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感悟生活
文章内容页

搬家记

  • 作者: 邰枫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5-23
  • 被阅读
  •   宽敞明亮的落地飘窗,精致的乳白色栏杆,古朴雅致的印花窗帘。站在七楼客厅的阳台上,泡一杯绿茶,看茶叶在杯底翻卷,舒展,淡淡的茶香,淡淡的喜悦。黄昏里,看得见西边的火烧云在天空里变幻俏丽的身姿。沂河畔灯光闪烁,观光塔高耸入云,此刻也绚丽多姿。室内的实木家具泛着淡淡的木香,绿色植物,各种兰各种竹在灯下更加绿的可爱。
      终于安顿下来,结束了颠沛流离动荡不安的生活。一个暑假都在琐碎的生活里度过了。收拾东西,搬家,买家具,买家电,添置各种生活用品。老人家说,搬家穷三年。想想也是,虽然搬家的距离不是很远,可是每次搬家都要扔掉一些可用可不用的东西,然后再购置一些新的东西。也怪不得总富裕不起来,十三年间,正经八百的搬家就四次,平均三年搬一次家,谁受得了啊。花钱还在其次,关键是太折腾了。想想这四次搬家,真是感慨万千。
      结婚的时候还没有房子,等学校职工宿舍家属院分下来,就回老家把一些东西搬到家属院里,又添置了衣橱沙发等家具。房子不大,两间正房两间厢房,房间狭窄,可喜的是有一个不大的小院,关上院门,这里就是自己的一方天地。条件实在是简陋的,门窗都不是很严实,冬天凛冽的寒风顺着门缝钻进屋里,有时候甚至带进雪花,奇寒无比,好在有煤球炉子可以取暖。夏天就更糟糕,闷热不说,蚊子苍蝇总是成群结队光临寒舍,屋内地面潮湿,只好铺了一层地板革,掀起地板革,能看得到椭圆形潮虫子和蟑螂四处逃窜。年轻总是无畏,苦中作乐。下了班经常会约上三五个同事一起包饺子,炒菜,喝酒,打扑克,谈工作,谈自己的学生,谈人生,不说是“谈笑有鸿儒”,也算是“往来无白丁”了,竟不知忧愁为何物。我们也在小院的西墙根下开辟了一个小小的菜园子,种下半架黄瓜,一垄青葱,一畦紫茄,几株西红柿,几棵辣椒,倒也能吃上全天然无公害的新鲜蔬菜。
      小院里住了三年就搬到师苑小区的五楼上去了。平心而论学校的家属楼真的很不错。面积不是很大,但已经感觉很宽敞了,三室两厅,厨卫齐全,水电暖都很经济,而且交通方便,生活便利。搬家的时候儿子已经快一岁了,专门给他准备一个玩耍的房间,很自由地摆弄玩具;准备了几面雪白的墙,可以随意绘画涂鸦,居然因此培养起小家伙画画的兴趣。那时候我们每天波澜不惊地上着班,下班后买菜做饭,陪孩子玩,有时候看看书,上上网,写写文。下雪天,一家子坐在阳台上赏雪,吃火锅,外面大雪纷飞,室内温暖如春。下了楼就是超市和各色小吃店,没事的时候和同事带着孩子逛逛超市,或者去小吃店里饕餮。院里住的基本都是学校的教职工,大人是熟识的,孩子们也一起玩,到饭时找不到孩子,说不定就一起在谁家玩就在那吃饭了,什么也不用担心的。
      生活就那么一天天、一年年地过着,平淡而知足,我们只要这大地,不再向往更高远的天空。原以为生活就那样了,在那个管鲍分金的镇子上就那么安安稳稳地教书,退休之后就住在那里或者回老家。没想过工作调动,也没想过到城里购置房产。可是计划总没有变化快。在此居住了十年,由于工作的原因,我们还是离开了那个镇子。
      换了工作单位之后,住房问题就那么自然而然地摆在面前。于是那个暑假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都在忙着看房子,买房子,租房子,收拾东西搬家,不是一般的累,也不是一般的辛苦。
      租的房子有些简陋,图的是离学校近,且冬天有暖气。只是房子的光线有点昏暗,阴雨天白天也要亮着灯,同学笑我成了山顶洞人了。没有空调,冬天还好,有暖气;夏天只好买了电风扇凑合。没有沙发,好在有椅子,全是硬座。没有数字电视,只能收一两个本地台,倒也可以凑合着看看天气预报新闻啥的。最苦的是我那些书们,书橱里放不下只能到处堆放,真真是觉着亏对了那些“闺中伴”了。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两年,竟也坚持下来了。两年租房子的简陋生活,其实
