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故事亲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母亲的粥

  • 作者: 程佳平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3-29
  • 被阅读
  •   四月的中旬已是春季,太阳早早地划过地平线,爬上了天际。晨运回来早已饿得饥肠辘辘,便寻思着做个早餐。

      我并不像传统的上海男人一样善于下厨,精通“十八般武艺”。泡面、龙须面、馄饨……会做的早餐约莫一只手也能数的过来。厨房里找了半天,竟然没有找到能下锅的材料,冰箱里呢,也没有。去早餐店吃吧,又太远了。望着空空如也的冰箱脑子里蹦出了一个念头:煮粥?坦白来说我并不怎么喜欢喝粥。儿时,母亲总会在隔天夜里多烧一些饭,然后在天微微亮时便起来为我煮粥,我每天的早餐就是一碗白米粥加上些昨日剩下的菜,有时候会有些自家腌制的小菜。母亲煮的粥只有一种,就是这样一碗简单的白米粥,没有特殊的食材,也没特别的方法。甚至有时候还会有些有一些没煮开的饭疙瘩。

      后来,我翻阅很多书籍,将之改善了许多,但它却在我内心深处留下难以磨灭的痕迹了。出去吃吧又觉得有点远,我只得悻悻作罢,心里暗暗安慰自己:就将就将就吃吃吧。

      淘了些米,用小火慢慢炖,闲来无事便观察起水和米的“情感之路”。最开始米会在水里安静的一动也不动,待在锅子开始发出“嗤嗤”声响后便会随着水一点点地沸腾欢快地跳跃起来,随着热气渐渐上升,涌出一浪浪的米花来,空气中氤氲着弥一股热热的、淡淡的香甜,把火关到最小,让锅里的热气渐渐消散,用手扇一扇热气,再一瞧,水呢?它早已化成了缭绕四散的蒸汽了,米呢?它们正静静地躺在了水的怀抱里。它们,是那么的惬意,是那么的幸福。

      “在干嘛呢?一大早的。”母亲似乎听到厨房里的声响,起来问道。

      “煮粥呀。”

      “怎么想喝粥了?”

      “饿了,要不你也来一碗?”

      “行,你给我也盛一碗呗,让我来尝尝'大师'的厨艺。”

      盛好粥,与母亲一起吃着早餐,吃着吃着突然母亲脸上噗嗤一声笑出声,我抬起头看了看母亲,又尝了尝碗里的白米粥,淡淡的白米粥划过齿间滑进身体,一阵暖意油然而生。我会意地笑了,原来这就是儿时母亲熬的粥它真正的味道。

      作者:程佳平
    原文出处:《一切安好,就好》

      

      

      本文标题:母亲的粥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231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