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散文写景散文
文章内容页

天水谒姜维墓

  • 作者: 玲兰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8-13
  • 被阅读
  •   一、
      旅游过的地方不算少,旅行日记也写了快两本,但这么正经地写游记还是偶尔。毕竟这次是去看我男神姜维——的墓,于我而言意义重大。这趟旅行本来安排在高一暑假,机票酒店都订好了,却突然接到某比赛的复赛通知,赛程安排和旅游行程完美重合,只能退掉机票酒店一路默默碎碎叨叨比赛去了,于是真正的旅行就推到了两年后的今天。
      这是一次高考后的长途旅行,从西宁进入甘肃,一路走过敦煌嘉峪关张掖武威兰州,天水是最后一站,全程将近半个月。
      到达天水的第二天出发去姜维墓。早上我特地换了身衣服,在酒店前台借了指甲剪把旅行途中一直顾不上剪、此时已经长得吓人的指甲剪清爽,除去吃了半个月当地面食肉食长出来的肉一时半会儿减不掉脸还晒黑了半个色号之外,形象还算不错(哈?),好歹把半个月的风尘仆仆拾掇得不那么明显了。
      住宿的酒店在天水麦积区,姜维墓在甘谷县,其间路程不短。出发前一天晚上下了一夜雨,早上出门时仍淅淅沥沥。前半程阴云盖顶,过山跨水,从卦台山隧道钻出来时眼前天光一耀,冰盖般的云层大块开裂,竟有了放晴的趋向。
      天水是个好地方,仰望秦岭支脉,渭水潺湲回绕,青山差互境内。汽车穿行山间,路让山势,最险处山石俯压相斗,即使是高速公路也多弯道。下了高速,山退远去阔开天野,路却收窄;姜维墓位置偏僻,附近村镇眼看还在脱贫攻坚的最后关头疯狂冲刺,看来并没有利用姜维故里发展旅游业。村镇越钻越深,跟着导航七拐八绕竟上了山,山路坡陡弯急,窄得只有一车宽,外侧没有护栏只简单地等距打了路桩。越向上路越险,行车不到五十米就连拐三个急弯,刚拐过第三个弯车头就是一昂攀上了个起码四十五度的坡,前轮刚搭上坡顶紧接着就向左猛一转弯冲进了一个平台,姜维墓便如此豁然地撞进了视野。
      山路接入一个大概五平米的正方形平台,向上是几阶垂带踏跺,踏跺中间垂下一斜坡,上有篆书“远志”二字;登上踏跺后再向前数步,便是书着姜维墓的黑色石碑和其后野草丛生的将相冢。青砖铺地,干净清爽;人迹罕至,只闻得鸟吟虫鸣,时有清风来。
      这里大概是某座小山的山顶位置,背靠另一山,可远眺山间平原,视野甚是开阔敞亮。周围栽了松柏,有松鼠戏耍其间;林间空地野草繁茂,丛生着一种抽着细长杆儿的白色碎花。往下的一段山坡上不规则地布着土坟和石碑,大概是墓园。
      收回视线,姜维的墓碑前摆着挺厚一瓣切开的西瓜,看起来新鲜度不怎么高。我绕着将相冢走了一圈,站回碑前。
      ——你好啊,男神,我来看你了。
      二、
      其实每次有人问我为什么喜欢姜维,我都答不出个所以然来。诚然,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如同百度百科一样把他的生平事迹复述一遍,但他所吸引我的地方很显然并没那么肤浅;更何况他的功绩与其他名将相比,真的不算出彩。
      我的高中三年也是我喜欢姜维的三年,而这三年我其实过得并不算好。高中三年里我先体验了一把心理落差,然后经历了信赖之人的背叛,接着是背叛带来的长达两年半的孤独,期间还穿插着自卑、迷茫和焦虑,以及无数次失望、挣扎、期待、再失望、再挣扎、再期待的循环。逆境吗?或许吧。毕竟有句标语说得好:没躲在厕所里哭过的人不足以谈高三。不用躲厕所,我上着课都哭过——哈哈哈实不相瞒我边上课边哭了一下午,老师没发现你信吗。
      不过,好在我没放弃;虽然屡战屡败,我也屡败屡战啊。
      当时的我只顾埋头蹚沼泽视野晦暗不清,现在回头一看反倒什么都清楚了。
      ——他是我的力量。
      他屡败屡战,所以我屡败屡战。
      他永不言弃,所以我永不言弃。
      遍体鳞伤是他,勇往直前是他。
      跌跌撞撞是我,执着到底是我。
      这三年里,我想着他的生平,念着他的名字,迈过了无数的坎。
      虽说把自己和男神相比的确是过于自我感觉良好,但他的处境以及他在那种处境中所做出的选择,正是让我共鸣并树为榜样之处。
      ——只要想到他,迷茫中的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没准备什么可以送给他的东西,我就钻进旁边树林摘了一小束白碎花放在了碑前。
      将相冢顶的野草葱郁,石碑黑得沉默。
      背靠青山,远望平原;人迹罕至,清静安宁。抹月批风,品霞饮露;友松鼠鸟雀,邻松柏草虫。晴看云缱绻,雨听叶婆娑;赏山间月出,观草际萤飞——姜维男神本就不是爱慕虚荣之人,这地方虽入不了赤松子的眼,但朴素清和,适合他。
