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写在白露的日子

  • 作者: 雨中听荷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6-14
  • 被阅读
  •   时间过的真快,白露了。
      整天忙忙叨叨,不得闲,感觉就是时间匆匆,太匆匆。
      一枚叶子落下,我的眼里闪过一丝的惆怅,一天真快,一年真快,快的不知不觉就是一天,不知不觉就是从春到秋。
      中午回娘家,远远的就看见娘坐在墙角的太阳里。虽然是秋天,阳光还是夏天般的炎热,太阳下娘依然穿着厚厚的衣服,她身体里增了寒凉,身上的火力小了。就是在大夏热天,娘的衣服也是穿了一层又一层,她常常摇来摇去的大蒲扇闲躺在一边派不上用场。每次去,我裸露的胳膊和腿,娘看来看去,总是心疼的要给我找厚衣服披上,嘱我别冻着别冻着。像我一样酷夏的娘啊竟然把夏天给弄丢了。
      娘怎么就老了,老了呢!娘像树上的那枚枯黄的叶子,熟了!娘老的漠视周边的一切事物,只管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像个弱智的孩子,娘像是与这个世间凡尘慢慢隔绝,不争,不吵,默默的过着属于她自己的日子。每每看到娘这样,心里就忍不住的难过,抽泣。娘看着我,认真的看着我,然后,会发出一连串的安慰,摸着我的头:不咋的,不咋的,不难过,不难过的。我望着娘浑浊的眼,干瘪的嘴,那张饱经风霜的脸,那个曾经要强,走路带风的娘啊,我趴在娘的膝上,任泪水无声的滴落……
      从不习惯睡懒觉的娘变得爱贪睡了,喊一声:娘,起床了,该起床了哈,娘,只是应着,像小时候我睡懒觉应付娘一样,赖着不肯起床,我没娘的好脾气,把娘轻轻扶起来,到院子里去走走,娘看着我一直笑,笑得很无奈的样子。
      将近九十高龄的娘,原来那个挺壮的娘,弱小的一把揽到我怀里的娘,像小时候娘抱我一样。娘变得越来越轻了,轻的,我怕一吹娘就会吹跑了。娘的胳膊,腿上,手握上去有隔应感。轻轻一提,长长的皮模糊了我的眼。
      娘的咀嚼,吞咽能力越来越差,差到很糟糕,熬的稀烂的粥,在娘没一颗牙的牙床上,硬是碾成了糠难以吞咽,一小碗粥,用一个小时,父亲说,娘现在一顿饭得慢着功夫一个小时左右。我感恩父亲的耐心与陪伴,年老不懂事的娘啊硬生生磨钝了父亲原有的火爆急脾气。
      秋天了,树上熟透的叶子落下来,会疼吗?我担心着娘,娘像熟透的瓜,慢慢走着她余生的日子。以往日子里的磨难让母亲早早弯了腰,驼了背,贫困与劳累慢慢夺走了娘的容颜与健康,苦难的日子里,娘用她全身心的母爱,在那段长长的艰难的日子里,再苦再累,也没苦着我们,大字不识一个的娘用她的智慧,一天三顿不丰盛却热乎乎的饭菜让她的六个儿女在温饱中长大,一个个成家立业,各居一方。
      如今日子好过了,娘却娘耗尽了她仅有的健康。好吃的,好穿的,对娘来说都不重要了,娘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娘只有几分钟甚至几秒钟的记忆。娘不记得以前也不记得现在,她记不起自己的名字,记不起儿女的名字,记不起她是谁的娘,谁是她的儿女。一生要强的娘啊,竟然把自己弄丢了。唯有偶尔记起的是争吵了一辈子的老父亲,吵,吵,吵!从年轻到年老,争吵不断,却是不离不弃。秋风里,父亲牵娘的手,娘白哗哗的头发在风中凌乱,父亲的另一只手帮娘把吹乱的头发理顺,娘像个孩子一样脸上笑开了菊花,任由父亲牵手在院子里慢慢走,慢慢走……
      我望着相互依傍的两位老人,我的
      父母。我为你们做了什么?你们养我长大,我所做的,是看着他们相依的背影慢慢离我越走越远。而且,他们用背影默默告诉我,不用追!
      秋风起,秋深了,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凉……
      时间你走的慢一点,再慢一点吧?让我再多一点陪伴,让我多一点抱抱我的白发老母亲,让我身心的暖陪娘走过秋,走过冬,走过每一天和余生的寒凉。
                2019.9.8日 深夜

      【编者按】:白露,是属于秋天的季节,仿佛娘的人生,也已闻到秋声。在这个季节里写母亲,更平添了一份悲凉和忧伤,霜殒芦花泪湿衣……

      本文标题:写在白露的日子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09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