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想念我的爷爷

  • 作者: 万里飘雪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5-23
  • 被阅读
  •   在我三十岁的时候,爷爷以93岁的高龄在2005年离开了我们。爷爷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种了一辈子地,经历了三个朝代,晚清、中华民国和新中国,老人家虽然没有给后人留下物质上的遗产,但他给他的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那就是勤劳、俭朴、忠厚、诚实、仁义、淳朴、善良、坚强……
      我的爷爷去世时,很安祥,带着满足的笑容,在儿孙的守望中闭上了眼睛。在我们村能活到九十多岁的人很少,几乎也没几个。我的爷爷活着的时候很壮实,始终没有卧床,到老也是干干净净的,去世前也不糊涂,真是寿终正寝。
      如今,我的爷爷已离开我们十一年了,他的音容笑貌仍不时地出现在我的眼前睡梦中,我多么怀念我的爷爷呀!
      小的时候,爷爷是最疼爱我的,陪伴我度过了儿时最美好的时光。当时,我爸爸响应国家号召,去了三线军工厂802上班,由于工作的需要,一般很少回家。
      我有一个姐姐,两个妹妹,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妈妈在家务农,天天忙于地理的农活,没有多余的闲暇时间来照看我。古语说得好:“隔辈亲,爷爷最疼孙子”,为了减轻妈妈的劳累压力,让爸爸安心的工作。从此我的生活起居就完全由爷爷来照顾我了。
      记忆中的爷爷身材不是十分高大,眉宇之间总是透露着那份顽强,而在他瘦小的脸庞上面总能看到一丝丝的微笑,像是初升的太阳,那么的灿烂。
      也许是我的调皮可爱,聪明乖巧,为此爷爷感觉特有荣感。无论是赶集,拜访亲朋好友,走街串巷,走到哪儿都带着我。我也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爷爷让他每天晚上给我讲一些“孙悟空大闹天宫,八仙过海,猪八戒背媳妇,梁山好汉武二郎景阳冈打虎,花和尚鲁智深倒拔垂柳……以及一些远古时期飘渺虚幻的神话,在爷爷引人入胜,娓娓动听的古事中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爷爷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耕田搂地,开荒种田,样样在行,是庄稼地里的行家。靠着自己一双勤劳的手用汗水和心血换取着生活的来源。其实在那个年代基本上都是务农和作苦力为主,因为身处农村的缘故,那时唯一的交通工具也只是一个轮子上架着木头的一种农用小推车,俗称“独轮车”。
      每当爷爷去田间劳作的时候总会带上我,让我坐在独轮车上面,而爷爷就在后面推着我。蜿蜒崎岖的小路上,爷爷用他健壮的身体和粗实的手臂把独轮车柄扶的稳稳当当的,生怕路上太颠簸了,把我给摔下来了。一路上除了那田园风光之外,就只剩下爷爷的背影。爷爷的背看起来总是直直的,好像什么都压不跨。看着爷爷的坚实的背影,我却看不到他低落在田间的汗水。
      爷爷是一个富有情调,热爱生活的人。在爷爷精心管理的菜园里一年四季都有各种原生态,无污染,无公害的蔬菜,足不出户,每个季节都能吃到爷爷种的新鲜蔬菜。
      每到春季,爷爷的菜园里的杏花盛开了,花香四溢,蝴蝶、蜜蜂围绕和花儿偏偏起舞,狗儿、猫儿在欢快的翻着滚儿,打闹着,追逐着。三五成群的小山羊在悠闲地地头吃草,耳边不时传来美丽鸟儿清脆婉转,悦耳动听的鸟鸣声,轻风拂过,飘来阵阵清新芬芳的花香,泌人心脾,让人心旷神怡。
      小杏花有粉色的、白色的、淡红色的,让儿时的我充满了遐想,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杏花衰败后,梨花盛开了,洁白的梨花就像冬季的白雪,挂满了每个树枝。阵风过后,地上铺满了花瓣,也铺满了我的忆,每到旁晚,夕阳西下,炊烟升起,定格在我脑海里的是一幅优美的画卷。
      爷爷是一个极其坚强的人,在我的记忆里,爷爷拥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困难,他都能挺过去!
