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悲苦人生

  • 作者: 孤舟蓑笠翁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3-05
  • 被阅读
  •   余华有一本小说《活着》,讲的是主人公福贵的儿子、女儿、老婆、女婿、外孙等所有亲人,在那个贫穷年代的不同背景下一个个因不同原因死去,他却顽强地活着的故事。今天,听说老家村里的王某刚刚去世了,享年65岁。不禁为他生命的顽强和残酷而感叹,也为他归享天国不再受生命之累而宽慰。
      王某留给我最深刻的记忆,就是在这样一个深秋的季节里。20多年前,每到深秋的大忙季节,我都要回老家帮父母秋收秋种。经常在村里村外见到他像不堪重负的老牛,承载着他瘦弱的躯体难以担负的繁重农活:收割,装运,播种……像个摇摇欲坠的陀螺,又似眼看着就要塌架瘫倒的病牛!老话说:夏忙催死人,秋收累死人。谁家的活都不轻松,他家的活又特别重。这源于他年轻时就干干巴巴,没有同龄人那么强壮,好不容易娶来的媳妇看不上他,几次三番闹腾着不想跟他过日子。他只得哄着她当祖宗供着,轻重活不让老婆伸手。久而久之,不但老婆不与他分担沉重的农活,连长大的儿子也不体贴他,沉重繁杂的农活几乎全压在他单薄的身板上。因此,他患上了严重的椎间盘突出症,身体扭曲成斜着的s型,平时走路都很吃力得一瘸一拐。一个秋收的夜里,我亲眼见他疲惫不堪到村卫生室里买止痛片吃,别人说你得歇性着干啊,他说那么多活等着他,痛得再受不了也得撑呀,全靠止痛片缓解身体的剧烈疼痛。那时,他还不过是40出头的年纪,生活的重压已将他折磨得像个干巴巴的老头子。
      2000年,村里规划抽街道,他的房子需要拆迁,照顾他可以任意他挑位置重建,他说什么也不搬迁,宽阔的南北大街上就他的老房子至今仍突兀在街中。南北对冲,村里人都说成了凶宅。他说没有能力盖新房子,孬好有点地方能住就行,顾不上那些说法了。过了不久,他在大街上跌了个跟头,摔成了大腿骨折。一年后,刚能拄着拐慢慢挪步了,又在夜里跌到床下,把另一条大腿摔得骨折。就这样,刚刚50岁出头的他再也站不起来了。两年前,一次中风又夺去了他右上肢的活动能力和语言能力,连话也说不清楚了,四肢仅有左手还能比划比划。
      一个尚有劳动能力时苦挣苦熬半生难得歇息,撂倒在床上10多年,不但看不到恢复健康的希望,反而愈来愈加重病痛的悲苦男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完了令人悲悯的一生。

      【编者按】:对于有的人,活着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就像小说里的福贵,就像文中的“王某”。作者描述的王某,干农活时的场景,在农村并不少见,类似这样的沉重,在人间也是很多很多。纵然与他非亲非故,仍然在看到时,心中感怀唏嘘。做为一个写文字的人,不仅要在繁华中锦上添花,还要能看到这些角落里,默默无闻的存在。

      本文标题:悲苦人生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1987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