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小说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同学王致远

  • 作者: 兴初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7-12
  • 被阅读
  •   王致远是我的同学。
      
      刚进三年级,王致远就从外地转过来。据说是他的爸爸妈妈分居多年,离婚了。
      
      站在讲台上,王致远穿着一身干干净净的蓝布衣服,脸圆圆的,比我高出一头。班主任老师站在他旁边,笑着说:“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叫王致远,志向远大的意思。”
      
      王致远笑嘻嘻地看着台下的我们,突然扭头望着老师:“不对,是宁静致远。”
      
      老师连忙点点头:“对对对,是宁静致远的致远。”接着问,“告诉我们,谁取的名字?”
      
      “我爸爸!”王致远高声答道。
      
      “哦,对了,同学们,王致远同学的爸爸是我们学校教五年级的王建国老师。”老师用手拍了拍王致远的肩膀,又向我们介绍道。
      
      王致远学习成绩很好,体育也很棒,又因为他是王老师的儿子,同学们都爱跟他玩。下课后,王致远常常带我们到操场上赛跑,而他就像兔子一样永远跑在前头。
      
      学校背后有十多亩地,每周星期六下午,三年级以上的学生都要参加义务劳动。高年级的学生翻土,我们三年级的学生就捡土里的小石头,然后用竹筐抬到石坎边倒掉。一次,当我和王致远抬完一筐回来,冯玉芳就捂着手在地里打滚,“哇”地一声就像背过气一样再也哭不出来。
      
      老师们还没赶过来,王致远就丢掉竹筐,飞奔过去,从冯玉芳怀中拉出手来。血从指甲缝里流出来,和着泥土,脏兮兮的糊在一起。
      
      王致远一口含住冯玉芳受伤的手指,使劲地吸,然后啪啪地吐出污血,红红的嘴唇沾满了泥土和血污。
      
      班主任老师用纸轻轻地擦着冯玉芳的手,伤得不深,血很快止住。原来,冯玉芳力气小,去搬一块大石头,结果被石头砸破了手指。
      
      读四年级时,王建国老师调走了,王致远也跟着转了学。从此,一个常常穿着蓝布衣服、像风一样跑来跑去的男孩在我眼前消失了,我只经常在梦中快乐地追逐着他的影子。
      
      再见王致远是二十年后的事。那天我去县机械厂办事,在车间门口遇到他。王致远的形象令我大吃一惊。他穿着一件旧蓝布工作服,人好像比以前高不了多少,头发黑里见灰,脸有些疲倦和苍老。
      
      我想试探他是不是王致远,就问:“你认识王建国吗?”
      
      他看了看我:“哪个王建国?”
      
      我没有回答他,又问:“认识冯玉芳吗?”
      
      “我老婆叫冯玉芳。”他爽快答道。
      
      确定是王致远后,我只要到机械厂办事,就要找王致远聊几句。
      
      一次,我看王致远脸色不大好,估计有什么事,就特地在下班后约他出来吃了顿饭。
      
      我要了酒,王致远说他不想喝,但在我的劝说下还是端了酒杯。
      
      两杯酒下肚,王致远就不喝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说:“喝吧,男人嘛,哪有不喝几杯的。”
      
      他突然泪眼汪汪:“男人?我算啥男人,老婆就不跟我了,她要和我离婚!”
      
      我一惊:“啥?冯玉芳要跟你离婚?”
      
      “是啊!我倒没啥,我啥都能干,可她柔柔弱弱的没吃过一点苦,别人咋对她?我放心不下啊!”王致远抓起酒杯,一饮而尽,眼泪流了出来。
      
      那天晚上,我们喝了很多酒。我搀扶着王致远回去,王致远一边摇摇晃晃走一边告诉我实情。
      
      那次冯玉芳的手指受伤后,冯玉芳的父母到王致远家致谢,两家一来二去就走亲了。王致远中专毕业进了县电机厂,他父亲托关系把冯玉芳也招了进去,王致远和冯玉芳就订亲结婚了。起初,他俩关系很好,日子过得很幸福。可一年一年过去,两人还没有生孩子,一检查,是王致远的问题,于是四处求医,病仍没治好。后来,电机厂破产,王致远和冯玉芳下了岗,王致远凭技术进了机械厂上班,而冯玉芳到一家酒楼当了服务员。再后来,冯玉芳就有了外遇,一个比王致远大近十岁的男人成了他家的常客。王致远像一株孤零零的小草挂在自家的墙头。
      
      王致远还是离婚了,据说冯玉芳啥都没要,只身离开了他。
      
      从此,我再没见到王致远,听说他辞职去了深圳,帮自家兄弟管理厂子去了。
      
      但愿他能闯出一块新天地。

      【编者按】:王志远形象的塑造比较成功,王志远似乎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缩影。

      本文标题:同学王致远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88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