      很磨练儿子的意志的。小孩很会给自己装点生活,比如买个埃菲尔铁塔模型放在窗台上,养一盆文竹放在写字台上,还在纸杯子里种大豆,种蒜苗,画了画贴在墙上,稍稍点缀生活。在冬天,我们也买了棉坐垫放在椅子上,当作沙发。如此,来触摸生活的温暖和柔软。
      这个暑假再一次搬家,从租住的房子搬到新的家里去。这次搬的东西很琐碎,没有找专门的搬家公司,只是自己捎带着一点点地搬。真正的蚂蚁搬家也不过如此,结果一个假期一家子是没完没了地收拾家,搬东西,购买家具家电以及一应家居用品,几乎每天都在琐碎的忙碌里度过。每一件家具,每一样家电,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来买的,每一个角落都是自己布置的。搬了这么多次家,第一次感觉布置家其实是很费脑子的事情。事无巨细,样样操心,买家具的时候要考虑买实木的还是布艺的,买家电要打听好几个牌子好几个型号的以便做比较,窗帘要什么料子的什么颜色的,小到一盆花怎么摆放,厨房的锅灶怎么安排。就这么零散地想着布置,竟也差不多弄好了。
      看着自己的新家,心里也是亮堂的,总体来说还是比较舒适的。别的且不说,宽敞,明亮,都是从前的房子没法比的。四室两厅,两个大阳台,可以养花,可以品茗,可以观看一角的沂河河景。傍晚之后就可以看到河边那些绚丽的灯光,观光塔变换着不同的景致。大大小小五个书橱,总算为我那些到处堆放着的书籍找到了安身立命之处,特别是那个一面墙的大书橱更是很霸气地立在那里,满橱皆书。更可喜的是我们还拥有一间书房,一间工作室。书房的意义自不必说,且说这工作室吧,我一直认为对一个捯饬文字的人来说,工作室的意义就好比是厨师得有厨房,画家得有画室,铁匠也得有个铁匠铺子,也就是伍尔夫说的“要有自己的一间房”。书房的结构恰到好处,一个落地玻璃窗,狭长带拐角的大工作台,可以放两台电脑、一个打印机还绰绰有余。工作台上面的墙上是一个小小的陈列架式的书橱,对面是一壁的大书橱。隔音效果很好,很安静,很适合静静地写字或者看书。
      此刻,在阳台上喝茶,才真切感觉到那些成语的实在意义,成家才好立业,安居才能乐业。希望就这样在此安营扎寨,在沂河边住下去。有这家做后盾,才可以放开手去做一些事情,内可以煮饭炒菜,不觉繁琐;外可以攻城拔寨,心无恐惧。曾经年少轻狂,世界很大,希望能够仗剑走天涯,过不一样的生活,看不一样的风景。可是,这几年搬家也是够了,年岁渐长,只希望能够在一个地方安安稳稳地工作、生活。生活不必夏花一样绚丽,现实安稳,岁月静好,慢赏春花秋月夏荷冬雪就好吧。
      
      邰枫2015/8/30于沂河畔
      
      作者简介:
      邰枫,本名邰翠玲。媒体撰稿人,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青少年心理辅导教师,中高考作文指导教师,创办邰枫工作室(汉语写作/作文教学/心理辅导)。业余进行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报刊杂志网络论坛,入各种选本。醉心于《红楼梦》、易安词、饮水词的研读,著有《闲读红楼》系列,开发高中语文校本课程《经典阅读,开启心灵的智慧》、《乱世中的美神—李清照》。著有作品集《邰枫的风》正在青藤作家书库和新华书店发售。
      邰枫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235295265

      【编者按】:我们都是这世界的匆匆过客,房子只是个暂居地。无论是地面潮湿地板革下潮虫和蟑螂逃窜的职工宿舍,还是光线昏暗的“山顶洞”,亦或是三室两厅、四室两厅,有爱的地方就是家。沂河畔饮茶,一年四季都是好风光,诗意的栖息,祝福老师乔迁新居。

      本文标题:搬家记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066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