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写景散文
文章内容页

青山作证

  • 作者: 戴建华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6-23
  • 被阅读
  •   处暑过,暑气止。处暑之后,秋意渐浓,正是人们畅游郊野迎秋赏景的好时节。与夏天大暑之时浓云成块不同,这个时节,天上的云彩也显得高远飘逸、疏散自如。民谚有“七月八月看巧云”之说,这其中就含有“出游迎秋”之意吧。
      应朋友邀约,我利用周日(公历8月25日、农历七月十九日)的闲暇驾车携妻女远赴位处蒙山之阳,有“圣人化行之邦,贤人钟毓之地”美誉的费县观光旅游。此行虽有“出游迎秋”之意,不过,我们的目的和心思显然不在那“巧云”之上。
      
      费县园林石
      
      9时16分,与朋友在费县北外环与沂蒙路交汇处会合,在主人兼向导(大家尊称其“六哥”)的引领下,车队缓缓地驶入位于城北钟罗山的中华奇石园。园内以园林石居多,中华奇石园更是以有“天下一绝”之誉的费县园林石为傲,并与云南石林遥相呼应,扬名天下。
      费县园林石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明朝,费县境内的朱田(今朱田镇)就有王姓大户人家建花园,取园林石三块立于花园内。据说这三块园林石留存至今,我没有到实地考证,权且当作一个故事说给大家听,但愿不是传讹。相传,乾隆三十年(公元1765年),弘历皇帝南巡驻跸费县时,就赋诗赞美过费县园林石,“突兀玲珑各斗奇,高低位置雅相宜,尽此用心勤民务,吾不忧无贤有司。”(清•乾隆《万松山行宫即事杂咏》)。诗的前两句是对奇石的赞美,后两句的意思是:摆放这些奇石费尽了心思,如果有这样的精神为老百姓办事的话,我就不担忧没有德才兼备的官吏了。可见乾隆的勤勉与清明。
      费县园林石集“瘦、漏、透、皱、丑”于一体,窦窍玲珑,佝偻皱曲,天酿地造,鬼斧神工。我们的目光所到之处,漫山遍野星罗棋布,各抱地势,钩心斗角,有的如猛虎下山,有的像蟠龙卧海,有的似雄鹰展翅……,千姿百态,形神兼备,上下左右全是精美的“图画”。季羡林先生曾在《石林颂》中感叹,“石林能使画家搁笔,歌唱家沉默,诗人徒唤奈何。我既非画家,又非歌唱家,更非诗人。我只能用这样粗鄙的文字,唱出我的颂歌。”而我,在那一刻却只能面对这鬼斧神工凿成的群石,潜心静观,努力让自己的心成为一面光洁的镜子,并极力让它们把影子投入我心里那一面晶莹澄澈的镜中。
      我们争相在镇园之石“中华龙石”下拍照留念。孩子们欢呼雀跃,上下翻飞;大人们合不拢嘴,个个是喜上眉梢。龙被中国先民作为祖神敬奉,在民间是祥瑞的象征。《龙和中华》记载:一直以龙的传人自居的中国人,逢年过节都要举行一些如舞龙灯、祭龙王、赛龙舟之类的喜庆活动,祈盼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丰衣足食。对每一个炎黄子孙来说,龙的形象是一种符号、一种意境、一种血肉相连的情感,龙成为一种文化的凝聚和积淀。龙是伟大的,因为它得到了所有炎黄子孙的尊敬;龙又是虚无的,因为它不是一种物质,而只是一种精神。“在龙石前拍照,或许引紫气东来,大家‘望子成龙’与‘飞黄腾达’的梦想就此会实现。”我作此猜想,这是大家的也是我的一个美好的心愿。
      回来翻阅资料,又了解到:1986年,美国总统里根的少数民族问题顾问刘传虎先生曾专程到费县,选中四块园林石运回美国,立在夏威夷等地。临沂市和韩国镇海市作为友好交流城市,2001年4月,市访问团曾精选两块费县园林石作为友谊的象征赠送给镇海市。园林石架起了中美、中韩人民友好的桥梁,成为中、美、韩(国)人民友谊的见证。写到这里,联想到我同老史是故交,与“六哥”、老王和老魏是初识,但我们相濡以沫的默契,惺惺相惜的情愫确如这磐石般坚韧,与石共舞。
      
