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问茶太阳山

  • 作者: 雪落梅心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5-23
  • 被阅读
  •   接天引地,
      清格自在,
      茶行人世间,
      天地清沉沉。
      北大才女秦燕春所著的《问茶》开篇一句,道尽了茶的洁净、空灵和清雅。
      茶为嘉木,茶人本就是接天引地、清格自在之人。在宁海的竹林深处,太阳山禅竹茶文化园的主人--李巧红,就是这样一位温暖而坚韧的茶人。她笃信佛法,乐善好施,独居在太阳山上,用十多年的时间,耗尽自己全部心血,引水、理电、修路,荒山巧手变茗园。那份艰难和辛苦,怎是几个词语能概括出的呢?
      初见红姐是初冬。
      微雨,暮色四合,车子静静地穿行在太阳山苍翠的竹海中,黛色的远山连绵不绝,云脚低垂,山峰上拂动着缕缕白云,象一位羞涩的姑娘,披上洁白的婚纱,等待着属于自己的圣洁婚礼。深深地呼吸着清纯的空气,浮躁的心绪不知不觉中竟无影无踪了,心中是一片澄明清净。
      蜿蜒的盘山公路尽头,一座竹林掩映的的翠色竹楼赫然出现,这里就是红姐的世外桃源。拾级而上,眼中的竹楼庄重大气,心中很是讶异,这远离红尘的山庄,怎么可以这样整洁雅致呢?
      幽雅的茶室,布置精妙,处处体现着主人的文化底蕴。中国茶道的创立者、“茶圣”陆羽,在他所撰的《茶经》中,不乏僧人嗜茶的记载与弘扬佛学的词章。佛教的兴盛和茶道的产生,形成“禅茶一味”的绝妙融合。生活中的太阳山禅竹茶文化园主人红姐,将心与茶完全相融相会,正是禅茶文化的绝佳实施者。
      红姐亲手制作的太阳山白茶,一芽一叶,形似兰花,在太阳山泉水的浸润下,茶汤清亮,香气馥郁,滋味鲜爽,那氤氲的独特气息,饮之忘俗。白茶近来在世面上颇受欢迎,据说是因为含氨基酸特别丰富的缘故。其瘦硬坚挺,银剑碧俏,好似山谷的诗意,清香四溢。大凡四周为竹林围绕,或靠近竹林栽培的茶园所采制之茶,一般都有板栗香或蕙兰香,越靠近竹林蕙兰香越明显。而红姐的白茶尤为清香甘冽,,二十多泡之后,茶汤仍旧是鹅黄色,茶香依旧清雅,实属不凡呀。
      我们喝茶的功夫,龙宫客栈的女主人金妃,已经把晚饭准备好了。红姐是素食者,却特地为我们准备了野猪肉,野山羊肉。她自己只吃萝卜青菜和芋头。满桌的美食,都是山上自产的,纯天然,没有任何让人忧心的农药化肥。让我至今念念不忘的,是烤芋头、自制豆腐脑和番薯麻糍。毛芋头经过几个小时的小火煨制,入口咸香爽滑,味道好极了。小磨豆腐脑带着山野的清新,豆香浓郁,嫩滑无比,一碗怎能够解馋呢。番薯麻糍,就是用山上所出的地瓜,蒸熟后,掺上糯米面,在石臼中反复捶捣,然后平锅中慢火煎的焦黄,热乎的麻糍咬上一口,软糯甜香,那是很惊艳的口感呀,此时唯一的想法是,我也要学会做芋头做麻糍,让父母家人也能尝到这样的美味,否则,独享如此美味的食物,而爹妈吃不到,我会很自责的。
      饭后,静静地伫立在竹楼顶的露台上,夜色笼罩下的太阳山,薄雾弥漫,这份清幽,是我从未感受过的宁静。
      热情的红姐,又邀我们走进茶室,品尝着她亲手泡制的太阳山白茶。
      一片茶,历经风雨寂寥,才能在水中舒展的刹那,有了苦尽甘来的况味。而红姐,在与茶的纠缠中,有了茶的本心,她的心里,住着茶的魂。“朴实古雅去虚化,宁静致远隐沉毅”,应该就是红姐的真实写照吧。

      【编者按】:一篇很雅致的文章,体现着作者精心布局的雅致人生。文字清新,读来如沐春风。问好作者!

      本文标题:问茶太阳山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06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