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写景散文
文章内容页

都督赏雪

  • 作者: 管金定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6-30
  • 被阅读
  •   都督乡乃鬼城丰都的南大门,处丰都与石柱、彭水、武隆四县交界之地,最高海拔1600米,最低海拔800米,森林覆盖面广,生态环境优美,旅游资源丰富。在过去,那就是个穷山恶水之地。而如今,因景色秀丽,风光宜人,位全国最美村镇之列。
    传古时都督境内有一奇石,风吹之“嘟嘟”作响,故名“都督”。后都督打造旅游之地,都督乡名又有新说:唐太宗派得力护卫马炟为行军都督,率十八武士以护送金钟之名护送废太子李承乾流放去黔州(今彭水郁山),途经都督时因当地蛟龙作恶,雨水泛滥成灾,马炟等人就用金钟将蛟龙压于山下,当地才得以风调雨顺。后人为纪念都督马炟,才将当地地名取名叫“都督”。
    都督乡名来历孰是孰非,似乎没有任何探究的意义。但都督的美景,却已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慕名而至。笔者有幸因好友相邀,参与都督某工程建设,饱赏了都督之美景。更为荣幸的是,欣赏了难得一遇的大雪景致。
    说都督气候宜人,那真不是夸张,夏天凉爽,冬天也不是特别寒冷。都督冬月起就开始下雪,但一般都不是很大,第二天就会消融殆尽。唯独这次不同,连续下了三四天,街道上都积起三四十公分厚。
    项目部的房东说,山上积雪已达尺许深,他早上从山上下来,雪深已超过他的高统雨靴。据房东介绍,2008年也曾下了这么大的雪,而且那次是一夜之间就下了尺许深,后足足化了一个月。这一次又是2008年以来最大的雪,像这样大的雪已是多年不见了。
    笔者家乡江南,虽少时也经常是鹅毛大雪,但随着全球气温变暖,几十年来早已难得一见下雪了,故而特别喜欢雪景。而山舞银蛇,原驰腊象的山乡雪景,对于家乡平原少山的笔者来说,则更具诱惑力。每次下雪,我总是一大早就爬上金钟山,欣赏美丽的都督雪景。
    都督的场镇傍山而建,因受山形地势限制,街道狭窄而弯曲。两侧房屋大多为前期建筑,楼层高低不一,街面参差不齐,近几年虽按照旅游村镇打造,安装了仿古路灯,并对房屋外立面进行了粉饰,但仍觉得凌乱而没有气派。而登临金钟山,向远眺望,两侧高山连绵不断,如同形成一个长长的峡谷。场镇就仿佛建在谷底,高低不平,错落有致,色彩绚丽。而雪后登山,则又见另一番景象:皑皑白雪,将天地、青山、谷底、建筑紧紧相连,使峡谷成倍放大,无限延伸,原本五彩斑斓的场镇在皑皑白雪的覆盖下更加绚丽多姿。
    大雪初霁,原本计划出城,谁知正欲退房时却获悉客车停运。反正因雪被困,索性趁此大雪之际好好地再赏赏都督雪景。
    也许是因连日雨雪的憋屈,一大早太阳就迫不及待地露出了灿烂的笑脸,照得雪地闪闪发亮。但阳光虽然灿烂,可毕竟还是天高路远,照到大地早已是强□□之末,除了使皑皑白雪闪闪发光外,竟也无法使其消融。
    因此前笔者都是登金钟楼向上场口方向赏景,故这次就决定改变角度去灵台山。灵台山位于都督的上场口方向,与金钟山遥遥相望,看上去近在咫尺,可走起路来还很有一段的距离。都督因地处偏僻,人口较少,公路上车辆行人本就稀少,加之大雪天气,车辆行人更是少有踪迹。因此,公路上也是积雪深厚,就是公路的中间,也有一层已被碾压得薄薄的积雪。
    和路上稀稀拉拉的行人一样,笔者也是小心翼翼地踩着公路中间那一层薄薄的积雪前行,每一脚踩下去,都能听到清脆的“嘶嘶”声,如踩裂了薄薄的玻璃。原来,碾压过的积雪,早已又结成了冰。
    因上场口正好处山谷峡口,路边防护栏上有处藤条,藤条上足足积雪尺许厚,庄稼地上只见一浪一浪的厚厚积雪,一片雪白,看不见任何庄稼。站在上场口往下场口看,除了附近的几幢房子能见其全貌外,稍远处的只能见房顶,更远则就无建筑物了,所看到的只是厚厚的积雪和山,仿佛场镇的面积也缩小了许多。金钟山的金钟楼倒是看得真真切切,而且视角也似乎是平视的。此时,笔者才突然想起上场口与下场口的海拔高差近20米,只是平时都是登上离地面七八十米高的金钟楼赏景时,往往都忽略了上下场口的海拔高差而已。
    往前再走了一段路,就可见裸睡佛庞大的身躯。此时的裸睡佛如陕北的羊倌,仿佛全身上下都披上了绵羊皮袄。比起平时在下场口观景台所见,裸睡佛虽身形更大,也看得更加真切,但却已失真,并不像从前那样惟妙惟肖,形象生动了。再走近些,那简直什么也不是了,笔者再也不忍心按下快门。真可谓是距离产生美!
    大约走了三四千米的环山公路,不觉又已盘旋至灵台山前,且已几近山顶。转头眺望,豁然开朗,都督场镇已一览无余。鸟瞰场镇,令人震憾:太阳如同一束硕大的探照灯光,聚集地从场镇上空往下照耀,使整个场镇显得无比清晰,通体透亮。在四周灰黯的山峦映衬下,场镇仿佛成了巨大的天坑。不知是久阴初霁,太阳已铆足了劲,还是白雪反映的缘故,整个场镇清晰得出奇,明亮得出奇。
    稍抬高视角,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周围高山峻岭连绵不断,一望无际。几条环山公路如同细长的银线,弯弯曲曲,无限延伸。皑皑白雪,将山、将树、将路、将建筑物融为一体,但又依稀可分。
    唉!真的是太美了,简直就是一幅漂亮的巨幅图画!而虽建在金钟山顶,但看起却似点缀在峰峦重叠的半山腰之金钟楼,与场镇建筑遥相呼应,则就是这幅图画中的点睛之笔!
    笔者再也不忍心移步了,这恐怕就是最美都督的最美雪景吧!


    乙未年腊月于都督红豆宾馆

      【编者按】:好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人在景中,景亦化人,读后油然而生想去都督赏雪。失真的裸睡佛更是别有一番风味!什么也不是,它没留在影像里,却也让人记忆深刻。

      本文标题:都督赏雪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93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