      穿越天蒙顶
      
      车队出奇石园,在“六哥”的带领下向北部山区进发。约一刻钟的时间,车队进入曲折蜿蜒的山区公路,山路两侧奇峰耸立,山势大气磅礴,以其独特的山体风貌我作出判断,“只疑身在蒙山中”。经询问,“六哥”告知我们已经进入北条蒙山山脉。
      作为沂蒙山人,我对蒙山有着特殊的情感,每次登蒙山,都会沉醉于它的山色湖光与优美的传说。蒙山作为历史文化名山,两千余年来,一直为文人骚客、帝王将相所瞩目。《诗经·鲁颂》中就有“奄有龟蒙,遂荒大东”的记载;《论语》中记载颛臾王曾主祭蒙山。春秋战国时期,这里留下了儒、道、纵横家代表人物孔子、庄周、老莱子、鬼谷子的足迹。鬼谷子在此修炼授徒,弟子过百,著名者有苏秦、张仪。汉朝史学家蔡邕等曾隐居此山。唐代大诗人李白、杜甫曾结伴去游蒙山,杜甫写下“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同日行”的佳句。唐玄宗曾率群臣登临蒙山;北宋文学家苏轼登蒙山写有“不惊渤海桑田变,来看龟蒙漏泽春”的名句,清帝康熙的《蒙阴晓雪》和乾隆的《望蒙山雪色》,以及王心鉴的《东蒙行》“清风过沂水,松涛缦蒙山。天低雾沾履,路险云在肩。苍鹰巡玉宇,耕牛守麦田。回首登临处,浩浩一大千”等诗篇,都对蒙山颂扬备至。
      初秋的蒙山,依然是郁郁葱葱,满目生机。车队经大田庄、南张庄……,自西向东,逶迤前行。随着山势的增高,蒙山秀色也渐入佳境,繁密的板栗、山楂树等果木则逐渐减少,继之映入眼帘的是苍劲青翠的松柏,缠绕牵绊的藤萝,那数不清的巨树藤蔓构成一个个遮天蔽日的清凉世界。选择一开阔地,大家下车远眺、歇息、拍照。“六哥”抓住时机给我们介绍,“蒙山巍巍,绵亘于鲁中南大地,跨平邑、蒙阴、费县、沂南等县,平邑为龟蒙养生旅游区,蒙阴为云蒙蒙山旅游区,沂南为彩蒙山林休闲区,费县为天蒙天险观光区,我们现在正穿越于天蒙观光区。”环视四周,这里的一山一草一花一木一溪,都是那么自然零落,那么巧夺天工,真是步步有景,处处美景。“人近草木亲”,蒙山欲将那满眼的秋色,毫不吝啬的显现给我们。再次登车前行,我暗自思忖:“现在,我们常常在不经意间远离了草木,即便居住的地方有那么一些有限的绿地,但那算不上是真正的草木,它们的根扎得很浅,尽管花枝招展,总有那么一些市侩的俗气,缺失了朴实与大气。”打开车窗,一家人不约而同地张开嘴巴,用力呼吸,呼吸这天然的“绿色氧吧”带来的清新的空气,伴随着几声虫儿的鸣叫,蒙山愈发显得幽静而雅致。
      
