头,走好!回头又给卜仁说:天天蹲你爹跟前,就没看到他帽子歪了?让人笑话不?
      卜仁看了眼白茫,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
      白茫瞪他一眼:你哼什么?不管怎样,这是你爹,一会儿泼汤摔罐,你们一个个都得哭!卜仁说:叔,你看看那两个,谁能管得了?白茫瞥了眼卜仁、卜义的媳妇,说:真没见过你们家这样的。
      说归说,可是泼汤摔罐时还得哭。弟兄仨呜呜哇哇,干打雷不下雨,几个媳妇领着孩子跟在后面,嘤嘤哼哼。看景的庄邻在一旁笑着议论:都是狼!
      白茫走过去,就低声骂起来:你们都老大不小的,太不懂事了!
      卜仁一脸不屑,压着声音:俺爹他懂事?要是为好子女,还能到这个地步?叔,你说,他这叫办什么事?
      卜义在后面,嘟囔道:俺爹要是活着,我就问他,他有孙子没!媳妇孙子不上他跟前,怪谁?卜礼跟着叹了口气,摇着头。
      白茫说:老人无过天无过,何况他都走了。你们要是整天回来看看,他能不给你们留着钱?死了他又带不走!他能去喝药?!
      卜仁说:算了算了。叔,送殡的费用都我出,也算是尽孝心的。叔,到时你得给庄邻们说,别以为我不孝顺。
      白茫没再说话。
      中午头,一家人忙完,跟着灵车去了县里的殡仪馆。卜仁办完火化手续,工作人员把卜老汉推进了火化炉,给站在炉前的弟兄仨和三个媳妇说:你们再看最后一眼吧。几个人盯着炉口,不说话。
      看着火化炉里的烈火,卜义叹了口气,说:走吧,走了我们就省心了。卜礼附和道:爹,那边是天堂。
      说话间,突然从炉口窜出一团火来,他们吓得忙向后退了两步,还没站住脚,却看到眼前浓浓的烟里飘着许多残损的百元钞票,纷纷扬扬落下来,卜仁媳妇、卜义媳妇急得指着火化炉大喊:钱!钱!
      兄弟仨一下子都傻了眼,他们想起了爹穿得褶皱横竖分明的寿衣,卜义瞪大了眼给卜仁说:原来在身上!弟兄弟仨忙去看火化炉,已看不到卜老汉的身体,顿时捶胸顿足,大哭起来:俺的个亲爹呀……
      
      2017年8月30日起稿
      9月9日晚结稿,9月18日二稿

      【编者按】:在金钱和利益面前,亲情显得那么势单力薄,因为钱,兄弟三个和老父亲疏离,儿媳妇和孙子们不上门探望,老人最终用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火化炉中那残缺不全的人民币,让三个儿子原形毕现。文章的结尾,可谓点睛之笔。本文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非常具有讽刺意义。

      本文标题:哭爹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864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