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经典散文
文章内容页

【征文】抗战中的沂蒙女性及牺牲在沂蒙的女烈

  • 作者: 退休老头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1-23
  • 被阅读
  •   战争没有让女人走开,在硝烟弥漫的战争岁月里,战斗在沂蒙这片红色热土上的妇女用自己特有的方式,做出了一件件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壮举,经受了血与火、生与死的严峻考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功勋册上,赫然记下了她们的名字。
      
      一、抗战中的沂蒙女性
      
      沂蒙红嫂明德英:1941年11日4日晚,明德英把受伤的八路军小战士救到家,发现小战士因伤口流血过多,已经昏迷过去。正在哺乳期的明德英来不及烧水做饭,毅然将乳头塞进小战士嘴里,小战士终于得救了。随后,她又和丈夫杀了家中仅有的两只鸡,做成鸡汤,一口一口地喂给小战士,她还天天用盐水为他清洗感染流脓的伤口。半个多月后,小战士伤愈归队。他还救过另一位受伤的战士庄新民。
      解放后,明德英的感人事迹被写成小说、纪实文学;还被改编成京剧、吕剧、舞剧、电视剧。1964年8月,毛泽东、朱德等同志在北戴河观看了京剧《红嫂》,毛泽东同志称赞:“《红嫂》这出戏是军民魚水情的戏,演得很好,要拍成电影,教育更多的人,做共和国的新红嫂。”
      2009年,明德英被评为“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100位英模”之一。这是一个很高的荣誉,这100位英模中还包括:罗炳辉、朱瑞、毛泽民、江竹筠、刘胡兰、赵一曼、张思德、董存瑞、杨靖宇等先烈。明德英去世后,政府为她迠立了沂蒙红嫂纪念馆。
      沂蒙母亲王換于:她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她的家是抗日堡垒户,是中共苏鲁豫皖边区省委、八路军第一纵队、中共山东分局、山东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八路军山东纵队、鲁中区党委、山东省妇救会、大众日报社、姊妹剧团等单位居住过的地方。罗荣桓、徐向前、朱瑞、郭洪涛、黎玉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及党的许多高级干部及抗日将领均在此工作、生活过。
      1939年6月,徐向前率八路军第一纵队领导机关到达王换于家后,王换于在当地党组织的协助下办起战时部队机关托儿所,机关有27个孩子,外地又陆续送来一些,共有41个。这些孩子最大的七八岁,最小的生下来才3天,其中包括徐向前元帅、罗荣桓元帅以及后任上海市委副书记陈沂的女儿等人。这时,王换于的二儿媳正在哺乳期,二儿媳除了抚养着自己的孩子,还同时抚养着另外几个抗日烈士的孩子,奶水已不够吃。王换于告诉二儿媳:让烈士的后代吃奶,让咱的孩子吃粗的。从1939年秋到1942年年底的三年时间里,战时托儿所的40多名孩子均健康成长。1943年后,又有革命将士的45名孩子由王换于抚养长大。而王换于自己的孙子,却均因营养不良先后夭亡。解放后,许多由她抚养长大的革命后代都来看望、感谢她。
      1940年8月1日,在王换于的百年石屋里,山东省妇女救国联合会常委陈若克与时任山东分局书记朱瑞喜结良缘,王换于一手操办了他们的婚姻大事。1941年冬,日军开始大扫荡,11月7日,陈若克在突围途中被日军抓获。狱中,陈若克始终坚贞不渝,最终,母子双双遇难。同年12月中旬,陈若克母子的遗体秘密运到了王换于的村庄。看着陈若克面目全非的遗体,王换于悲痛欲绝。当天晚上,王换于就着昏暗的油灯,为陈若克和婴儿缝制寿衣并整理好她们的遗容。为安置好烈士的后事,王换于变卖了家中仅有的三亩田地,并将她们母子安葬在村庄附近,每年都前往悼念,直至去世。王换于还掩护过一大批八路军伤病员和抗日干部,保管了许多抗日物资。
      王换于去世后,政府为她迠立了沂蒙母亲纪念馆,室外有王换于铜像,中央军委原副主席迟浩田亲笔题写馆名。习近平同志视察临沂时还会见了王換于的孙女于爱梅。
      母子情深祖秀莲:1941年冬,祖秀莲发现八路军重伤员郭伍士昏倒在家门前,便急忙把他拖进屋里抢救,用盅子往嘴里倒水却喂不下去。祖秀莲把伤员的头轻轻放在怀里,仔细一看才发现子弹从两腮穿过,几颗牙被子弹打断,和血粘在一块儿把口填满了。她將手指轻轻地伸进了伤员嘴里,把粘着碎牙的血团抠了出来,才把救命的水喂了进去。
      祖秀莲家很贫穷,天天吃的是糠团子和地瓜秧,却把藏的一点面,一次拿出一点来,做成面糊糊来喂伤员。后来,她自己家的那点面吃完了,就东家凑一点,西家要一点。过了几天,实在没得吃了,她就晚上纺线,白天到敌人占据的院东头集上把线卖了,换点米、面。
      有一次,祖秀莲解开伤员肚子上包扎的布条擦伤口时,发现里面爬出了一条条长蛆。于是出去采了些秋芸豆叶子,边揉搓菜叶边往伤口里挤汁。蛆开始往外爬了,她高兴地说:"蛆出来了,同志,你有救了!"伤员仿佛看到了生身母亲,两眼模糊,鼻子一酸,泪水滚了下来。祖秀莲从死亡线上把伤员救了过来。1947年郭伍士复员后没有回老家,而是认祖秀莲为母亲,并隨之居住伺候她。
      舍子拥军的方兰亭:方兰亭1940年任温河县妇救会会长。当时沂蒙抗日根据地军民生活极其艰难,家里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了,方兰亭就卖掉女儿換来20斤小米为八路军战士充饥。当战士们得知真相后,感动得流下热泪,他们马上凑钱赎回了她的女儿。方兰亭支前拥军贡献突出,曾荣立一、二、三等功。
      水乳交融、无私奉献:更多未留下姓名的沂蒙女性在抗战中走出家门,抬担架、喂伤员、做军鞋、缝军衣、喂伤员、烙煎饼、备军粮、慰问子弟兵、送丈夫儿子上前线,真正做到了一口饭做军粮,一块布做军装,最后一个儿子送战场。
      沂蒙女性在抗战中充分展现了吃苦耐劳、无私奉献的优秀品质,展现了对党的忠诚、对子弟兵的真情。她们用自己的行动感动了千万子弟兵、众多将帅、领袖。习近平同志视察临沂后深情地说:"重温沂蒙精神,革命胜利来之不易,主要是党和人民水乳交融,党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为人民谋解放,人民跟党走,无私奉献,可歌可泣啊!沂蒙精神要大力弘扬。"
      
