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愧对,父亲节写给父亲

  • 作者: 禾子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6-06
  • 被阅读
  •   在2000年的时候,《中国青年报》搞了个“梦想写真我的2000”有奖征文活动,此时,正一身戎装在渤海深处某小岛上以一名海防军人的身份欣赏、理解并融入海水与沙滩,间或点灯熬油排列排列文字、捣鼓捣鼓相机。对于这个中央级媒体的征文启示,作为岛上的专职新闻宣传报道员,自己是非常留意和在意的,因为部队的新闻宣传工作考核机制相当正规、严格,分数的界定依媒体级别也划记清晰,一是一,二是二,竞争也非一般。所以,特意剪裁了压到宿舍书桌的玻璃板下,这样可以不定时提醒自己,还有一个高分的征文启事在招手。但是冥思苦想,几次摊开笔纸复又合上,自己似乎毫无什么具体的梦想可写,故,一再搁置。
      在征文将要截止的头一天、1月19日(腊月13日)晚上,意外的接到了父亲的电话,叮嘱及鼓励贯穿整个通话全程,很讲政治——正能量十足,穿透力极强,由衷感叹农村党员干部的思想觉悟,令参军8个年头、舞文弄墨的我汗颜不已,内心对父亲生出无限钦佩。扣上话筒,忽然就想涂些文字,无可抑制地想写写朴实的父亲。当即萌决心把好好写写父亲,挖掘、记录、整理父亲的内心生活和处事感悟等,列为2000年的一个梦想,连夜匆就了667个字、题为《写一本叫父亲的书》的征文,于第二天、《中国青年报》截稿之日,抱着“零希望”通过岛上邮局传真给了报社编辑部。
      用易小星导演的奇幻喜剧电影述写:真是《万万没想到》。《写一本叫父亲的书》的征文,竟然在1月26日、腊月20日的《中国青年报》上作为补发专刊发表了。编辑言,本来报社的征文活动1月2日正式截止,1月21日出完最后一期。但被大家的纯真鲜活的梦想所打动、感动,遂补发一期、二篇。拙文作为二中之一、有幸选编且获奖,得益于真实记录了父亲的憨素、无华,才打动了素有钢面、铁心之称的编辑。这篇小文,如愿让我个人的年度业绩考核加了分,大获鼓舞,更增添了干好分内工作的信心,撰写的稿件也在各类报刊媒体现身,一发不可收,知名度提升。最终,斩获年度师级单位的新闻宣传工作个人最高分、一等奖,被部队荣记二等功。
      喜悦归喜悦。内心深处却隐隐感觉愧对平凡的父亲,愧对编辑小文的老师、前辈,更有种向公众说谎的强烈内疚。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直到2004年脱下军装回乡,再至现在,整整17年,写父亲、为父亲出书的梦想一直没有泯灭,经常纠结于心、敲打脑筋。时隔数年,不知当时的编辑会否记起我的这个梦想,会否祝愿我的这本叫《父亲》的书顺利出版。也或许,他们早已忘记了吧,但愿他们的假想和祝愿都如愿,更愿自己的。但是,却找不出愿望搁浅和原谅自己的理由。
      我,做了父亲以后,经常会突然无颜直面闺女、儿子,更加不能面对日益苍老的父亲,无论是对视他的目光,还是背影。这些年来,多次向父亲透漏,要用文字“整理整理”他。父亲总是摆手,不屑。无言,我理解为是父亲语言表达的极致。越是如此,想写的念头越是强烈。屡次尝试展纸笔、敲键盘。当写下或敲出父亲二字时,手和心一下子却是悬着了的,无力落下,瞬间感觉文字太过苍白。父亲就是父亲,他以他的方式生活,以他的思维说或者做,一言一行,本身就是一本书。对集体的负责、对家庭的付出、对子女的呵护以及关于对人、对人生的认识等等,谁也懂不了,虽然,我是他的儿子。
      今天是父亲节,网络上和微信群里正在泛滥复制、转发对父亲的敬意,无暇浏览也无需浏览。早餐后又浮现2000年我的梦想,频频撞击心脾,随着年龄的增长,有更多的感悟。迟迟下不了笔、字迟迟成不了行,是因为我还未理解父亲、走进父亲,也或许我自身还不是一名合格的父亲。
      走笔至此,唯有祈愿父亲安康长寿;祈愿养我小的父亲,让我孝字当头养您老。当我渐渐老了,当出您的模样,父亲,我想,就该读懂您和天下如您一样的父亲更多些了,到那时,您再教我写这本叫《父亲》的书。一如我小时候,您以树枝教我划字,倚一截土墙根,在您怀里,亦说亦写,亦笑亦写┄┄

      【编者按】:一件件事,一年又一年,作者就这样叙述着,没有情深意长的表述,没有爱意绵绵的诉说。但是浓厚的父子之情,在文字背后,缓缓散发。中国人的父子之情,总是含蓄的,无须表白却互相深爱。

      本文标题:愧对,父亲节写给父亲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076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