      我本以为自己到了姜维墓跟前会可着劲儿地矫情,但实际上我就这么愣愣地站在他的碑前,别说矫情了,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脑子空转,冒出来的词,只有感谢。
      感谢你活在史书里。
      感谢你曾拼尽全力活出自己的样子。
      感谢你教会我以笔为枪,征战四方。
      感谢你教会我屡败屡战,永不言弃。
      幸好,史册中你如此耀眼,而我选择追随你。
      山树环合,远处山间平原的城镇聚落以渺远的鸣笛声遥遥致意。
      三、
      原路返回向下走一段儿,路边有座相当气派的仿古建筑就是姜维祠。姜维祠里开了家书法武术学校,在门口贴了好大张广告。
      建筑最外是屋宇式大门,青灰砖的外墙很高,看起来很新,檐也相当考究。大门正上方“姜维纪念馆”几个大字金字黑底金框,左右有对联,同样是金字黑底金框:
      文韬武略随卧龙六出祁山功垂千古光辉耀日月
      孝亲忠国辅后主九伐中原壮志未酬诚心鉴天地
      左墙上二金字:忠孝
      右墙上二金字:文武
      门内是一宽敞院子,载了松柏、竹子和蜀葵等绿植。有一三关六扇门被数阶台阶垫高,台阶下两侧各有一石碑。
      左石碑上书:忠烈昭范
      小字:汉平襄侯蜀汉大将军姜维
      右石碑上书:姜维纪念碑
      小字:三国大将军
      落款:前日本副首相后藤前正晴书
      这两块碑看得我哭笑不得……先说左碑,汉平襄侯就够了,大将军也可以了,你再加个蜀汉是啥意思?要不是照片没拍清楚我真想把落款给他放出来;右碑,看看连隔壁日本都知道姜维这个人了,虽然可能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三国无双》的宣传,不过“三国大将军“也太不伦不类了。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儿……
      拾阶而上,三关六扇门紧闭,庑殿顶层层叠叠地护在褪色的朱红门顶。门楹上有蓝底金字“姜公祠”三字,檐下挂一匾额“泓波”,意义待考。
      三门上各有一横批。先看最中间的:远志当归。我说你这是在凑字数吧……虽说远志和当归都是梗,但也不能这么简单粗暴拿来就连着用啊……
      再看左边:纯孝孤忠。这个“孤”字用得好!姜维北伐力排众议,众人皆道他穷兵黩武他却不改心志,不是孤是什么?
      最后看右边:心存汉室。这就比较普通了。
      姜公祠平时也少有人至,见我们来了才有守门人来开门。进门后又是一小院,祠堂立于院底,左右院墙上嵌着写有古今人赞美姜维的诗词的石碑。祠堂有一正门,正门左右各两组隔扇门,共有匾额五块。从左往右看:
      第一块:气贯长虹。嗯,这个形容比较贴切,毕竟大将军扬鞭策马号令千军自然气势如虹。
      第二块:壮志凌云。挑不出毛病,但普通。
      第三块也就是正中那块:山河昭晖。匾额蓝底金字,字体豪迈俊逸,显出少见的霸气;这词也用得好,不过与其说他功绩光耀山河,我更愿想他的精神光耀山河。
      第四块:红业当归。怎么又把当归拿出来说事儿,你也不想想红业和当归放一块儿匹配吗?还是说劝他应及时隐退保身?不无道理,但我想不论在他一生的哪个节点上,他都不会选择归隐。真是,可惜这一把好字。
      第五块:文韬武略。这个和第二块一样,挑不出毛病但普通。
      正门外廊柱上有对联一组:
      指云际千峰招魂蜀道
      听林间万籁壮我冀城
      ……这上下半句怎么衔接得这么莫名其妙。
      正门框左右有篆书对联一组:
      碧血溅蓉城清史独存千秋遗恨
      英灵归故里名山常伴百战忠魂
      ——这副对联是目前为止写得最好的一副。
      推门进去,姜维塑像端坐堂上,塑像两边有姜氏家谱,堂下摆着三个蒲团,供桌左有一副扮姜维的京剧行头,两边墙上以连环画配诗形式画有姜维生平。室内干净整洁,虽然寂寞,但能看出来是时常有人打扫照料。
      拍够了照出来,上车离开,了却一桩心事,却不知道该说啥或写啥。
      怎么说呢,挺圆满了。
      后记
      这篇游记本应该在八月份完成,但记事软件不知出了什么Bug,都快写完的文突然全部消失。元气大伤,缓了好几个月才又补写出来。
      大学有一同班同学姓姜,一日聊起此事,她说她家家谱向上追溯,先祖正是姜维。不论可否稽考,姜维能有血脉延续至今,实在是一大幸事。
      不擅长古建筑的考察和描写,写得不好,露怯了……

      【编者按】:构思慎密,情节由浅入深,具有诗情画意的意境美。问好!

      本文标题:天水谒姜维墓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285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