      二、抗战中牺牲在沂蒙的女烈士
      
      人们称沂蒙为红色的热土,那是因为无数先烈把最后一滴血染到这片土地上,把最后一缕体温传到这片土地上。
      陈若克烈士,祖籍广东顺德,出生于上海,是我国300名著名抗日英烈之一。曾任晋冀豫区党委办的党校组织科副科长、山东纵队直属科科长、中共中央山东分局妇女委员、山东省妇女救国联合会常委、山东分局组织部科长等职。1940年8月1日,在沂蒙母亲王换于的家里,她与时任山东分局书记朱瑞结婚。
      1941年11月初,日寇对沂蒙山区进行大“扫荡”。突围中,即将临产的她和几个同志与大队失去联络,11月7日落入敌手,被押入沂水城。其间虽遭到严刑拷打,但她只字不吐,以绝食抗争。11月26日,她紧紧抱着自己的女儿走向了刑场。陈若克牺牲后,王換于为她和女儿办理了后事。
      辛锐烈士,生于美丽的济南大明湖畔。是我国300名著名抗日英烈之一。辛锐先后任中共山东分局秘书、山东省妇联秘书、“姊妹剧团”团长等职。1941年初,她与山东战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陈明结为夫妻。
      1941年11月30日,姊妹剧团在敌人扫荡中陷入包围,怀有身孕的辛锐带队向西突围,在猫头山北,她腹部中弹,右膝盖骨全部被打掉,左膝盖骨被打掉一半,幸亏被战友救抢,于夜里抬到火红峪掩藏养伤。就在陈明牺牲后的第16天,辛锐被战友从洞中抬出换药,返回途中,不幸遭遇敌人。辛锐用手榴弹掩护抬担架的同志们突围,她却全身多处中弹壮烈牺牲。
      甄磊烈士,原名甄玉桂。生于莱芜县西关村。1940年8月,甄磊被选为省妇联执行委员。1941年3月任山东姊妹剧团政治指导员。她与时任中共中央山东分局组织部长的李林结为夫妻。
      在1941年11月的日军大“扫荡”中,甄磊已怀孕7个多月,行动不便,隐蔽在南墙峪村的群众家。在大青山突围战中,甄磊带着姊妹剧团向猫头山后转移,眼看就要翻过猫头山了,可甄磊却被日军的子弹击中,22岁的她紧紧按着腹中7个月大的孩子,永远闭上了眼睛。
      三间屋内的二十名女烈士:大青山突围后打扫战场时,发现了一分校女生队一部分学员遇难的悲壮场面。女生队多是姑娘,她们向山下撤离时,被日军堵在梧桐沟东崖,只好退守3间孤零零的西屋抵抗。成群的日军包抄上来,女生队除了队长、指导员有手枪外,每人仅有两枚自造小手榴弹,就凭着这点武器,她们打退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使敌人无法靠前。最后,日军架起机枪向门窗扫射,并向屋内投掷手榴弹。战斗结束后,屋门外几米处全是血水,屋内积血没过鞋面,人们只好垫上厚厚的一层沙土进去清理烈士遗体。但遗体血肉模糊,没有一具是完整的。
      毛泽东同志曾写过以下悲壮而豪迈的文字:"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烈士们的忠骨长眠于大青山、沂蒙山,沂蒙人民会永久悼念她们,全中国人民会永远记住她们。

      【编者按】:女烈士们的忠骨长眠于大青山、沂蒙山,沂蒙人民会永久悼念她们,全中国人民会永远记住她们!文字朴实,充满情感,叙说生动,读来使人动容!问好作者!

      本文标题:【征文】抗战中的沂蒙女性及牺牲在沂蒙的女烈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88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