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我的幼儿园

  • 作者: 阿章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6-08
  • 被阅读
  •   七十年代初,在农村能上幼儿园的人几乎很少,而我很幸运,六岁上了一年幼儿园,实属罕见,而且地点就在我家东屋里,成了公家的学堂。当时大队有没有给我家房租,没听到家人说过,全当为公家和社会做慈善了。
      我与二姐一起上了幼儿园,她年长我三岁,因照顾我而耽误了上学年龄。当时我们成了离学校最近的学生了,就是堂屋与东屋的距离,正因为有这种便利优势,每天早上可以多睡一会懒觉,但最后上学迟到的总是我,有时起来顾不上洗脸、吃早饭,就直奔东屋,等下课时再吃上二口,所以全班的同学很羡慕我。不过我也很大方,同学渴了,我就让他们直接到我家水缸里舀水喝,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也拿出来与同学分享,我奶奶在旁边笑眯眯的,一脸的慈祥,她总是默默地支持和呵护着我。
      当时幼儿园主要以学画画、学拼音、唱歌为主,没有家庭作业,也没有家长会,没有来回接送,比现在的孩子轻松幸福了许多,一放学不回家就结伴在村子里玩耍,玩斗鸡、促迷藏、跳绳、摔元宝、抽陀螺等,往往玩到天黑家人喊回家吃饭才罢休。
      班主任是河垛的民办教师王复昌,他教课认真严谨,一丝不荀,讲了一口标唯的普通话,我们既喜欢他,又怕他。他的儿子王中汉是我同桌,平时有点调皮,屌儿郎当的。当时我是小组长,主要负责收作业本,每次王中汉都迟交或不交作业,屡教不改,我忍无可忍就报告王老师了。我原以为当老师的父亲会偏担儿子,让我意外的是王老师当着全体学生的面很很地批评了王中汉,而且罚站了,当时罚站是对学生最大的惩罚,真是大义灭亲了。让我明白了什么叫铁面无私,公正公平。于是王老师的形象在我面前显得更伟大,更让人尊敬了,同时也更让人惧怕。我们那时都是怕老师的,别看那些在家里调皮倒蛋的学生,但一到老师那,都老实得一塌糊途。有的家长常常这样恐吓孩子,”你再不听话就告诉你老师”,这一句顶一万句,的确有非常大的威胁力。王复昌老师就有这种振憾力、威胁力。当时就流传着顺口溜:”王复昌不在家,我们都在滑年叉”(放纵歇怠);”王复昌,掉了毛屎缸,你不来,我不上”。
      当时我家养着许多老母鸡,是家庭聚宝盆,靠它下蛋呢,平时舍不得吃鸡蛋,当时一个鸡蛋可以兑换一瓶酱油,有了它,我们家就有了基本生活保障。
      每次我们上课,这些鸡们也不闲着,在院子里靠东屋门口溜达,想必也是来蹭课的吧,有时冲着我们喔喔叫,引起我们的注意力。胆子大一点老母鸡直接冲进教室,引起学生哗然和哄笑,似乎我们在欢迎这位“插班生”。王老师讲课几乎中断,怎么也赶不走这不速之客,只有我奶奶”咯咯”地叫了几声,它才依依不舍的离开教室。后来隔壁邻居来了亲戚,想买我家老母鸡宰杀,我父亲就是舍不得卖。“我家鸡肚子里有墨水,有文化哩”!父亲常对人说。
      王复昌老师跟班一直教到我们小学四年级,八六年政府对乡村教师推行考核准入制度,王老师是代课民办老师,又没有文凭,经考核以落榜而告终,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几十年的讲台。听人说,他苦于乡里没有关系,要不然有机会转为公办教师行列了。
      早几年在老家见到王老师,现在体型又肥又胖,变得面目全非,真让我吃惊。他说在县城摆了个水果摊子来维持生计,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幸苦得要命。那个曾经在村子里最有名气和最有威望同时也让学生恐惧的王复昌老师终于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编者按】:七十年代的幼儿园,老师学生纯朴可爱得如潺潺山泉,清澈见底,没有亲身的经历不会写出如此接地气文章,了了几笔人物性格特点活轮活现,怀念美好时光,怀念那年那月的情感!

      本文标题:我的幼儿园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08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