      我的奶奶走的早,奶奶去世时,我的父亲刚满八岁,二叔五岁,是爷爷把我的父亲、二叔,姑姑含辛茹苦,一手拉扯大。
      建国前后社会动荡不安贫穷落后不是十分稳定,一个男人既当爹又当娘能把三个儿女抚养长大,要付出多少心血呀!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特别是灾年,庄稼欠收,爷爷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省吃俭用也不让孩子们受委屈,能变卖的物品全部卖掉换成吃得东西。我的爷爷就是这样一个平平凡凡的人,历尽千辛万苦带着一大家人在苦难中跋涉,度过了难关,一起迎来了黎明的曙光。
      爷爷总是为儿女后辈们着想,明明自己很想吃,可怕花了儿子的钱,怕孙子们少吃了东西,宁肯委屈自己、压抑自己,也要为他人着想的这种品德可能就是我华夏祖先代代相传、辈辈传承的民族文化遗产吧。
      爷爷是一个很节俭的人,做农活一直都坚持穿着奶奶原来给他做的黑布鞋,平时身上总是穿着洗得干干净净的补丁衣裤,只有出去走亲戚的时候才会穿上那套新衣裤。每次父亲和姑姑他们说要给他买衣裤他总是阻拦,说还不如给孩子们买衣裤,自己老了也很少出去,买那么多好衣服浪费了。
      爷爷不仅节俭,还特别爱干净,直到他93岁高龄去世前,身上依然是干干净净的。不止如此,爷爷在吃饭时还有一个很特别的习惯,每次我们这些孩子夹完菜后,爷爷都会用筷子绕着菜碗边划拉一圈,将我们夹菜后不小心弄到碗边上的菜和菜汁给划拉到菜碗里去,以保持菜碗的干净、整洁。
      爷爷为人大方、仗义,喜欢结交朋友,虽然家里不富裕,但他仍常常在家里备着各种美酒,招待来自各地的朋友。姑姑说有一次爷爷的朋友远道而来,可那时家里没有好菜招待,爷爷就自作主张地把正在下蛋的母鸡给杀了来招待朋友,害得奶奶在后来在月子里都没有鸡蛋吃。
      爷爷是一个正直、爽快、有正义感、热情仗义、恩怨分明,表面刚强,内心柔软的人。
      记得在我八岁那年,在与领居家比我大两岁的一位伙伴嬉闹玩耍时,他不小心用小石子把我的额头打破了并且还流着血,我捂着头哭着回家了。我爷爷一看心疼的马上就眼含泪水了,问我:“谁把你打成这样的”当我把实情告诉他后,他二话没说,从门后拿起一根木棍就去人家讨说法去了,非要人家陪我去医院包扎结果把人家给吓得得心惊胆颤,不住的道歉说“是我们没有教育好孩子”。
      没办法,还是我爸爸去把爷爷拉了回来,并且安慰人家说“俺父亲就是这个脾气,不要在意,过去这一阵就会烟消云散,啥事也没有了,人家的心才算放了下来。后来事实证明一点儿也没错,当我爸爸告诉爷爷说“小孩子调皮,在一起打闹,这点事不算什么,用不着兴师动众去问罪的,那样乡里乡亲的会生疏的。爷爷也感觉自己当时的做法太冲动感情用事了,满脸笑容的对爸爸说:“我当时也是疼孙子心切,看着受了委屈心里疼坏了,情急之下才做出了如此草率的事情”。哈哈,说到这儿,怎么样,以上的这些品格一一体现在爷爷身上一点儿也不为过吧!
      我的爷爷不识字,却知道有文化的重要性。他年轻时,有一年过春节,因为不认字,他贴的对联上下翻着,闹成了笑话。从此以后,他暗暗下了决心,再穷也要让自已的孩子们后辈们读书认字。
      在我就读的哪个年代,九十年代初期,对待大多数莘莘学子来说,考上中专早毕业,早吃上公家饭,是梦寐以求的天大喜事。然而天生要强,孤傲清高的我依然选择考高中。当时父母家人是不同意的,一致的想法是让我考上中专,早工作早吃上公家饭,要是考不上大学,三年后不知道情况怎么变,会是个什么结果。
      我从小是爷爷照顾看着长大的,我的脾气性格他是了如指掌,认准了的事情是会坚决走下去的,永远不回头。爷爷就与我父母说,孩子有远大的理想目标,想进更高学府深造,考上高中是件值得高兴庆贺的事,我们做父辈的理应支持他的想法选择才对呀!
      终于在爷爷的坚持下与爸爸的支持下,我如愿以偿的来到了县城一中就读学习。虽然后来的高考不是很理想,选择了军队一所士官学校学习锻炼,提升自己。十多年后,又默默无闻的转业回到了原地,但是在拼搏奋斗,努力进取的过程中,我体会到了为了自己的理想目标而奋进拼搏的乐趣,人生价值。在思想上,信念上,人生境界上有着高度的提升,这是人生中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爷爷平时的喜好生活习惯就是喜欢喝点小酒,家乡大把抓带干棒的大红茶,那是爷爷一日三餐前养成的固定生活习惯,沏茶是非常讲究的,爷爷每天都提着水桶去我们村很远的山脚下提回从高山上流下来的清澈甘甜的山泉水,细柴慢火慢慢烧开沸度达到95摄氏度以上,沏在特制的泡茶工具紫砂壶里面焖上十分钟左右,一股散发着清香芬芳的茶香扑鼻而来,缕缕清新茶香飘荡出来,让人感觉陶醉。
