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感悟生活
文章内容页

孩子的周末

  • 作者: 田园小蜗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3-21
  • 被阅读
  •     周五的最后一节课是学生最难熬的一节课,也是我这个做老师最难控制的一节课。没到放学时间,学生们早已将自己的背包打好,只等悦耳的铃声一响,便箭一般冲向门外,那焦灼的神情就像去赴一场美丽的约会,而耽搁了时间。我知道:那节课大多数学生早已是归心似箭,我讲课再好,也控制不了他们归心似箭。所以我只好告诉他们说:如果这节课表现好,就会早一点放学,而表现不好,就会晚一点让他们走。但是还是收效甚微,只要听到别的班级有点风吹草动,没等我说下课,有的学生早已跑出了教室。
      只要是周末,所有的老师都会给学生布置作业,总觉得两天是一段很长的时间,好像这个学生的周末只属于自己一个老师。所以这个老师一点作业,那个老师一点作业,就足够让学生忙得团团转,有的老师不解恨,给学生布置写字或单词,来个十遍八遍。于是,很多学生与其说是度周末,还不如说在家疲于应付老师的作业。我的儿子正读五年级,作业相对少,还有时间玩,但是所谓的玩,不过是看着电视目不转睛,对着电脑玩个天昏地暗。每当我们约儿子出去玩,他有时头都不抬,好像电视和电脑比自己的亲妈还亲。
      现在的孩子怎么了?除了作业就是电脑、电视,他们的生活单调的一览无余。想想我们小时候,没有永远做不完的作业,没有电脑电视的我们,有大把悠闲的时光,那些我们自己独创的游戏,足以让我们玩得天昏地暗。每当放学时间,大街小巷就会回荡着孩子们欢快的叫闹声,你一团,我一伙,大家忙得不亦乐乎。男孩子打陀螺、捉迷藏、摸阎王鼻子、碰拐。女孩子踢毽子、跳绳、丢手绢、跳房子、编花篮、玩石子。叫喊声不断,嬉笑声不停,整个街巷是孩子玩耍的天堂。直至太阳落山,星星点灯,我们都舍不得离开,当巷口出现母亲的呼喊:“大毛,吃饭了。”“兰花,回家了。”但玩兴正浓的我们,往往嘴里答应着,身子却没动,黑夜慢慢降临,有些着急的父母回来生气地抓着孩子的胳膊往家拽,这时我们才恋恋不舍地回家,但一边走,嘴里还嚷嚷着:“吃完饭,我们再来呀。”果然,不过一顿饭工夫,街上又响起了孩子们的吵闹声。
      不玩的时候,我们就会跑去田野挖苦菜、割青草、拾柴禾、放牛羊,田野是我们心灵放飞的牧场,走进大自然就如进入了一个广阔的乐园,小小的蜥蜴在草丛间穿梭,蚂蚱在花草间蹦跳,还有更大的惊喜就是在灌木丛间发现了一个鸟窝,精致的鸟巢里藏着几个或雪白或颜色斑斓的鸟蛋,我们期待着过几天去端鸟窝,但往往过些日子再去时,已是鸟去巢空。而且我们认识了那么许多植物的名字:形如乱发的蓬蓬菜、开紫花的丁丁花、金黄一片的苦菜花、扎人手的七七菜、匍匐在地的蚂蚱串子,开白花的山羊胡子、乘降落伞的蒲公英,大自然为我们打开了一本内容丰富的经书,而我们是穿梭在上面的蚂蚁,总会找到许多的惊喜。漫山遍野游荡累了,我们会找个山头坐下来,望天上白云悠悠,变幻万千的天空给了小小的我们无限想象的空间。天热时,找个树荫躺下,大地为席,蓝天当被,我们也会做一个甜甜的梦。在野外呆够了,我们一行人挎着菜篮子,一路唱着打闹着回家,一条条崎岖的山路撒下了我们欢乐的笑声。
      不知不觉,我们远离了童年的乐园,离开了家乡的原野,但是那些美丽的记忆会时时来敲打我们日渐麻木的心灵。看看自己的身边一批批一群群和我当年年纪仿佛的孩子,带着厚厚的镜片,逍遥自在地游荡在大街,他们过早的长大,过早的成熟,他们从没有尝过生活的艰辛,但是脸上却漠然迷茫,一副一切无所谓的表情。每当周末,孩子们盼望早早回家,不是想着为父母分担什么,而是奔向电脑、手机、电视。玩游戏是每个孩子的共爱,似乎只有这样做才算是心灵的放松,玩够了游戏,看够了电视,他们又会紧张地去应付老师的作业,有几个孩子能真正地和父母交流,与伙伴在外玩耍,走出家门看看外面的世界。社会在发展,科技在进步,但是高科技的发展,却绑架了太多的青少年,他们不去思考自己要去追求什么,没有忧患意识,我不知我们的孩子除了学习,除了电脑和电视,还能知道什么?在将来,让我们的孩子去回忆一下自己的童年,是不是他们能记起点什么,能讲出童年的某些细节吗?我疑惑。或许我只是在杞人忧天,但愿是。但是我真的希望,我们的孩子在周末,不是忙着疲于应付老师的作业,不是急着去亲近电视,不是在虚拟的游戏世界里打打杀杀,而是能去过一个有意义的、充实的周末。

      【编者按】:文字描述细腻,观察细致。作者回忆了过去的童年时代,针对现在孩子们周末玩电脑、手机、游戏等现状表示了心中极大的担忧。读来,深有同感。问好作者!

      本文标题:孩子的周末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05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