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悠悠摇过夏日的那把蒲扇

  • 作者: 阳都老幺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6-06
  • 被阅读
  •   进入伏天,骄阳似火,酷暑难耐的日子里,好想找个一个凉爽的地方,有潺潺流水的溪边,或是幽静凉爽的树荫,读一卷诗书,看云舒云卷,应是不错的享受,从前在没有电风扇和空调的日子里,消暑纳凉我们有一个最好的伙伴---蒲扇。
      夏日劳作一天的人们,吃过晚饭,走出家门,到村头的槐树下面纳凉,人人手里握一把蒲扇,轻轻摇晃出清凉温馨的风,摇走了白日劳作的艰辛,讲一些乡野趣事,蒲扇摇晃,赶走蚊子和飞蛾,虽不是轻罗小扇扑流萤,也可以放心地在蒲团上坐看牵牛织女星,听奶奶讲述牛郎织女的故事,让我们在浩瀚的银河里去寻找相望的两颗星星。蒲扇轻摇,摇走了旧时的岁月,却留下了对家乡质朴生活的永久回忆和眷恋。
      小时候麦收过后,母亲会用麦秸制作扇子,街上有卖芭蕉扇的,油纸折扇,轻便、来风量也大,家里人口多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家里麦秸多就地取材制作扇子,把采来麦秸选择上部的梃子,制作前放到水里湿润一下,柔软地便于缝制,裁剪成圆圆的蒲扇的样子,边沿用麦秸梃子编成的麻花条子包裹起来,美观、轻便,人手一份,麦秸扇子,泛着金黄色的光泽,摇晃出乡野的清风,有一股醇厚绵软的味道,淡淡地飘过农家纯朴生活的平淡和从容。
      刚结婚时村里经常停电,母亲用酒瓶的包装箱缝制了几个扇子,给我们备不时之需,当时的乡下,已经不再保存麦秸了,直接用拖拉机把麦秸打成麦穰,制作麦秸蒲扇已没有了材料,最讨厌的就是半夜里没电了,风扇停了,睡梦中被热醒了,孩子哇哇大哭,我和妻子就轮流着摇晃着母亲制作的蒲扇,做人工风扇,看着孩子又睡了,打个瞌睡,停下了摇扇,不一会孩子又哇哇大叫起来,于是打起精神卖命地扇起来,那个年月,有这种情形的我想不唯独我一家,时光悠悠让我有一种穿越的感觉,小的时候在暑天的夜里,也是热的睡不着觉,在天井里铺上凉席子,母亲总是在一边轻轻地摇晃着蒲扇,直到深夜,母亲还在耐心地扇着,扇走酷暑,扇走岁月,一觉醒来,这一份亲情依然在世间传承,母亲的一把蒲扇送来的不仅是夏日里的一份清凉,也给我留下了温润一生的情感记忆。
      在朋友的微信里曾看到一篇说扇子的文章,一人扇风二人凉,道理浅显易懂,含义却又如此深刻,在帮助别人摇扇扇风的时候自己也会得到凉爽,就象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一样,比喻为人相处的道理,再恰当不过了。
      在山南头联小上学时我有过一个邻村的好友,毕业时正值热天,街上的小摊里正卖着很工艺的折扇,拿在手里哗地一甩开,那潇洒劲,满满的一个楚香帅的形象,他送了我一把折扇,扇面上写了一些祝福勉励的话,想起古诗里有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报之英琼瑶的句子,咱不是个感情细腻的人,但总得有个回礼吧!虽是个男同学赠的,但也要又来有往,想来想去我给他买了两个本子,还不是日记本的那种,聊表纪念。那把折扇,陪我度过了一段时光,后来不知所踪。我们年少时的一段情谊却留在了记忆的长河里,年华老去,浮浮沉沉的陈年往事会不时的鼓冒出来,比如在今夜,我和他在中学里又相处了一段时光,毕业后我们再无想见,各自在自己的世界里忙碌,直到去年在三十周年同学聚会上我们才再次想见,再次的想见已隔着数不尽的尘烟,数不尽的山水,可惜当时聚会是在春节后,我无法去求证,老同学还记得送我的折扇吗?当年送我的那把折扇,展开的是一幅寓意深深的励志画面,收拢的是一段纯美的年少回忆。
      拥有蒲扇的日子是一种原始而纯朴的生活方式,邻里之间相聚在胡同口的长条石上,摇着蒲扇,说说农事,拉拉家常,分享一下快乐,解决一下困难,这也许是千百年留传下来的生活方式,但这种生活方式离我们已渐行渐远,曾负载人间亲情,友情的蒲扇注定要淡出人们的生活空间,人类文明的进步注定让我们失去纯美田园生活的诗意,家乡的夜晚也点亮了街灯,但那是寂寞的街灯,它照着早出晚归的进城打工回家的村民,把疲惫和都市的噪杂都掩在门外,在空调外机的轰鸣声里,在自己的角落里放轻松,结束一天的生活,等待明日的来临……
      时光悠悠,一把夏日的蒲扇,扇走了旧时光,那从乡村深巷走出去的人们,有时需要慢一下脚步,回望走过的一段路途,对曾经的岁月那种依恋之情和那种莫名的熟悉的亲切感,不仅仅是我们曾年轻过,是因为付出爱和得到爱的缘故。
      我们所熟悉的乡村,那人、那事、那物、那水塘、那老街深巷、那村头的大槐树,都会渐渐远去,变成一代人的乡愁。传统乡村生活的悠闲,己渐式微,建设家乡,我们需勇往前走,更要吐故讷新,保留最纯真的质朴和善良,而愉悦的向前走,但今夜我固执地想起了,曾悠悠摇过夏日的那一把把蒲扇,和蒲扇里曾有的往事。

      【编者按】:匆匆岁月,似水流年。渐渐长大的我们,都有着没有电扇和空调的童年,除了极其珍贵的自然风,蒲扇是夏日里,赖以生存的清凉。童年里妈妈摇扇,伴随我们入睡,在我们记忆里,留下了温润一生的记忆。我们长大了,妈妈老了,蒲扇也不常见了。不变的,是妈妈的爱。

      本文标题:悠悠摇过夏日的那把蒲扇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075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