      土生土长不添加任何尼古丁化学成份的大旱烟也是爷爷最喜的,长长的烟袋杆下面系着奶奶生前精巧手艺绣制的荷包,里面装满了烤好烘干揉碎的烟末,在田间地头劳动,空闲遐余时间,忧愁烦恼,高兴快乐时都会抽上几口,吐出的烟雾一圈一圈的成雾状飘向天空,似乎在诉说着人世间的酸甜苦辣,对我奶奶无限思念之情。
      爷爷喝酒有他自己的小酒壶,那是一种通体发黑,小口大肚,沙漏形状的锡制酒壶。先把酒倒入其中,用热水烫好后,再倒在小酒盅里,夹一口菜端起还氤氲着热气的小酒盅“吱”的一声一饮而尽,爷爷那种陶醉的神情至今难忘。酒,是从当时供销社门市部换来的地瓜干子酒;菜,也许就是腌制的香椿芽炒鸡蛋,小葱拌豆腐,甚至是几根咸菜……等等,最简不过了,但是爷爷依然喝得津津有味。
      后来当我从部队转业回地方参加工作后。每次回老家爷爷总会邀我一起喝几盅,期间少不了问起我部队里的一些事情,每当听着我说起部队的趣闻轶事与地方不一样,有着这天壤之别的时候,上了年纪的爷爷,此时的眼睛特别明亮,那种神情仿佛又让我回到了火热的军营。从未见爷爷喝酒喝醉过,不是爷爷酒量大,而是每次爷爷就是喝他那一小壶,顶多就是喝得脸红红的,然后躺在床上睡上一觉。
      随着时光的流逝,爷爷也老了。以前的那个性格开朗、耳聪目明、身材硬朗的老人,现已是老态龙钟,干枯的双手、满是皱纹布满老年斑的脸还有那略显沉重的呼吸,似乎也在告诉我们:爷爷也已是风烛残年了,余下的时光也不多了。
      爷爷虽然就是九十多岁了,但基本的生活还能自理,比较喜欢干净。叔姑与我爸商量说:“老人家一辈子养我们不容易,应该让他享受幸福的晚年了”,于是我们轮流回家照看爷爷,这样一方面方便照料爷爷的饮食起居,另一方面也使爷爷的身边时刻有个人陪着,对这样安排,爷爷也很高兴。
      此后每逢叔伯们交接班,我们大家都会在爷爷家聚餐。炒上几个好菜,打开一瓶好酒,大人孩子围在爷爷周围,吃着喝着,有说有笑,气氛热烈。这时候爷爷也会喝点酒,一小盅“乾隆杯”或者是一杯“银麦啤酒”,有时候也会多喝点。上了年纪的爷爷,不胜酒力,几口后就满脸通红。每到这个时候,爷爷还不忘幽默一下说,大家吃好喝好,我要提前离席,失赔了。在大家的笑声中,爷爷在别人搀扶下,回里屋休息了。
      也许是我经常回老家看望他的缘故,在众多的孙子孙女辈中,爷爷特别挂念我。听父母说,只要我不回家时间一长,爷爷就会不断地念叨我。
      每次回家,走进爷爷的小屋,只要听到我的声音,爷爷都会从床上爬起来,让我坐在他身边,握着我的手,端详着我,问这问那,那失去光泽是眼里满含着慈祥,高兴愉悦之情。有一次,爷爷竟然找出了一封我当年在部队被评为优秀士兵寄给家里报喜的信。爷爷让我再次读给他听,还不时地说起当年武部来送喜报的热烈场面。啊,年近百岁的爷爷也许是借此回忆与我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吧,这封信也勾起了我对军旅生涯的美好回忆……
      2005年的一个冬天的傍晚,接到爷爷去世的消息。电话是二叔打来的,爷爷走了!接完电话,呆坐在沙发上,整夜无眠,爷爷生前的音容笑貌在脑海中喷涌了一夜。
      第二天一大早赶到家中,远远看到爷爷门前挂着的串串纸幡,听到屋里传来的阵阵哭声,终于再也抑制不住一路上强压在心中的心情,哭倒在爷爷的身边。爷爷被摆放在自己的炕上,脸上盖着一张黄裱纸,旁边的长明灯在幽幽地燃着。九十三岁的爷爷走完了他的一生,爷爷无疾而终,走得很安详。
      爷爷走了,爷爷是一位好父亲,街坊邻居,亲朋好友,但凡有点熟悉并且与他认识的人都无不交口称赞。爷爷忠厚善良、老实本分、勤俭持家、乐于助人。爷爷一辈子清清白白做人,老老实实做事,快快乐乐生活的生活作风已成为我们的共识,也必将成为我们毕生追求的目标。
      爷爷生前喜欢安静,应他生前的愿望与我奶奶合葬在村后宁静的苹果园里。此时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飘落下来,苹果树枝上挂满了洁白的雪装,地上像铺着一床大白毯。我想,人同万事万物一样,生于自然,亦该回归自然吧。
      爷爷生于硕果累累的深秋,又要在这冰冷刺骨,白雪皑皑的寒冬远行了。生命在轮回,爷爷走完了他93个春夏秋冬,现在也许正在开始他的另一种生活,祝福爷爷一路走好!

      【编者按】:爷爷的一生是艰难的一生,又是幸福的一生。文章细细讲述了爷爷感人的一生,他刚强,爱干净,他与人为善,勤劳耕种,是“我”一生的榜样。爷爷,历经三个朝代,见证了不同年代的不同社会风貌——爷爷,什么世道没见识过?问候作者,感谢投稿!

      本文标题:想念我的爷爷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06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