      英雄的大青山
      
      大青山位于蒙山东麓,海拔686.2米,是费县、沂南、蒙阴三县交界处的最高峰。抗日战争时期,大青山一带是沂蒙抗日根据地的中心地区。大青山突围,是山东党政军民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战史上进行的一场英勇悲壮的最著名的突围战。为纪念大青山胜利突围,临沂市费县在薛庄镇驻地北11公里处建起大青山胜利突围纪念广场和大青山胜利突围纪念馆。
      经过近2个小时的穿越,11时许,我们走进大青山胜利突围纪念广场,走进大青山胜利突围纪念馆,聆听70多年前那一场著名的以少胜多的突围战。1941年11月30日,日寇调动5万余兵力向我沂蒙山抗日根据地发动“铁壁合围大扫荡”,企图以绝对优势兵力一举歼灭我山东党政军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彻底摧毁我沂蒙山区抗日根据地。山东分局、省战工会、115师、山东纵队等后方机关和抗大一分校学员数千人误入敌“清剿”包围圈内,形势十分危急。我万余非战斗人员与装备精良的5.3万敌人展开了殊死鏖战,终以一千多人的伤亡换来了九千人的胜利突围,彻底粉碎了敌人合围、“清剿”的阴谋,保卫了山东党政军领导机关,保存了山东的革命骨干力量,在山东抗战史上具有深远的意义。
      在大青山胜利突围纪念广场,我们怀着肃穆的心情先后瞻仰了陈明、辛锐、闫捷三、程克、汉斯•希伯等革命先烈的雕像,并向纪念碑三鞠躬,寄托我们无限的哀思与向往和平的美好祈祷。
      在大青山胜利突围纪念馆,我们跟随讲解员走入那段硝烟弥漫的光荣岁月,那饱含深情催人泪下的讲解一次又一次强烈地震撼着我的心灵。在展览馆有一帧珍贵的黑白照片深深地吸引了我,那是陈明夫妇的合影,照片上陈明儒雅稳重,辛锐温柔大方,嘴角略过一丝淡淡的微笑。据介绍,美丽的辛锐是济南大明湖畔有名的才女,曾举办过个人画展。在这场突围战中,夫妻双双遇难,当我听解说道:“辛锐牺牲了,她再也不能完成心愿——在抗战胜利后举办一次个人画展,再也不能等到腹中孩子出世与丈夫共享天伦之乐了┄┄”我的心紧成了一团,泪水浸湿了我的脸庞,悲痛瞬间袭遍了我的全身。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纪念馆播放的资料片中,有幸见到了老姑姥爷向进同志的影像。向进(原名何武坦)原第二军医大学校长,1915年出身于地主家庭,早年接受过资产阶级和封建主义的教育,后来受到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救亡运动和红军革命行动的影响,接受了共产党人和马克思主义的熏陶,其世界观发生了根本性变化。1938年元月,他毅然决然地中断了在湘雅医学院的学习,赴圣地延安投身革命,参加了八路军,并作为一名我军的医务工作者和卫生管理干部,耕耘求索,执著追求。1939年11月中旬随抗大一分校从太南驻地神郊出发挺进山东,并在大青山一带战斗生活。1945年3月,向进与刘真(苍山柞城村人)结婚。60多年来,他们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在卫生战线和医学教育战线上携手前进。1985年5月,向进离职休养,今年已经98岁高龄,但依然思维敏锐、精神矍烁。
      回眸大青山胜利突围纪念广场,迟浩田将军题写的“大青山胜利突围纪念碑”镏金大字光彩熠熠。远眺大青山,那山岗上的树木,像极了列队的士兵,巍然挺立。我坚信,抗日军民不畏强敌、顾全大局、对党忠诚、信念坚定的爱国主义精神和民族精神,将彪炳千秋、永载史册,与青山同在。
      
      白石屋处好风光
      
      午时一刻,我们来到享誉大江南北的山东民歌《沂蒙山小调》诞生地白石屋村,“六哥”在这里设宴款待我们,也为我们饯行。
      白石屋是个风光优美的小山村,小村依山傍势,错落有致,四面绿树浓荫,山石林立,村前小桥流水,山路弯弯,西面是海拔1000多米的天然屏障“望海楼”,极为隐蔽和幽静。1940年抗大一分校文工团团员李林、阮若珊借助当地的花鼓调创作了初期的《沂蒙山小调》,后在流传中经过多次加工修改,成为蜚声海内外的沂蒙民歌,“沂蒙山区好风光”也逐步渗入到人们的心灵中,成为沂蒙大地的主题形象。为纪念小调的诞生,当地政府在村前建了一座纪念亭、立了一座纪念碑,亭前的一块天然巨石上刻着小调的原作者之一阮若珊女士于1999年8月17日亲笔题写的一行字——“深深怀念沂蒙山好地方”,寄托了作者对白石屋、对沂蒙山的一腔深情。
      席间,“六哥”自豪地给我们介绍:白石屋的旅游价值已经得到旅游专家的充分肯定和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市里已将其列入蒙山旅游开发总体规划,县乡积极组织力量,修通了从塔山森林公园到白石屋的旅游路,使白石屋与被旅游专家誉为“天下一绝”的沂蒙石林、指动石,风光优美的塔山森林公园、望海楼,还有记载着山东抗战史上最为悲壮一幕的大青山突围战纪念地等连成了一条融奇特景观、生态旅游、革命传统教育旅游于一体的旅游线。随着当地旅游业的兴起,昔日寂静的白石屋正一天天热闹起来。
      这次费县之行,时间虽短,但收获颇丰,收获了友谊,增长了见识,所见所闻,令人振奋。这里山清水秀,生机一片,战争的烟云早已被祥和的变革气氛所取代,拼血厮杀的旧战场变成了幸福的家园。
      当我们告别白石屋踏上归途的时候,我的耳畔再次响起《沂蒙山小调》那悠扬的旋律。歌是文化的索引,也是历史的伴唱。这优美的旋律伴随着沂蒙人民走过昨天和今天,明天它将一直回响在八百里沂蒙的山山水水之间,清越辽远,引来万壑竞秀、碧潭泉涌、群峰吐翠。

      【编者按】:叙述生动,描写生动细腻,语言清新明朗,情景融合自然,令人感同身受。拜读佳作,问好作者!

      本文标题:青山作证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90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