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散文随笔
文章内容页

一笺梅花雪,孰是共饮人?

  • 作者: 笑红尘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5-23
  • 被阅读
  •   午间,本欲与友人一同吃饭,怎知她一心牵念着小区里几树开得正好的桂花,想拿了相机去拍照赏桂,于是约饭一事只得作罢。一人回到家中,煮了自己喜欢喝的汤,细细地洗上几个果子,安静地吃起来,可才一会儿的功夫,便觉额间沁出汗来,于是,又去开了塔扇乘凉。虽已过了秋分,但午间高温依旧如夏,让人心下生燥。饭毕,斜倚在阳台上捧书闲览,以打发一时起来的困意。
      谁知,彼时还在感叹着尚未体味出秋凉,此刻便已在不觉间被书中“烹茶冰渐沸”、“沁梅香可嚼”的诗句带进了红泥小炉闲烹茶的寒冬情景里,也难怪有人会说“读到喜欢的句子,就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你可以四季更替,日月颠倒”了,而令人口齿噙香的诗句也往往能够让人顺着这缕香寻得一处槛外闲情。
      忽而想起《红楼梦》中所记那“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之地,温柔富贵之乡。”想必这诗句中主人公也是那朱阁绮户中能诗善赋的绝妙女子了。游思间,似见那锦幛绣幕之中,洇润着袅袅茗香,轩窗卷帘外,亦有几树灼灼盛放的红梅娉婷于白雪之中。而闲坐于暖阁中的一位肌骨莹润、举止娴雅的女子,正一边拥着錾花小手炉,一边信手品香茶。
      待到雪霁风休,她便提起罗裙卷绮袖,款步到红梅树下,用小巧的雪笤轻轻扫下沁香的净雪,又精心封存于花瓮中埋在地下,待到来年,再取出冰水烹茶,或一人漫饮,或邀两三好友同尝,那时便真真不负这可嚼梅香了。
      不禁想起大观园中那清净无尤处、花木繁盛地的栊翠庵里来,因为里面便有一位如此钟灵毓秀的神仙般的女子,那便是妙玉。她对烹茶品茗很是深细讲究,所用之水或是旧年蠲的雨水,或是收的梅花上的雪,而她用来饮用的茶器绿玉斗亦是世间难寻之珍品,可想这般煮出的香茗之味是何等清冽绵长了。而能被妙玉邀约品茶的女子,纵览大观园,也只有同样超凡脱俗的宝黛二人了。
      栊翠庵门前,亦栽有十数株如胭脂般的红梅,远远便能闻得寒香拂鼻,映着雪色,饶有趣味。而赏梅亦如饮茶,或一个人静品,或与一二知己同赏,才不负这一场严冬盛放。故而,想要向妙玉讨得一支红梅,也并非易事。有一回,李纨想要与探春、湘云一干姊妹们取些红梅来插瓶赋诗,却又忌于妙玉的性格,单罚了宝玉一人去取,还调笑道待宝玉回来定要让他作上一首“访妙玉乞红梅”来,可见其过程之不易。只是不知,这兰心蕙质的妙玉是否已将栊翠庵前新添的梅花雪收进了花瓮中?
      若有所思间,合上书卷,轻呷一口茶,躺在床上浅眠,不知梦中会不会也有一位与我煮茶品茗的知己出现呢?

      【编者按】:人生无常,浮华一场梦。但愿梦中梅花雪,香了时光,香了现实。

      本文标题:一笺梅花雪,孰是共饮人?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025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