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鬼节祭母

  • 作者: 绿波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1-13
  • 被阅读
  •   今天是农历七月十四,到给母亲上坟的时间了。下午四点半左右,我骑车去商业街。买了一挂长炮,老板说,有五元钱的,有十元钱的,我拿了一挂十元钱的。拿在手中感觉沉甸甸的,这挂炮很长后备箱装不下,就要了个大塑料袋挂在车把上骑回家。父亲昨晚交代,让我去附近的小店去买炮。我嫌那里的炮太小,母亲活着受苦受累的辛苦了一辈子,做儿子的上坟不能太吝啬了。回家后,用一张百元大钞打火纸,然后对折,一张一张的折好,叠整齐。然后找好长袖黑衬衣、黑裤子、白运动鞋,戴上黑色的太阳镜朝屋后的小山坡走去。
      五点半左右,锁好门上山去。小狗灰子很聪明,摇着尾巴,跟在身后。山坡上茅草茂盛,有一人多高,把路完全覆盖住了。还有一些杂树的侧枝横亘在眼前,我一只手提着袋子,一只手拨开眼前的草叶、树枝,如同走进了一座幽深的原始森林。火热的阳光在这里已经完全消失了,整个小山完全掩映在巨大的浓郁下,而我又在浓荫下的枝叶中穿行。一步一步凭着感觉前行,听到附近有震耳的鞭炮声,还看见空气中有浓黑的烟雾,隐隐约约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就是不知道烧纸的人在哪里。正走着,有个熟人在说话:“这个娃子也来烧纸了。”一抬头才发现,他们出现在我上面的一个小路上,刚烧完纸。感觉就像狙击手一样突然出现,我就和他们打了招呼,他们说没有路了,不好走。
      终于到了母亲的坟前,坟前的砖缝里长出了几棵细棍似的小树。烧纸,叩头,满头的汗水、泪水混合着流进眼里,辣辣的。灰子安静地在一旁蹲坐着,看着我烧纸。我沉默了很久,未语先流泪,长跪不起,对母亲念叨着说:“妈,明天过节,今儿来给你送钱了,你在那边也要好好过节……”昨天想起的那些话,一句也说不出。响晴的天气,白花花的太阳,在此时此地已经没有一点光亮。这里那么安静,连蚊子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感觉自己的心砰砰直跳,感觉母亲会听到我内心的呼唤。
      放完炮,灰子在前面走,我在后面浅一脚深一脚地走着。眼前浮现出小时候的情景,在我读小学、上中学的那些年里,每到周末就和母亲去离家十几里的坡地里干活。麦子熟时,和母亲去葡萄洼割麦子、挑麦子,一个来回就是半天时间。好几亩地的麦子,十几里地的路程,我和母亲一挑挑、一趟趟喘着粗气往回挑。红薯熟时,还去秧田沟挖红薯、挑红薯。还有后坡上承包过五亩七分地的桔子,从秋天开始就开始挑桔子,一万多斤桔子每年要把我的肩头磨出血,磨出茧子。由于父亲体弱多病,母亲一直在为这个家操劳,在我的心中母亲就是全家的靠山。后来没要坡地了,家里也一直种着一亩多菜地。母亲很要强,就在母亲去世前,她还又种着四亩菜地,没有闲过一天,天天在地里忙碌。由于从小吃苦干活长大,直到现在我随便扛上一百斤的重物如同空手走路一般轻松,还算有一把子力气。比较遗憾的就是,母亲走得太早了,年仅62岁,这么辛苦操劳了一生,应该多享福。
      愿母亲安息,儿子永远怀念你!
      写于农历七月十四

      【编者按】:农历七月十五俗称“鬼节”,又称“中元节”或者“盂兰盆节”,在这一天里,失去亲人的家人会为他们远在天堂的亲人烧纸钱,表达对逝去的亲人的怀念和哀思。作者由买鞭炮写起到上坟烧纸的过程以及对母亲生前往事的回忆,表达了对母亲无尽的哀思。

      本文标题:鬼节祭母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005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