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诗歌现代诗歌
文章内容页

河堤之上的村子(外二首)

  • 作者: 恩维
  • 来源: 美文摘抄网
  • 发表于2020-08-14
  • 被阅读
  •   关于坊上村的来历,我知之甚少
      据说很早很早以前
      它建在河堤之上,以此得名
      
      我无法追溯它的历史
      岁月淹没了祖先的名字
      只有敦厚的姓氏,村庄的根系
      依然闪闪发光
      
      时光更替,血脉没有走远
      在村前村后一直醒着
      高天厚土愈来愈拥挤
      远离村庄的人想念村庄
      想念麦子、蔬菜和牛羊
      
      村后的石塘,村前的老白杨
      故乡的气息,长着两只会飞的翅膀
      吹遍四面八方
      
      柴火与谷物喂养的温暖
      成为一束光芒
      垂直地介入人的灵魂
      许多年,游子把这个叫坊上的地方
      当成心疼止痛的药方
      
      一切都是新绿。万顷稻谷飘香
      花瓣牵着蝴蝶的手相亲相爱
      袅袅的炊烟宁静安详
      音韵里洗练出来的诗句
      雨水洗过一样
      
      林间的鸟儿,抖擞翅膀辩论天机
      把过路的浮云纷纷啄碎
      有小虫在窃窃私语,用嗓子拉开乡音
      
      在家园,乡亲们
      把爱种得深入骨髓
      谁的指缝间流出薄薄云雾
      收割月光,从中提炼白银
      
      这么多年了,坊上还叫坊上
      可我越来越老
      今夜,思念招惹的一池秋水
      清冷。河流刚好漫过我的胸膛
      
      草木深处
      
      坊上村东,草木深处
      一处处残碑后面的墓穴是故人的住处
      光线中它的荒芜和沉默,不可言说
      那些长满葛针的槐树
      已被时间掏空了躯干
      
      多少年了,村里年迈的老人走了
      还有一些年轻的后生
      都会来到这里汇集
      那么多的灵魂和灵魂在一起
      交流生老病死的话题
      
      草木深处的屋子
      阳光每一天都爬上屋顶,再滑下来
      无所谓贫贱,无所谓高贵
      更无所谓渺小
      
      那些瘦弱而纤细的草叶
      风吹一下,就摇啊摇
      
      棉花一样的白
      
      天上铺满了棉花一样的白
      村东的坟地上也是
      卑微汇集地
      披上了这素白的布匹
      
      看不见的风
      把村庄里一个人掠走了
      消息传来之际
      雨深一脚浅一脚地赶来了
      
      一只悲伤的猫通过一只眼
      看尽了世界的白
      
      其实被掠走那个人并未走远
      他脱离了尘埃,就在云朵里站着
      如同牧人,守护着人间的羊群

      【编者按】:人们常说自己是故乡土生土长的人,又说故土难离,可是又有多少人能真正说准这个土字呢?诗人从一个村庄的名字开始追溯,可是距离并不长,最终到了这个姓氏和其中的几个名字,而这些名字慢慢都从口耳相传直到落实到墓碑和荒草为伴。村庄也会离去的,在无形的风掠走最后一个人,都被还原成了土,上面再走过羊群。

      本文标题:河堤之上的村子(外二首)

      本文链接:https://www.meiwenzc.com/article/228768.html